•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五章 饿鬼王
  • 第五十五章 饿鬼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知道身处在战场,听着‘隆隆’的炮火声,然后在战场和身边的兄弟谈笑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可我觉得我和酥肉现在的情况,和那种情况差不多。

        “三娃儿,刘春燕给你写那么多信,你老实交代回过没有?”酥肉一边‘散步’,一边问我,周围传来的是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

        “你娃儿是不是喜欢人家刘春燕?你老提她干嘛?”我一边观察着地形,一边说到。

        “嗯,跟你说实话吧,有点儿。”酥肉很‘害羞’的说到。

        “啊?”我差点被呛死,望着酥肉问:“你娃儿不是说真的吧?”

        刚问完,酥肉就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吼到:“可她狗日的,一学期就给老子写一封信,给你写一堆信,老子早就毛了。”

        互相掐脖子是我和酥肉打闹时经常有的动作,当然不会用劲儿,我一边狂笑着,一边推开酥肉,酥肉自己也觉得好笑,就在打闹的过程中,我忽然间看见一间密室,一下子有了一个想法。

        “酥肉,说实话,你紧张不?”问这句话的时候,那沉重的脚步声已经快近在我们耳边了。

        “紧张,紧张的老子都快尿裤子了,你呢?”酥肉也问到。

        “咋可能不紧张,但是我们只要拖一点儿时间,师父就能来救我们了,我们要加油。”这算是战前鼓励吧。

        酥肉抬手看了一眼他的宝贝手表,说:“已经过了十二分钟了,我们馒头都吃了几个,肚子饱了,有力气了,和它打5分钟,姜爷就该来了。”

        我对酥肉说:“你的尿先憋着,我们到那里去。”

        我指着那间我刚才看中那间密室,对酥肉说:“我们去那里!”

        捏着隐隐作痛的中指,我和酥肉呆在那间密室门口的两边,彼此都能听见彼此沉重的呼吸声,和‘咚咚’的心跳声,那脚步声就如同战场上在身边爆开的炮火,让人的心情跟着起伏。

        饿鬼王会是什么样子?在这种时候,我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唯一能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

        油灯,就摆在这间密室的中央,胡雪漫在和带着我们一起跑的时候,为了避免我和酥肉看不见,塞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军用电筒,现在放在我和酥肉的裤兜里,这个油灯还有它最后的作用,那就是让我们在密室的门口藏着,还能通过阴影来观察门外。

        “三娃儿,饿”酥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我们所在的密室一下子暗了下来。

        一片阴影挡住了温暖的灯光,墙上出现了一个影子,一个巨大无比,我们看不到头的影子,影子勉强有人形,能看出手还有身子,可是脚的部分,我们却不看出来。

        酥肉一下子捂紧了嘴,我看见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惊恐,再也没有刚才的勇气,普通人在面对一只要咬人的狗时都有本能的畏惧,何况是这种强大的,未知的东西?

        我也是,估计比酥肉好一点,但是冷汗还是瞬间把背上的衣服打湿了,至少我还有拼命的勇气。

        现在逃是逃不过了,饿鬼王也知道我们在这里,我干脆对酥肉大喊到:“酥肉,雄起哦!不雄起就是死,听到没有?”

        酥肉大喊了一声:“好!”

        结果这个好字刚落音,就听见一声真正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在我们的耳边陡然炸响,我一下子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可还不容我喘口气,一个硕大的脑袋就已经伸进了门里。

        “我日!”酥肉几乎是本能的就跳开了。

        我的双眼也一下子睁到了最大,这TM的是啥玩意儿啊?和我们看见的饿鬼根本不一样,一个脑袋跟蛇脸似的,脸又长又尖,脸上竟然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的细鳞,头上有两根牛角似的玩意儿,偏偏还有人类的五官。

        它在咆哮,可是我看见的分明是它的嘴里是蛇的那种,细长而分岔的舌头。

        “你叫锤子!(你叫个屁)”这一瞬间,我因为恐惧而愤怒了,这是一种人的本能,我也抗拒不了,在恐惧到了一个点,人会愤怒。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拿着胡雪漫给我的枪就朝着这个所谓饿鬼王的大嘴里开了一枪。

        ‘砰’,清脆的枪响回荡在墓室,那个大脑袋一下子就缩了回去,我愤怒的吼了一声,准备冲上去又给它一枪,酥肉一把拉住我,把我拉回了密室。

        “狗日的,老子轰了你”我瞪着血红的眼睛,犹自喋喋不休的骂着,挣扎着。

        酥肉一拳就砸在我背上,吼到:“三娃儿,你冷静点儿,你忘了你给我说的计划?”

        这一拳仿佛把我砸清醒了,我一下子就从那种愤怒的情形中醒了过来,是啊,我刚才脾气为啥要那么急躁?虽然平日里我和酥肉对比起来,他显得脾气比较暴躁,常常打架,我淡淡的,不理周围的事儿,可事实上,我们互相了解,从小到大,我才是那个惹毛了,要拼命的主儿。

        “也好,刚才你那一枪把它打退了”酥肉擦了一把冷汗,犹自说到。

        枪对这玩意儿有用?我有点疑惑的看着手中的枪,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子弹?

        可是,我一抬头,就立刻吼了一声:“我日,有用个屁!”

        这一次,是一只手,小半边身子直接堵在了门口,那只手毫不犹豫的就朝我和酥肉抓来,我一把拉着酥肉退到了墙角,可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那只手好像有一定的伸缩性,原本只能到小半个墓室的距离,慢慢的竟然越伸越长,但与此同时,也越变越细。

        我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我想起了饿鬼虫那讨厌的特性,可以粗到成一个球儿,也可以细成一根发丝儿,如果变成饿鬼都能这样,我的计划还计划个屁,我和酥肉就等死吧!

        我看着那手臂朝着我和酥肉越靠越近,同样是布满了黑色的细鳞,给人一种怪异的,全身发麻的,却也十分无力,那种无力是无力反抗的感觉。

        可是还不到绝望的时候,我得试试,饿鬼虫可是没骨头的,变成饿鬼它就有骨头,再厉害也不能厉害到无视‘天道’吧?所谓天道就是固定的法则。

        我跟酥肉说到:“你站这儿,贴紧墙角,别动啊,打死都别动。”

        说完,我贴着墙,快速的挪动到了另外一个墙角,同样死死的贴着墙,那只手臂开始在墓室里胡乱的乱抓,它的‘兄弟姐妹’们曾经的窝的碎片,随着它手臂的舞动,被弄的四处飞溅,我和酥肉都挨了好几下,可是我们不敢动。

        油灯被打碎了,墓室里一片黑暗,但是这种黑暗于我们不利,我摸出手电,打开了它,有一点光亮,人的心总是要安稳一些。

        就这样,我紧紧贴着墙,看着这手臂乱抓乱舞,几次都贴着我的身体过去,带出的风,让我起了一串鸡皮疙瘩,我按捺住自己想给它几枪的冲动,静静的等待。

        事实证明我们是幸运的,那手臂不像饿鬼虫可以几乎是无限制的伸缩,它离抓到我和酥肉始终有那么一点儿距离,尽管那距离也许不到十厘米。

        这样的发现让我和酥肉轻松了许多,酥肉甚至呆在他那边的墙角和我聊起天来:“三娃儿,我总算知道我们古代传说里,为什么有魔鬼这种形象了,青面獠牙的,头生双角的,这TM外面就站着一个原型呢!我以前还说妖精啊,鬼怪啊,现在传说里还多,魔鬼就没有人见过,咋会有这东西,原来是真的。”

        我吼到:“本来就是真的,我听师父模糊的说起过,明朝的时候好像很多东西因为啥事儿给灭种了,从清朝开始几乎就没魔鬼的传说了,而且从清军入关以来,我们东西就失传了,那会儿元朝的时候,就已经遭受了一次劫难。”

        “具体咋回事儿?”酥肉问到。

        “我咋知道?你问明朝人去!”我吼了一声。

        那手臂在密室里乱抓了将近一分钟,忽然就缩了回去。

        酥肉喘口气儿说到:“老子贴着墙壁,都快把自己弄成锅贴饼子了。”

        我说到:“呆会机灵点儿,它估计要进来了。”

        我刚说完话,就看见那恐怖的脑袋又钻了进来,那跟蛇一般细长,冰冷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和酥肉,他妈的,这玩意儿不仅长了一张蛇脸,还他妈长了一双蛇眼,干嘛鼻子不长个蛇鼻呢?就两个洞,多方便,我在心里骂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