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四章 留下的人
  • 第五十四章 留下的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看见胡雪漫带我们走那条直道,心里顿时无语,也知道了自己的灵觉指向了一个多么错误的方向,为什么会这样?却是我想不到的原因。

        此时,那条斜着出去的墓道那震撼的声音已经消失,接下来就死一般的安静。

        可是胡雪漫的脸色却一点也不轻松,他一把抱起凌如月,对我和酥肉说到:“我们跑,你们俩个一定要跟上我的脚步!”

        他的话刚落音,那条墓道里就传来一声轻微的脚步声,说是轻微只是因为距离太远,如果在跟前,这脚步声一定是很震撼的,要知道那条墓道用走的话,要走20分钟左右啊!

        不过坟墓毕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方,动静的确能够传很远。

        伴随着脚步声的响起,那令人心寒的冷笑声又再度传来,这次不光是冷笑,还有一种类似于‘嗡嗡嗡’电波不断的声音,凌如月和酥肉一下子就抱着脑子,直喊受不了了。

        胡雪漫从衣兜里掏出几团棉花,直接塞在酥肉和凌如月的耳朵里,对我说到:“自己念精心诀,跑!”

        说着,胡雪漫就抱着凌如月跑在了前面,我和酥肉紧紧的跟上,可怜我们刚才在狂奔了一次,这次又要跑,这都是为啥啊?

        如果我们没来饿鬼墓,这个时候应该三人坐在竹林小筑的长廊吃晚饭吧?外面细雨绵绵,竹林在雨雾摇摆晃动,天地一片朦胧,这该是多么惬意啊!

        可是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现在只能拼命的跑,因为稍微慢了,就不知道等待的后果是什么!

        跑了没几步,我就看见了墓道旁边的密室,胡雪漫的脚步不停,我也不能停下来,只是冲过去的一瞬间,我还是看见了里面已经被完全的破坏了,师父他们走的是这条道,原来他们在一路破坏密室!

        跑了将近5分钟,我看见了起码七间这样的密室,具体是多少我却没有底,因为跑动的速度太快,谁还能留心去数?

        也就在这时,酥肉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我我跑不动了。”

        这样发狂的跑十几分钟,中间只停歇了一小会儿,换普通人都受不了,何况酥肉这样的胖子?我转头看他,果然脸色已是青白色。

        胡雪漫一把拉着酥肉的衣领,吼到:“跑不动就是死,三娃儿搭把手。”

        我明白胡雪漫的意思,也扯着酥肉的衣领,干脆是两个人扯着他跑,这样速度就慢了很多,好像为了嘲讽我们的慢一样,又是一声‘咆哮’声不知道从哪儿传来,提醒着我们死亡在逼近。

        “不不要管我了,去找姜爷来救我!”酥肉估计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再也跑不动了,这是一件无奈的事情,身体有个极限,过了那个极限就是麻木,要用意志去支撑,可当意志也支撑不了的时候,结果就像酥肉这样。

        其实酥肉已经不错了,换任何人用最高的速度跑5分钟,都已经是不错了,那是生死威胁,才激发出酥肉这样的潜力,但是潜力也有用干的时候啊!

        说完,酥肉‘啪’的一声就坐在了地上,那样子不是要和谁做对,而真的是已经到了极限,他的脸色已经清白,由于太累,那呼吸就像扯风箱似的,感觉整个肺部都在摩擦,偶尔咳嗽一声,呛出来的都是白沫。

        “走,走啊,不走没命的。”胡雪漫吼了一声,还要去扯酥肉。

        我却一把拉住了胡雪漫,我很认真的对他说到:“胡叔叔,就让他在这里吧,再跑下去,他的心脏负荷不了,也会死,他需要休息,我留下来陪着他。”

        “你开什么玩笑?”胡雪漫双眼瞪的比牛眼还大,一瞬间拳头都捏紧了,像是要揍我,他不明白在这种紧张的时刻,为什么我还要添乱。

        “我认真的,你带着如月先去找我师父他们,然后叫师父过来救我们吧,我好歹和师父学了那么久,拖一点时间也是可以的。”我扶起酥肉,但已经是下定决定不走了。

        酥肉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就这样坐地休息,就像绷紧了的弦,不能一下放松,得慢慢放松。

        “不,不行,要到姜师那里,起码还得10分钟左右,这一来一回,浪费的时间就多了,我”胡雪漫显然也没料到是这样的,可是事实上确实没有别的办法,酥肉跑不动了,你能扛着他跑?他可不是凌如月,小小的,轻轻的,他是一个身高1米7的胖子少年。

        “胡叔叔,是你在耽误时间,你沿途留下记号吧,我和酥肉尽量往那边走,就这样。”我望着胡雪漫,已经是下决定似的说到。

        酥肉望着我想说什么,无奈他只是喘气都来不及,哪儿能说出什么。

        胡雪漫也知道现在不是扯皮的时候,一咬牙,一把枪就交在了我手里:“里面的子弹都是特制的子弹,还有7颗,咋开枪会吧?”

        我点头,我常常去那个小院子玩,无聊时,那些叔叔们也会教我一些枪的东西,我甚至和他们去过一次当地的部队,打靶玩过,说不上枪法有多准,但是开枪什么的,总是会的。

        “这墓道地形复杂,你也看到了,沿途很多转弯和岔道,我会在正确的路上打个勾,你们跟着记号走。”胡雪漫最后叮嘱了一句。

        我再次点头,胡雪漫就要走,可是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交给了我和酥肉两张符,说到:“这符是你师父画的,破邪压阴威力还是不错,拿着吧。”

        “这红绳是锁住人的阳气,避免被邪物发现的,可惜我不会结,也不会解,也只有一个,不然你们两个就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只要那东西不在跟前。”胡雪漫叹息了一声。

        我抓紧时间问到:“那东西是啥?你知道吗?”

        “你们放出来的是饿鬼王!看情况已经化形了!我走了,不能再耽误时间了。”说完,胡雪漫抱着凌如月转身就狂奔了起来,速度比先前更快了几分。

        这不是他冷血无情,而是他知道现在他跑的越快,我和酥肉的生命就越能得到保证。

        看着胡雪漫很快消失的背影,我扶着酥肉,对他说了一句:“我扶着你慢慢走,刚刚剧烈的跑动之后,最后慢慢走一些时候,再坐下来休息。”

        酥肉没啥力气说话,只是点点头,我们就沿着胡雪漫跑去的方向慢慢走起来,就跟散步似的。

        走了三五分钟过后,酥肉的情况好些了,我扶着他靠着墙坐下了,拿出水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他:“你慢慢喝,喝一口,歇一下,对身体恢复有好处,等下得拼命呢。”

        酥肉喝了一口水,情况好多了,对我说到:“你留下来干啥?你和老胡一起跑,也能回来救我的。”

        “不,酥肉,我不是跟你肉麻,你记得你拉我上去的时候说的啥吗?你说有人砍你你也不会放手,同样,我也不会!要是我和你一起,我们遇见了,还能拼命,要你一个人,就是死,我不敢拿你的命去赌。现在情况调回来了,就算有人砍我,我也不会放手!”我认真的说到。

        酥肉眼睛一下子红了,一把就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说了一声;“好兄弟。”

        俩人沉默了一阵儿,毕竟这种肉麻的气氛不适合俩个大男人,就算是大男孩也不行,接着我们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刚才我起鸡皮疙瘩了,我儿唬,哈哈哈”我说到。

        “刚才,我儿唬,我感动之余,也很想吐,哈哈”酥肉也说到。

        可伴随着我们笑声的,却是一声‘咆哮’声,和脚步声!

        我和酥肉停止了大笑,酥肉严肃的望着我说:“我敢打赌,那大家伙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说着,酥肉把菜刀捏在了手里!

        “嗯,它好像能远远的感觉我们似的,阴魂不散,我总算知道师父为啥要给人绑锁阳结了,肯定就是避免这些麻烦。”我也把擀面杖拿了出来。

        “对了,我刚才看见凌如月那丫头被胡雪漫捂着嘴,眼泪直流。”酥肉说话间,拿出一个馒头递给我,说到:“吃饱了,好打架。”

        我咬了一口馒头,其实凌如月的情景我也看见了,我估计这小丫头也想留下来什么的,可是胡雪漫不允许这样,他总不能一个人都不带回去吧?

        我和酥肉好歹是少年人了,凌如月就一个小丫头

        “那小丫头还是有义气的。”我一边说话,一边放下了馒头,逮住酥肉的手,一下子摁在了菜刀锋利的刀刃上,一下子酥肉右手中指的血又流了出来。

        “你干嘛?”酥肉还在吃馒头,一下子怒了。

        “对付这些邪物,还是沾血的菜刀比较好用,对它们的伤害力大,别浪费了,抹在刀刃上,对,我的擀面杖也抹点儿。”我解释到。

        “三娃儿,你狗日的不是说下一次用你的吗?”酥肉一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估计这小子真的动怒了,又是不打招呼的情况,又是用他的。

        “开啥玩笑,好东西要最后出场,先用你的,你看你俩个指头的都用完了,下一次绝对是我的。”我认真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