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章 墓室壁画
  • 第五十章 墓室壁画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的话显然取得了酥肉和凌如月的信服,他们是相信真正的墓室就在这通道底下,可就算这样,也不是要下去的理由,危险已经磨掉了他们那颗为冒险而雀跃的心。

        “三娃儿,就算是,我们也不要下去了,真的,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要去冒险了。”说完,酥肉说完又下定决心似的跟我说:“大不了金银财宝我就不看了。”

        凌如月咬着下嘴唇不说话,她显然也有些怕了,可是心里却还想见识一下,探索一下,所以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你们相信我吗?”我很认真的说到。

        “咋了?”酥肉有些懵,他一直是很相信我的,也不明白在这个地方我为啥会这样问。

        凌如月和我认识的时间还短,说不上什么相信不相信的,可是她也给了一种肯定的眼神,拦路鬼的事情以后,我明显感觉到这小丫头比较依赖我了。

        “因为我感觉我师父他们应该这古墓里,所以我坚持要下去,去找他们。”我非常认真的说到。

        甚至这个缝隙,我也认为是师父他们的‘杰作’。

        “那还犹豫啥,咱们下去吧。”酥肉听我这样一说,立刻就听从了我的意见,他从小到大在山上厮混,早就知道了一个说法,我灵觉强,灵觉强的人预感也就强。

        另外,他很相信我。

        凌如月也点头,说到:“我相信三哥哥的。”

        既然决定要下去,我们就开始行动,第一个要下去的就是酥肉,因为他体重的关系,他跳下来谁也不可能接着他,我的力量还可以,最后就决定由我拉着他,先放下去,再跳。

        “狗日的酥肉,你今天少吃一碗饭,都能轻一斤吧?”我大声的骂到,现在的我拉着酥肉,而酥肉贴着缝隙在慢慢的往下滑,这样能减少高度,跳下去,也就避免了伤害。

        无奈我自付力气不小,可酥肉也太沉了,做为他往下滑的支撑点,我觉得太辛苦了。

        “好吧,三娃儿,放手吧,我要跳了。”终于酥肉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我松了一口气,缓慢的放手,就听见下面传来一声沉闷的‘噗通’声,接着就听见酥肉‘唉哟’了一声。

        “酥肉,没事儿吧?”我趴在缝隙的边缘,大声喊到,我是真的担心酥肉,毕竟他是第一个小去的。

        过了好半天酥肉的声音才从下面传来:“没事,就是摔了一下,被什么东西硌着了,好黑啊,你们快点下来,把油灯也弄下来。”

        我把油灯交给凌如月,对她说到:“那我先跳下去,等下你拿着油灯跳下来,我和酥肉在下面接着你。”

        毕竟我从小就是练过的,这点高度小心点儿,也还好。

        说完话,我就贴着边缘跳了下去,一个没站稳就撞到了酥肉,酥肉吓一跳,说到:“下来也不说一声,吓死我了。”

        我刚想说酥肉两句,却发现这里黑的可怕,基本上属于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看见缝隙上面非常微弱的油灯的光芒,只要凌如月拿着油灯稍微退一步,连这点光芒我们都看不见。

        “我以为你看见我下来了,没想到这儿那么黑。”我随口说了一句,接着就听见凌如月的声音从上面传下来,她说:“胖哥哥,三哥哥,我跳下来了,你们接着我啊。”

        话刚落音,就看见凌如月跳下来了,因为她拿着油灯,特别的明显。

        “我X,这小丫头还给不给人准备时间了啊?”酥肉骂了一句,快步迎上去。

        我也有同样的想法,也跟着迎了上去。

        结果,凌如月就跌坐在我们肩膀上了,由于没坐稳,我还拉了她一把。

        “呵呵,好刺激啊。”凌如月高兴的‘哈哈’大笑,酥肉苦着脸说:“我屁股还在疼呢,你又在肩膀上给我来那么一下,你是刺激了,我呢?”

        “好了,快下来吧。”我说了一句,然后和酥肉一起把凌如月放了下来。

        小丫头刚一落地,把油灯一摆正,就开始惊声尖叫了起来,我当时正在打量我们头顶,这是我的习惯,看什么都喜欢先往上看。

        而酥肉正在揉屁股,一听凌如月叫,他又被吓到了,咋咋呼呼的吼到:“叫啥啊,叫啥啊?”

        我懒得理他们,正准备要过油灯,仔细看看这顶上,由于油灯灰暗的光芒,我模糊的看见,这地方的顶上有浮雕。

        可是这时,酥肉也开始惊声尖叫了起来。

        我不耐烦的一皱眉,转头一看,酥肉和凌如月就像在跳舞似的,又蹦又跳的指着地上,喊着这里,那里

        什么啊?我走过去一看,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地上好多骨头,是人骨!

        “停!别叫!”我大声吼到。

        他们俩个总算消停了,毕竟骷髅这种东西是个人乍然一看也接受不了啊,何况这里,我拿过油灯,仔细看了一下,有那么多!

        酥肉的脸色很难看,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碎掉的骷髅头,而那个骷髅头显然是他跳下来之后,给压碎的,他还说是有什么东西硌着他了。

        “怎么一个墓里会有那么多死人的?三娃儿,你说咋回事儿啊?”酥肉觉得自己掉进死人堆里了。

        凌如月从最初的惊吓之后,已经安静了下来,毕竟这小丫头平日里接触的毒虫,可比这些已经没有生命的骨头可怕多了。

        我不说话,因为此时我的心神已经完全被墙上的一个符号吸引住了,在符号下面有一幅壁画,还有一些文字。

        “三娃儿,三娃儿?”酥肉在旁边喊到。

        我脸色有些难看的对酥肉说到:“你如果想知道答案就安静一点儿,我在看。”

        那个符号我很熟悉,跟我在三岔口收来的玉佩上的一模一样,同样简单的几笔,同样表现的是一张恶魔的脸,这根本就是同一种符号。

        但是这个墓显然不是饿鬼墓,而是属于饿鬼墓的墓中墓,怎么会有一样的东西?

        而那壁画显示的是一群群虔诚的人在膜拜,然后又一排排的人带着一种狂热的表情排对进了一辆辆的车,而车行驶的目的地是一道门,那是一道墓门。

        而在墓门的背后,画着一条怪物,看样子应该是蛇,可是跟蛇又有些许的不同,因为它头上有独角,腹下竟然有两个爪子。

        这是什么东西?似龙非龙,似蛇非蛇,是蛟吗?更不是,蛟可不是这样的。

        但画面的意思,我还是大概还是能明白,那些人是在膜拜献祭,那些表情狂热被送上车的人就是祭品,至于吃掉这些祭品的,就是那条怪物!

        而那怪物就养在这个墓地里!

        我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我不认为和怪物相遇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几乎是用跑的,我冲到了那幅壁画面前,因为下面还有一排小字,因为要读很多古书的原因,我对古代文字是有一地认识的,只不过川地在那时候,一向属于蛮夷之地,如果是特殊的文字,那就糟糕了。

        还好,这文字就是一般的古文繁体,非常好辨认,我阅读理解起来并不困难。

        可是,我读懂了其中的内容以后,心里却更加的忐忑,以至于我反复看了几次。

        酥肉和凌如月这时也走了过来,我们毕竟也只是孩子,在这到处都是人骨的地方,还是呆在一起比较有安全感。

        “看出什么了啊,三娃儿?”酥肉在旁边问到。

        我擦了一把冷汗,说到:“这是一个死在这里的盗墓者留的,他说这是一个部落大巫师的墓,他是来找一样东西,可是遇见了还活着的怪物,只能被困死在这里。”

        “啥?啥怪物还活着啊?”酥肉有些不解。

        我指着壁画上的怪物说到:“就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