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七章 拦路鬼与养鬼罐
  • 第四十七章 拦路鬼与养鬼罐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虽然恢复过来了,但是我还是感觉有些精神不济,他们问我,我闷了好一阵儿,才说到:“我听师父说起过一个传说,民间知道的人也很少,我能那么快的判断出来我们遇见了什么,就是想到了那个传说。”

        酥肉还算‘体贴’,趁我说话的时候,把水递给我了,说到:“你喝点儿呗,醒醒神。”

        放了那么久,已经有些冰凉的水流过我的喉咙,顿时让我感觉舒爽了很多,我喝了几口把水还给酥肉,说到:“也好,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下,再走吧,我跟你们详细的讲讲。”

        在古时候,其实有一个只在少数权归中流传的传说,那就是养鬼看门。

        这个法门,需要那时候的术士去完成,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而这个法门一般针对的是贵族的陵墓,还有就是秘密的宝库。

        这鬼的选择也非常重要,就是要选择那种具有‘鬼打墙’能力的鬼,所谓鬼打墙,就是让人产生一种对路的幻觉,以为自己在前行,实际上却是在原地不动,或者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下,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了,也可以是怎么也走不到自己的目的地。

        鬼之一物是一个大的分类,它们都是鬼,但是就和我们都是人一样,所有的能力是不同的,必须有些鬼物怨气冲天,人一见到,就有暴毙的可能,有些鬼物,则是擅长用自己阴冷的气场,造成人的身体不适等等等等,这种让人迷路的能力,也不算太稀奇,这种鬼要找到也不算太难。

        一般的情况下是荒坟岗,那种不能落叶归根的,也没经过超度,一直在找寻自己故土的鬼物!这是最基本的寻找方法,其中还有很多特例,但那些不足以被参考。

        我说到这里,酥肉有些莫名其妙的说到:“他们弄个鬼干嘛?费心费力的!”

        “呵,你以为多少人有资格这样做?就算有资格这样做的人,还不一定能够找到为他们施法困鬼的人。为啥?你看我们这样的情况,你说是为啥?永远的迷失在墓道里,困死在这里,不是对这里最好的保护码?”我觉得酥肉问的问题简直是幼稚。

        “那咋才可以把鬼困在这里呢?”凌如月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显然她的问题比酥肉有档次多了。

        “我经常问你蛊术的问题,你还说是秘密呢。”对这小气丫头,我不想大方的告诉她。

        “哦”凌如月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然后对趴在墙上有些萎靡的花飞飞吹了一声奇怪的哨音,然后喊到:“飞飞过来”

        我闭着眼睛赶紧说到:“一般用收魂符,收了这鬼,然后用养魂罐,放在墙角的地方,在这一段路刻一个锁魂阵,其实一点都不难,但是太伤天和,肯做的术士不多,很多都是在威逼之下去做的。”

        “哦,三哥哥,你闭着眼睛干嘛,飞飞累了,我要让它休息。”凌如月一脸无辜的说到,顺便把花飞飞装进了竹筒,然后给了一两粒黑色的吃食,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小丫头就会装无辜,我简直受够他了,还是酥肉够哥们,拍着我的肩膀说到:“行了,三娃儿,你开天眼吃力,你咬我一下,我认了,我就知道你娃儿当时不对劲,肯定有啥想法,但下次你咬我之前,给我暗示行不?”

        “去,给了暗示你就不让咬了。”

        “你咋知道?”

        “因为你比我还怕疼。”

        我和酥肉在扯淡,凌如月就在一旁眨巴着眼睛看,等我们扯完了,她才说到:“三哥哥,我们去找那个封魂罐来看看吧?我知道迷路鬼的,我想看看那封魂罐和我们养蛊的罐子有啥不一样?”

        “我也知道鬼打墙这事儿,刚才我就想问,我们是不是遇见鬼打墙了,哎,这事儿也不新鲜,村里好几个传说了,都是天亮了就没事了。”酥肉也在一旁说到,这小子就是事后英雄,现在他倒不怕了。

        “废话,天亮了当然就没事了,阴消阳长的时候,哪个鬼有毛病还要出现啊?可你知道中午的时候,也容易迷糊被鬼打墙吗?不过,这个懒得跟你详细说了!反正我师父说过,像这种事情其实也不麻烦,只要挖开坟墓见光就行了,一般大型的挖掘考古工作,就是防这个,然后一点一点挖下去的,至于盗墓的,因为这样被困死的,不知道有多少,不过他们也有法子防备就是了。”一连串儿说了这许多,我有些乏了,又拿过水壶,灌了一口水。

        看来酥肉这小子的准备也不是全无作用的。

        我和酥肉一问一答,凌如月这小丫头不耐烦了,说到:“三哥哥,你到底陪不陪我去找养鬼罐啊?”

        我心想这墓已经够厉害了,没走多久,就已经预见了打墙鬼,我实在没心思陪她胡闹,可是这丫头只能哄,不能用强的,我只说到:“这养鬼罐子一定和你们的蛊罐不同的,是人的骨灰混合着陶土做成的,再说等下我们一出门,说不定就在墙角看见了。”

        “那还等啥?我们走啊。”凌如月表现的很雀跃,这小丫头就不知道啥叫害怕吗?

        我站起来,说到:“走是可以,我们往回走吧,这饿鬼墓我们不能继续下去了。”

        “三哥哥,都到这里了,我们不走了吗?这拦路鬼解决了,我们很快就可以找到奶奶他们的。”凌如月不满了,我已经肯定了,这小丫头确实不知道害怕是什么。

        就算刚才清醒的一瞬间,她也只是指责我往她嘴里塞等下,而不是害怕。

        “三娃儿,我觉得如月说的有道理,我们继续走吧。”酥肉竟然也在旁边劝到。

        没道理啊,酥肉明明害怕的,他咋也会要求继续下去?我这个性格和我师父比起来,显然不够果断,更经不起煽风点火,他们这一说,我竟然也犹豫了起来。

        师父曾经说过,拖泥带水是我在修心路上最大的阻碍,这句话是绝对没错的。

        “酥肉,老实说,你那么积极是为啥?”我很严肃,至少我得明白原因吧?

        “还能为啥?我要见识金银财宝啊!那么大个墓,一定得有金银财宝的。”酥肉两眼发光,这小子对钱的追去无疑是达到了极致。

        “可这是饿鬼”我刚想说,忽然想起师父的一个说法,说这个墓是墓中墓,饿鬼墓极有可能是依附而建,那么?

        这样一想,我的好奇心也来了,说到:“好吧,我们就去找师父他们吧,但是我怕这样的拦路鬼不止一只,总之你们把沉香珠拿着,一有不对,就塞嘴里,只要它不迷惑我们走错路,其它是没啥危险的。”

        俩个人见我同意了,连忙高兴的点头,虽然凌如月看似强势,但无疑我才是里面的决定人。

        接着,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出了这间我们来来回回见过两次的密室,而一出门我们就呆住了。

        因为这条墓道露出了真实的面目,除了前五分钟我们走的,是实实在在的路,后面我们根本就是在密室前几步不停的原地踏步!

        地上那纷乱而重叠的脚印,就说明了一切。

        这只拦路鬼好厉害啊,不仅能力如此之强,而且还有迷惑人继续走下去的本事儿,我有些怀疑,如果不是有能毒到鬼的花飞飞,我们是否有能力去解决它?中指血估计是不够的!

        “看,养鬼罐!”酥肉喊了一声,果然,在前方的墙角处有一个罐子,而罐子的前面,有三条分岔的路口,这才是这条墓道的真实面目。

        而且,这个时候,我已经看见了地上,墙边复杂的符纹,还有一块玉镶嵌在墙上,那玉上画了一个很奇特的符号,是一张类似恶魔的,愤怒的脸,只是简单几笔就表现了出来!

        但我可以肯定,那块玉就是阵眼。

        我们走到养鬼罐面前,其实就有点类似于装骨灰的罐子,只是颜色是一种很苍白的色泽,因为里面混有骨灰,凌如月打开上面有个小孔的盖子,发现里面空空的。

        “不会有什么东西的,你以为鬼是有形的吗?”我在一旁盯着那块古玉,然后有些心不在焉的跟凌如月说到。

        “鬼当然是无形的,可这事情也并非一定。”凌如月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可没在意。

        这时,我又有一个有趣的发现,虽然我对阵法之类的不是很精通,但是还是能浅显的看出来,这里可不止一个锁魂阵,还有一个很小的聚阴阵,2个阵法,竟然靠一个阵眼同时运行!

        “聚阴阵,怪不得这只拦路鬼那么厉害,养鬼,养鬼,这个人是真的在‘养’啊!”我有些震撼,只不过还有一个说法,我没跟凌如月他们说,就是阵法要靠阵眼的法器支撑,这世界上可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动力!

        也就是说附在法器上的法力有多强悍,这阵法维持的时间就有多久,这块玉上的法力一定惊人!

        想着,我就不自觉的朝着那块镶嵌在墙上的古玉走去,并说酥肉把菜刀给我。

        酥肉把菜刀递给了我,我把那块玉撬了下来,这时凌如月说到:“三哥哥,这三条路呢,我们走哪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