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四章 入墓(为对影加更)
  • 第四十四章 入墓(为对影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几个看门的战士,全部不在了,都去拉肚子了,看来是忍不住,我们三个也趁机溜进了那道门。

        一进门,我就看见完全已经布置好的法阵,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的法阵,毕竟是学玄学的,一看到这些,我就停下来,忍不住琢磨。

        可这时,酥肉却说:“三娃儿,你愣着干啥?这从哪儿进呢?”

        凌如月也提醒到:“快走啊,就半个小时时间,说不定人就回来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的和他们两个人往里面跑,总之是避过那道小门能看进来的地方。

        “三娃儿,这么多符,得多厉害的鬼啊?”酥肉边跑边说。

        我咋知道下面有多厉害的鬼?我只能说:“多厉害师父他们也先下去了,没我们啥事儿。”

        酥肉一脸放心的样子,凌如月却说:“到底哪儿进去啊,一直在这里转悠吗?”

        “就在这里停下吧,我看看。”我站在墙根下,他们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开始仔细的观察四周,隐约记得师父好像提过,是从郭二他们上次挖的入口进去,可是这里面除了一栋临时搭起的房子,根本没啥入口啊?

        如果说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房子了吧。

        想了一会儿,我跟他们说:“我们进房子看看吧。”

        也没多余的废话,我们三个人就窜进了那间唯一的,临时加盖的房子里,房子里很空,奇怪的是有一张办公桌,几把椅子,还有几盏油灯。

        “三娃儿,这是咋回事儿啊?咋跟个临时会议室似的?”酥肉一进来就咋咋呼呼的说。

        我也愣了,传说中的洞口没出现啊?

        凌如月懒洋洋的坐在一根凳子上,翘起两只小脚看着我们:“你们可别让我白忙活啊,我会生气的。”

        我和酥肉一头冷汗,这小丫头生气是啥概念?我们不知道,可是我们知道那花飞飞很恐怖。

        “把桌子拉开看看。”既然这间屋子一目了然,能藏东西的,也只有桌子底下了。

        说话间,我已经挽起了袖子,开始拉桌子,酥肉也来帮忙,只有凌如月一个人逍遥的在那里哼着一首小曲儿,声音很好听,就是内容听不懂。

        老式的办公桌很沉,我和酥肉好容易才拉开,酥肉直接假装很累的趴在桌子上:“丫头,你也看得过去啊?我和三娃儿那么累。”

        “我才不管呢,只有我姐姐才能指使我。”凌如月哼了一声。

        “你姐姐谁啊?你看我像不?”酥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你像个屁,我姐姐可漂亮了,我姐姐是凌如”凌如月那小丫头看样子就要发火了。

        我却大喊了一声:“有门了!你们来看!”

        原本还在闹腾的两个人听见我说有门,飞快就停止了闹腾,一下子围了过来,仔细一看,原来地上竟然有个更井盖一样的东西。

        “对,肯定是这个!”酥肉很兴奋,立刻去拉那个井盖,我也连忙帮忙,心里面全是兴奋,这次就连那个说只帮姐姐的凌如月也来帮忙了。

        井盖没我们想象的沉,只有一层薄薄的铁皮,我们三个大力之下,竟然狠狠都朝后摔去,幸好顶住了墙,才生生的站住。

        ‘哐啷’一声,酥肉把井盖扔到了一旁,井盖下是一条黑黑的通道,也不知道是谁,在那条通道上挖了一些洞口,权当是简易的梯子,靠近入口的地方,可以看见几个脚印,显然是师父他们弄的。

        入口黑沉沉的,酥肉,我,凌如月都对望了一眼,一直以来,对饿鬼墓渴求了那么久,但真到眼前的时候,反而有些不敢下去了。

        “要不,三娃儿你打头阵儿?”酥肉吞了一口唾沫说到。

        “不然,胖哥哥先下?”几乎同时,凌如月也说到。

        我想了一下,既然来了,我没有退缩的道理,我站起来说:“我打头阵吧,把油灯带上,这黑沉沉的下去,该咋走啊。”

        说着,我就拿过了油灯,这次凌如月倒积极,亲手添上了灯油,估计师父他们是在这里开过会的,所以还剩下了一壶灯油。

        点亮了油灯,我深吸了一口气,含着灯油把儿,首先下去了,跟着凌如月也下来了,酥肉走最后。

        洞口不是很抖,而是由一个方便人攀爬的斜坡,这样走着,我们也不是很吃力,油灯光照着这个洞口,倒也没感觉有什么。

        只是,我一向灵觉是很重的人,越爬到下面,我就觉得身上越发冷,无奈含着油灯,无法开口说话,只能一步步的往下爬,心里却越来越压抑。

        终于,我的一脚踩空了,我回头一看,这个洞的出口到了,离地面约有1米左右的高度,我跳了下去,接着凌如月也跳了下来,我赶紧的拉了她一把。

        可惜这小姑娘倔强,一副我很行,不要我拉的样子,最后是酥肉,见他下来,我和凌如月同时闪开了,酥肉那么沉,我和凌如月可扛不住。

        酥肉摔了个结实,哼哼唧唧的站起来,骂到:“三娃儿,你狗日的不厚道。”

        “我能咋厚道?你也不看你啥个儿!”我骂到,这时,在我们身后的凌如月却惊叫了一声,我和酥肉同时觉得头皮发炸,一下子回头看了过去。

        “叫啥啊!”酥肉忍不住吼了一句,估计是被吓的不轻。

        我也心里极其不舒服,说实在的,一进到这里,我就觉得一点点小小的动静,都让我觉得万分的警惕,说不上为啥。

        “三哥,你把油灯拿过来看。”这丫头还是知道叫我三哥的。

        我举着油灯,走了过去,昏黄的油灯光照着凌如月指的地方,印入我眼帘的,赫然是个饿鬼!

        我倒退了几步,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饿鬼的浮雕,结果我才刚喘过气,就听见酥肉‘妈呀’的吼了一声。

        我一阵恼怒,立刻拍了酥肉一巴掌,吼到:“你干啥呢?看清楚,那是雕刻!”

        “我刚才也是被吓到了,还以为有谁立在这儿呢。”凌如月也拍着自己的小胸口,有些畏惧的说到。

        这时,我才想起郭二他们说的饿鬼浮雕,他们是带的电筒,光线足够亮,才能够看得清楚,我们拿盏油灯,这昏昏暗暗的,咋看得清楚。

        我第一次觉得,我带着他们下来,是一次多么错误的行为,望着头顶不远处的,黑沉沉的洞口,我竟然生出了一丝退意。

        “酥肉,如月,我觉得我们回去吧。”我很严肃的说到。

        酥肉有些沉默,可能这墓里的气氛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压抑,他也有些后悔。

        凌如月却倔强的摇摇头,说到:“我不!我一定要看看,金婆婆常常说,蛊有灵,蛊会成精,这鬼王虫就是一个例子,我要看看。”

        我抿着嘴,望着远处黑沉沉的墓道,心里犹豫不决,酥肉也不说话,估计也是有些犹豫。

        “三哥哥,我们去看看吧,找到奶奶他们就好了,这墓能有多大啊?”凌如月的一双小手放在我胳膊上,轻声的求我到。

        想到师父他们,我忽然就安心了,举着油灯,走在前面,说到:“那我们就走吧,但是情况一有不对,我们就往回跑!”

        我又回头问酥肉:“你呢?”

        酥肉一咬牙说到:“去,咋不去,老子来都来了,说啥也得见识一下!”酥肉就是这个性格,有时神经大条到可以压住一切恐惧,既然我们三个意见已经统一了,那没啥说的,就前进吧。只是,墙壁两侧的饿鬼浮雕,还有那墓里的压抑气氛,一再让我感觉到不安,我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虎爪,捏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