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三章 下蛊
  • 第四十三章 下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看着凌如月这样走出去,我和酥肉的心都提了起来,这小丫头可真直接啊,胆子也忒大了点儿。

        “三娃儿,你说她会用她那只蜘蛛吗?那可得出人命的啊?”酥肉在一旁有些紧张。

        我也摸不准,那小丫头行事儿鬼的很,摸不透,我扯了一片草,有些狠狠的说到:“等下要看见她用哪个啥花飞飞,我们拼着不下去了,也得阻止。”

        酥肉用一种鄙视的眼神望着我,说到:“啥叫拼着不下去了?是拼着你不怕蜘蛛了吧?”

        我很想揍这嘴欠的小子,不过现在却不好动手,只能跟他说到:“别闹,我们看看凌如月要做啥?”

        听到这个,酥肉不说话了,我们两个都盯着凌如月,却见她淡定从容的走向了那几个看门的战士,然后也不知道在说些啥。

        那几个战士好像都挺喜欢她的样子,反正神情友善,过了一会儿,凌如月对他们做了一个再见,然后东绕西绕的,就绕回我和酥肉这里了。

        看她回来,我一把就拉住她:“你给别人下蛊了?”

        酥肉也问:“该不会要人家命吧?”

        凌如月一脸鄙视的望着我俩:“你们两个还是男孩子喂,要我一个小丫头出手,还好意思问?”

        我咳了一声,觉得有些丢脸,这徒弟和徒弟之间,咋差距就那么大呢?

        酥肉却说:“你还小丫头?跟你接触几个小时,觉得你精的跟只老狐狸似的。”

        凌如月笑眯眯的望着酥肉,一翻手,花飞飞就出来了。

        酥肉被吓到了,连忙求饶:“如月啊,我就没见过你那么乖巧的丫头。”

        我懒得看酥肉那副样儿,只是盯着凌如月的手,感觉好快,我就觉得眼睛一花,那花飞飞就被她给拿出来了,难道下蛊的人都是一双‘快手’。

        懒洋洋的收起花飞飞,凌如月说到:“我刚才没下蛊呢,我就是去打听了一下他们啥时候吃饭,我们走吧。”

        酥肉傻愣愣的望着凌如月,说到:“走哪儿去?”

        我也呆住了,这小丫头聊两句就放弃了?

        “去那边的大路上等着,这些叔叔的饭都是附近的乡亲们送的,我去想点儿办法啊。”小丫头一口北京普通话说的脆生生的,可这想法

        嗯,这想法恶毒到我和酥肉冷汗直流,这心机也让我和酥肉自叹不如,我们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些的。

        从草丛里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我们三个一路小跑,就跑大道上去了,毕竟到那片儿曾经的聚阴地儿,就只有一条路,送饭的也只能走这条路。

        “你先说,你想的办法不会害人吧?”我觉得在这种时候,我必须担起责任,不能任这个小丫头乱来,要是她要害人,这饿鬼墓不去也罢。

        “拉肚子算不算?”凌如月一脸天真。

        酥肉在旁边呵呵笑了,说到:“不算,那可真不算,我还想拉呢,一拉说不定瘦个十斤八斤的。”

        “真的?”凌如月一翻手,手上就多了一点灰色的粉末,对酥肉说到:“你把这个吃下去,能拉三天呢,胖哥哥,你要吃吗?”

        酥肉觉得这丫头根本就是一个西游记的妖精,说风就是雨的,赶紧摇头说到:“算了,等我哪天需要的时候,再吃个十斤八斤的你这玩意儿吧,呵呵,呵呵”

        酥肉又开始招牌似的傻笑,凌如月却自己小声的说到:“这粉末是一种昆虫和着一种植物调和而成的,吃多了可会拉死人的,胖哥哥那么厉害,我等给你省个十斤八斤的。”

        酥肉一听,非常干脆的把自己的嘴蒙上了。

        总之,凌如月只是想让人拉肚子,还在我的接受范围以内,饿鬼墓的一切就像有魔力一样的吸引着我,我也就不再反对。

        三个人就在大路上找个草坪子坐了,反正我打瞌睡,酥肉和凌如月在旁边闹腾,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酥肉一推我,说到:“来了。”

        说话间,还看看他那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手表。

        我懒得理他,一下就翻身坐了起来,却看见凌如月那小丫头已经迎了上去。

        到底是咋下蛊的?就跟拍我那次一样吗?她不会去拍那两个送饭的大妈吧?

        可凌如月全程都没啥动作,我只看见她就是去掀了一下菜锅子,看了看里面的菜,手都没咋动,而那两个大婶却笑眯眯的跟她说着啥,她也仰起头在回应着。

        酥肉看到这里,忽然就跟我说到:“三娃儿,这小丫头可怕。”

        “咋?”我其实也那么觉得,可想听听酥肉的。

        “废话,人长得就跟画片儿上的人似的,可偏偏全玩阴招儿,谁防的住啊,你说她学蛊术的,我觉得她那样子,就是学蛊术的天才啊,你想一个长的吓人的,人还没靠近呢,别人都防备着了。”酥肉颇有些感慨。

        我也深以为然,所以到后来我去苗疆的时候,总防备着长得好看的人,其实那是我不了解,真正的蛊术高手,可不一定要靠近你。

        说话间,凌如月已经走了回来,我和酥肉立刻迎了上去,酥肉很着急的问到:“下蛊了吗?”

        “下了啊。”凌如月一脸轻松,仿佛给人下蛊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啥时候下的啊?”酥肉一脸迷茫,他其实就没见着凌如月有啥动作。

        我也没见着,可我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我问到:“你下的那蛊,会让别人拉多久啊?”

        凌如月懒洋洋的挑着她的指甲,说到:“就半个小时吧,我自己有分寸的,不然奶奶会骂我的。”

        就她那样儿,还怕奶奶骂啊?我心里悄悄说了一句。

        至于酥肉的问题,凌如月挑完指甲后,说了句:“这是秘密,我可不能跟你说。”

        “你说一下吧,我反正学不会,也没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你说一下吧。”酥肉的好奇心可不比我轻。

        “不说,我要去饿鬼墓那边了,只有半个小时时间,你们要是不跟来,就算了。”那小丫头说完转身就走了,我和酥肉对望一眼,觉得憋屈啊。

        ‘堂堂男子汉’啊,竟然不如一个小丫头,但就是那么想,我们俩个还是脚步不停的跟上了。

        我们走到原先趴着的那堆草丛中,又重新趴下了,正好看见的就是那几个战士正在说笑着,把饭锅和菜锅端下来。

        那两个大妈把饭送到后,人就走了,酥肉却一直在问凌如月:“你跟我说吧,你咋下的蛊。”

        凌如月不理他,只说了句:“别闹,我得看看我的分量把握好没,我可手生的很。”

        我一听,又觉得抓狂了,一下子扯着凌如月的小辫子说到:“你该不会弄了要死人的量进去吧?”

        凌如月瞪我一眼,扯回了她的小辫子,说到:“不是呆会需要你陪着下墓,我现在就放花飞飞出来咬你了,敢扯我辫子!放心吧,只会少,不会多。”

        这下我才比较放心,然后专心的看着那几个战士在那里边说话边吃饭。

        他们几个吃的也快,不一会儿估计就吃完了,把饭锅,菜锅移到了一边儿。

        凌如月却在小声念叨着什么,酥肉走过去一听,她在数数呢。

        “你数数干嘛?”酥肉问到。

        “我就数他们会不会在我预定的时间发作啊,如果是的我,说明我的手艺又进步啦。”凌如月笑眯眯的说到。

        手艺?我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酥肉却大感兴趣,和凌如月一起数了起来,当倒数到5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战士匆匆忙忙的跑了,另外几个的脸色也开始怪异起来。

        凌如月高高兴兴的一拍手,说到:“好啊,这是我分量掌握的最合适的一次了,发作时间没错儿。”

        好恐怖,我忽然就觉得满头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