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九章 凌如月
  • 第三十九章 凌如月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红旗车开走了,留下了一老一小两个女人,我一点都不关心她们长什么样子,心里就只有一件事,头发!

        “师父,我先跑回去!”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望着我师父说到。

        可是,我师父还没搭腔呢,我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她这样说到:“你给是要回去洗头?”

        我那个愤怒啊,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可是我妈却在一旁笑眯眯的说到:“哎呀,好乖的小姑娘啊,比我家两个丫头还要水灵啊,啧啧”

        然后我师父也说到:“小一,一起走回去,不好吗?”

        我心里毛毛的,懒得理这一群人,转身自己跑了。

        身后还传来我妈的声音:“过来,阿姨牵着你走,不要理我那儿子,从小就跟傻子似的,一点都没两个姐姐省心。”

        “就是,这徒弟不省心啊。”我师父也不忘插一脚。

        我觉得那时要有泪奔这个词儿,是最能形容我当时的状态了,这大春节的,这一大早的,我是招谁惹谁了?

        在家洗完头,我在两个姐姐那里找安慰,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可那小姑娘一下车,我就感觉我特别讨厌她,那是一张什么样的嘴啊,说出来的话那么讨厌。

        我大姐揽着我肩膀说:“三娃儿,没事儿,等下大姐帮你训训那小丫头。”

        我二姐在旁边也说到:“三娃儿,不气了,二姐知道三娃儿最乖。”

        我已经完全被当做小娃儿那样被哄了,可是我当时完全没感觉,非常愤怒的说到:“我妈还说那小姑娘好乖,比你们都水灵,我妈是叛徒!啥眼光。”

        “哈哈哈”我大姐当时憋不住就笑了。

        我二姐也微笑着拿过一张毛经帮我擦着未干的头发,我不懂她们笑啥,就是心里觉得委屈至极。

        就在我们三个说话间,巷子里传来了喧哗的声音,我大姐‘哎呀’的一声就跑了出去,然后说到:“二妹,快出来看,妈她们回来了,爸都接出去了,唉哟,那小姑娘好乖啊。”

        我二姐应了一声,赶紧的跑出去了,我一怒,吼到:“不许她来我们家吃饭,大姐,二姐,你们都是叛徒。”

        我大姐才不理我,就在阳台上回了句:“三娃儿,你别那么幼稚,好不好?”

        我幼稚?大姐竟然说我幼稚?!我一向很懂事儿的啊,我忽然觉得自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回山上了,做晚课的时候我的心情都还非常的郁闷。

        感觉我周围的人咋都那么喜欢那个叫凌如月的小姑娘呢?我爸喜欢,我妈喜欢,我大姐二姐喜欢,我师父更是宠着她。

        我就感觉那小姑娘的奶奶对我稍微喜欢一点儿。

        她奶奶人不错!

        特别是我妈,绝对的讨厌啊,我们是吃了中午饭才回山上的,在吃饭的时候,我妈就一直在说:“好乖好乖的小姑娘啊,我都想给三娃儿定个娃娃亲了,不过,我们三娃儿配不上人家啊。”

        真是丢脸死了,娃娃亲?配不上?我妈还有啥话说不出口?幸好别人奶奶还是喜欢我的,说了一句:“立淳的徒弟就是你儿子,还是真不错的,你可别谦虚。”

        一套十二段锦打下来,我出了一身热汗,刚准备拿毛巾去擦,冷不丁就看见在我放毛巾的台子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仔细一看,原来是凌如月那个‘家伙’正坐在那里,歪着脑袋看着我,我不理她,因为她吃饭的时候,故作天真的问了十二次我头发的问题,惹得全部人都在笑我,她故意的,这仇结大了,我一点儿都没理她的理由。

        “迈迈,你打的什么东西?给是在跳大神?”见我冷着脸去拿毛经,那丫头开口说话了。

        “听不懂你说啥?”我听不太习惯昆明话,反正也不想理她,干脆就借口听不懂。

        这小丫头就是故意针对我,吃饭的时候,一口普通话说的可溜了,只是偶尔一和我说话,就开始说昆明话了。

        “我说奶奶和姜爷爷在说事情,我好无聊,你陪我玩好不好?”那小丫头很天真的对我说到。

        其实说实在的,她眼睛很大,而且水汪汪的,让人不忍心拒绝,可是我就是讨厌她,非常生硬的拒绝了:“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没时间陪你。”

        “哥哥,我觉得你好笨呐,昆明话都听不懂,那我要说苗语,你一定也听不懂了,是不是?”非常天真的语气,非常纯真的眼神,但话里的关键,是在说我笨。

        我一股无名火起,指着凌如月说到:“一边去,别烦我,别以为你眼睛大点儿,皮肤白点儿,人人都夸你乖孩子,我可是一点儿都不喜欢你。”

        凌如月嘴巴一撇,一双眼睛一下子就雾蒙蒙的,那样子就快要哭出来了,我一下子看的于心不忍,干脆扭过头去,对这小丫头可不能心软,不知道为啥,我一见着她,就觉得,必须的,得防着点儿。

        没有预料中的哭声传来,只见凌如月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在我手里的毛巾上使劲拍了两下,似乎是在打我的手,然后说到:“你是坏哥哥,我不理你了。”

        说完,转身就跑了,但没跑到两步,又跑回来,在我腰上,手臂上使劲打了两下,这才又跑开了。

        我拿着毛经擦着身上的汗,心想这小姑娘可真够神经的,说两句就打人了,亏我刚才还差点同情她。

        师父在我凌如月的奶奶说事情,今天晚上的晚课我已经做完,看来也等不到师父为我熬香汤了,我准备自己烧点儿水去洗澡,师父还没教过咋熬香汤,我不会那个。

        走到厨房,炉子上,我的药膳还在炖着,‘咕咚咕咚’的冒着香气,我拿来锅子,放在另外一个炉子上,正准备舀水进去烧水,却觉得身上痒痒的,低头一看,无奈了。

        啥时候我身上爬了那么多蚂蚁啊?

        这山上蛇虫鼠蚁很多,师父说过我们竹林小筑的竹子是经过了特别处理的,就是叫小丁的师父,吴老头儿帮着处理的,至于咋处理的,我不知道,那是别人的看家本事,但是我知道那是非常有效果的。

        至少我在山上住了那么多年,几乎竹林小筑内连蚊子都很少有,而且师父还常常在这竹林小筑周围洒一些老吴头儿配的药粉,更是效果出奇的好。

        这蚂蚁哪儿来的?

        不过,我也没多想,脱下衣服把身上的蚂蚁抖掉,又看了看,裤子上也有不少,无奈,又如法炮制的把裤子上的蚂蚁也给抖掉了。

        再回头一看,凌如月那丫头就躲在不远的门口处看我,我脸一红,冲她吼到:“小丫头不知羞啊?没看见我要洗澡吗?”

        凌如月不说话,望我一眼,转身跑了,我也懒得想那么多,干脆把衣服裤子搭在一处,专心的烧水。

        可今天就是奇了怪了,我烧水的过程中,不时的就有蚂蚁往我身上爬,开始我还有耐心一只只的弹开,到后来那蚂蚁是一片片的来,我就干脆就一片片的拍,可说啥也阻止不了它们前赴后继的往我身上爬!

        莫非我身上有蜂蜜?说起来,中午是吃了一些甜食,难道落身上了?

        这时候,水烧开了,我决定赶紧的洗个澡,身上洗干净了,这些讨厌的蚂蚁也就不会来了,回头得给师父说一声去,得重新弄药粉来洒洒了,这竹林小筑的竹子,估计快没效果了。

        再次把身上讨厌的蚂蚁拍干净,我简直是飞速的在我平常泡澡的木桶里加着水,待到水温合适以后,我迫不及待的就跳了进去。

        温暖的水一下子就包围了我,我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儿,这下洗干净了,应该就没事了。

        想起来今天还真累,一大早被扯起来接人,吃晚饭匆匆忙忙的回来,然后功课还得做,在温水的作用下,疲惫的我又开始在木桶里打起瞌睡了,以前就是这样,我常常泡香汤,泡着泡着就睡着了,师父总是点着旱烟,在一旁守着,等到一定的时候再把我叫醒,我习惯了。

        只是这水在今天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但是很淡很淡,几乎闻不出来,不过这也不足以引起我的注意,就这样,我在木桶里习惯性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