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七章 来人(一)
  • 第三十七章 来人(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家的日子温暖又惬意,有一天无意中去称体重,发现自己竟然长了5斤那么多,从称上下来的时候,我妈乐得脸上都开花了:“我家傻儿子终于胖了。”

        我很瘦吗?其实我不胖,但也说不上是瘦弱吧?有些好笑跟我妈说:“妈,你这是在养大肥猪呢?一长肉,你就高兴。”

        “乱说啥啊!男娃儿就是要壮实点才雄的起(理解为厉害),嗯,才有小姑娘喜欢。”我妈笑眯眯的。

        我则一头冷汗,我才多大啊,我妈就念叨着小姑娘喜欢啥的了。

        我大姐在旁边哈哈大笑,说到:“妈啊,你就开始操心三娃儿的婚事了啊?又不是古代人。”

        我二姐斯斯文文的在旁边说:“这不能怪妈啊,你看三娃儿一天到晚在山上呆着,就快成原始人了,连《少林寺》都不知道。”

        我有些汗颜,因为我把在路上听歌儿的事情跟我家里人说了,主要是那歌太好听了,结果就被笑了。

        而且我家里人还很愤怒,我妈当时就拉着我说:“走,三娃儿,妈上街给你买条牛仔裤去,我们家现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条牛仔裤算啥?”

        然后,我妈当真给我买了一条牛仔裤,而我大姐,二姐领我去看了一场《少林寺》。

        其实我很想辩解的,我有看电影,非常偶尔的情况下,会跟着师父去到镇子上,我也会去看看电影的,只不过那镇子距离县城都那么远的车程,可见有多偏僻,实在是,《少林寺》还没在那边上映。

        街上的阳光耀眼,我也不和正在调侃我的,家里的三个女人争辩,抬头眯眼望着阳光,就觉得一种淡淡的幸福洋溢在心间,家里的日子真的很好。

        不用我做饭,我妈恨不得把饭端到床上去给我吃。

        不用我自己洗衣服,我大姐二姐抢着给我洗,就觉着我在山上的日子苦,和她们不能比。

        甚至上个街去晃悠一下,我爸都非得用自行车搭着我。

        5斤啊,这5斤肉应该是幸福的5斤肉吧!如果如果师父也在就更好了。

        师父在干啥呢?饿鬼墓的准备工作完成了吗?他要等的人等到了吗?这一切的一切我一想起来就很挂心。

        “三娃儿,在想啥呢?走啊。”大姐挽起我的手,亲亲热热的拉着我走,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出神儿,妈和二姐已经走到前面去了。

        今天是出来再置办些年货的啊,再过两三天就是大年三十了。

        我爸很遗憾不能跟着来,家里早就计划要开家新店子了,最近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门面儿,租下来之后,我爸忙着去粉刷啥的,舍不得请工人帮忙啊。

        我笑了一下,就任大姐那么挽着手,就这样开开心心的走在街上,我大姐围了个红色的纱巾,穿了个紫色的太空服,我二姐穿了一件红色的太空服,围了粉色的纱巾,漂漂亮亮的,走在街上是那么吸引人的目光。

        看着我妈,也好像年轻了几岁,而且还知道烫头发了,又想着高高兴兴为新店子忙碌的我爸,我发现我家的日子真的是越过越好。

        这一切都要感谢的我师父,那一年,我咋能忘记,和他去省城卖玉呢?

        “三娃儿,慢点儿,啊啊,三娃儿,你等我跑进屋啊!”大姐的尖叫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传来,而我则拿着一支点鞭炮用的香烟,站在巷子里哈哈大笑。

        大年三十了,吃团年饭之前,是要放个鞭炮的,而我大姐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放鞭炮!

        难得看见我大姐这个样子,我自然是很开心。

        等鞭炮放完,大姐一下子蹦出来,扯着我的耳朵喊到:“要死啊,三娃儿,看我现在咋收拾你。”

        “大姐,大姐,我错了还不行。”我连忙求饶。

        我和大姐的打闹,惹的爸妈和二姐都大笑不止,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吊儿郎当的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朵:“收我这个老头儿吃顿团年饭呗,看这天气冷的。”

        我一愣,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破袄子,全身上下都是猥琐劲儿的老头正朝我们家的方向走来,那不是我师父是谁?

        我一蹦三尺高,立刻就朝着我师父跑去,一下就蹦他身上去了:“师父!”

        “去去去,又不是大姑娘,不准靠近我,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啊。”姜老头儿一点面子也不给的,就把我踹了下来,我爸妈他们只管笑。

        他们是真心喜欢我师父,我师父大年三十能来,他们也是真心高兴,那么多年来他的恩我爸妈不会忘记,原本我爸妈就是非常念恩情的人。

        “姜爷爷。”我大姐二姐非常亲热的叫着姜老头儿,姜老头儿救过我二姐的命,又解决了我大姐读书的事儿,我那两个姐姐是很喜欢他的。

        姜老头儿一见我俩个姐姐就嘿嘿的乐了:“就是嘛,还是丫头们乖,那臭小子一边去,一边去,啧啧多水灵的俩丫头啊。”

        真是有够胡言乱语的,我无奈的叹息一声,这就是我师父的本色啊!

        “姜师傅,快进来,快进来”我爸妈热切的招呼着。

        “等等,我必须说一件事儿。”姜老头儿严肃了起来。

        我爸妈最怕就是姜老头儿严肃,一下子就认真起来,因为姜老头儿一严肃,基本上就是神神鬼鬼的事情。

        “原本是打算让三娃儿呆一个寒假的,不过呢,现在事情有变,大年初二我就得把三娃儿接上山去,就是这件事儿。”姜老头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我爸妈却同时松了口气儿,虽说舍不得我,但这些年已经习惯我在姜老头儿身边学东西了,现在的我比起小时候简直懂事多了,学习也好,他们能有啥不放心?

        “就这事儿啊,接走吧,接走吧,这小子在家也不省心。”我爸挺‘大方’的。

        “没事儿,这次他呆了好些天了,接去吧,过几天我们上山看他就是了。”我妈也挺‘大方’的。

        在姜老头儿面前,他们‘出卖’我是毫不犹豫的。

        只有我俩个姐姐舍不得,姜老头儿笑呵呵的说:“俩丫头别舍不得啊,就跟你妈说的,你们上山来玩吧,怕是有大半年你们都没来过了。”

        我爸妈在旁边附和着,我俩个姐姐一听就开心了,她们早就想上山了,无奈家里忙,比如说新店子,比如说小卖部的生意要照看,她们就想着放假多帮帮我爸妈。

        这些我爸妈都在附和着这事儿,她们能不开心吗?

        一顿团年饭吃的开开心心,虽然不是啥山珍海味,可是我却无比满足,这才是我理想中的团年饭,家人在,师父在,我觉得我几乎已经别无所求了。

        姜老头儿那风卷残云的吃相啊,我简直就不想说了,他吃的最多,喝的也红光满面,吃完了还放鞭炮吓我俩个姐姐。

        幸好是我们家人了解他,要不然指不定以为是哪儿来的老疯子。

        大半夜过去后,我俩个姐姐累了去睡了,我爸妈也睡了,我睡不着,索性就去找住在另外一间房的师父聊天,却发现师父神色怪异的坐在那里自己喝着小酒,面前摆着我妈给他弄的两个下酒菜。

        这老头真能吃啊,刚才团年饭他吃的不够吗?

        “师父,在想啥呢?”我一喊,姜老头儿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就拍了一下我脑袋。

        “没想啥,喝点小酒不成啊。”拍完之后,姜老头儿气哼哼的回答到,好像我的出现让他很不爽。

        “没想啥?师父我咋觉得你表情那么怪异呢?就是!我想起咋形容了,就像,就像一只黄鼠狼在想老母鸡!”对的,我觉得我的形容无比准确,师父那怪异的表情分明就是渴望啥的,但又不完全是。

        “放你妈的”姜老头儿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一句粗话控都控制不住的蹦了出来,但估计想到不小心骂到我妈了,他又生生忍住了。

        可是我就惨了,被他一把提到床上去,按住就是十几个巴掌拍下来。

        “说,谁是黄鼠狼?说,谁又是老母亲,老子今天打不死你这个不肖的徒弟!”

        我被打的晕头转向,不明白一句玩笑话,咋引得师父那么大的反应。

        姜老头儿打爽了之后,这才整整衣服说到:“初二的早上,跟我去接人,接完之后我们就回山上去。”

        我已经被打得思维不清了,有气无力的问到:“师父,接谁啊?”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吗?”姜老头儿‘哧溜’一声喝下了一口酒,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

        我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说到:“师父,这个我可以不问,反正总能知道,你说情况有变,这是咋一个变化,你总得跟我说说吧?”

        我师父望了我一眼,又夹了一筷子菜塞嘴里,最后才说出一句差点没让我憋死的话:“你猜?”我猜?呵呵,我猜个屁啊,我连具体是啥事儿都不知道,还猜它的变化?我只恨自己咋不是命,卜两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