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六章 回家(为凯萨琳0413加更
  • 第三十六章 回家(为凯萨琳0413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看见我有些呆呆的样子,姜老头儿放下空碗,在我脑袋顶使劲揉了两下,然后说到:“你小子是不是高兴傻了?这一个月你可以‘放羊’了。”

        说高兴,我是高兴,这些年来,和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可是心里又觉得放不下,总觉得家人里面要算上姜老头儿才算圆满。

        而且他去那么危险的饿鬼墓,我能不挂心吗?

        “陈承一,你可得给我听好了。”姜老头儿忽然严肃了起来。

        我一个机灵站起来,这多年啊,这么严肃的叫我陈承一可没几次,我能不严肃吗?

        “你的功课不能落下,饿鬼墓的事情忙完了,我得检查,知道?”

        我点点头,其实偷懒的想法不是没有,可是那么多年做下来,几乎是一种习惯了,有时候不做反而觉得不自在。

        “等着我。”说话间,姜老头儿又去了他的小房,我没跟进去,他叫我等着的。

        从小房出来,姜老头儿拿了一个布袋给我,说到:“这是你每天晚上要吃的补食里需要加的东西,我这几天趁空已经分好了,每天用一次,里面有张单子,是补食里需要的食材,叫你妈妈去买吧,也不是啥稀罕东西,就是些肉食,但是必须买新鲜的。”

        我接过布包,有些感动,又有些离别的伤感,一时间不知道说啥。

        “香汤怕是不能泡了,这一月也就将就了,反正你岁数也大了,将养的还行,香汤也不用每天都泡了,哎,这事儿就算我有心,你妈也不会熬啊。”姜老头儿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有些默然的垂下了头,姜老头儿笑骂到:“臭小子,就是这样,把感情的事儿看得太要紧,性格拖泥带水的不干脆,这世界上的事可没圆满,也不是围绕着你转的,这些年你真是对我太依赖,男子汉大丈夫的,这毛病得改,不然你这颗道心咋也修不圆满。”

        道心啥的,我可一点儿也不在意,平日里最烦的,也就是修心的理论,如果一颗完美的道心是需要看破,堪破,超脱于世外,与天道法则般无情,我想我绝对是做不到的,谁说我有天分啊?这压根儿就是没天分的表现。

        “你是我师父嘛,我不依赖你,依赖谁?”毕竟被说了,还是脸红,咋也得找个借口呗。

        “我不是能让你依赖你一辈子的,这江湖,这修行之路,总还是要你一个人走的。”姜老头儿望我一眼,淡淡的说到。

        我一下紧张了,立刻问到:“师父,你以后是要离开我的吗?”

        这不能怪我,因为师祖是有300多岁的人,我觉得我师父也行,只要他长寿,他就不会离开我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臭小子,你别跟个丫头似的,好吧?肉麻的紧。”姜老头儿那样子像是气极反笑似的,一口标准的北京腔儿就冒出来了。

        听到这样的说法,我才长舒了一口气,这才是我熟悉的师父嘛,这样心里又觉得安全,安心了。

        “好了,我下山去了,你明天记得早点回家。”说完,姜老头儿便头也不回的下山了。

        当车子停在县城的停车场时,我习惯性的张望了一下,没看见我爸的身影。

        也对,今天又不是周末,我爸咋可能知道我忽然回来了呢?

        去家里的路我还是认识的,背着个包,我干脆自己走出了车站。

        县城还是繁华的,这两年总感觉我每一次回来,县城都会有一点儿新的变化,这还真让人新鲜。

        就说大街上的人吧,穿衣服的颜色也越来越鲜艳了,甚至我还看到了新鲜的东西,牛仔裤,小小的羡慕了一下,在乡场上读书,就看过郭二的孩子有一条,跟宝贝似的。

        这时,一阵歌声飘进了我的耳朵,原来我已经走到了县城最繁华的一条街,那歌声唱的是:“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杰都来把你敬仰。少林,少林”

        这一下子让我联想到了慧觉老头儿的形象,少林寺里是和尚吧,慧觉也是和尚,我可没觉得我有多敬仰他。

        往前走了几步,又一阵儿柔美的歌声传进我的耳朵:“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

        我不由得听的呆住了,这歌曲是那么好听,那唱歌的女的,声音是那么柔美,结果我就拎个包站在那里听上了。

        没办法,我就是个‘苦命’的孩子,每天除了上学,就是‘功课’,哪儿能有时间听歌,姜老头儿高兴时候倒是哼个小曲儿,可惜的是他五音不全,听他哼哼是种折磨。

        至于慧觉老头儿,他那山歌儿,啧啧哥哥妹妹的唱,他也不想想他是佛门中人,而且那声音和姜老头儿有的一拼,两人要是都扯开嗓子嚎一声,估计狗儿都会听的口吐白沫。

        就在听歌的时候,店里的人出来了,是个挺时髦的年轻小伙子,穿的就是让我眼热的牛仔裤:“去去去哪个乡咔咔头(乡下)来的,不要挡着人做生意。”

        我望了望自己身上那洗的有些发白的蓝色袄子,还有那条土黄色的军裤,倒还真和别人的时髦没法比,冲他笑了笑,就转身走了。

        这种事情,却是不值得发火的,我只是想回家了,想快些见到我的家人,刚才听歌竟然给听忘记了。

        到了家里住的那条巷子,发现自己家的小买部还开着,这几年了,小卖部早就已经扩大了规模,原本楼下是两间门面的,用了一间,另外一间是租给别人的,现在已经被收了回来,因为生意太好,需要进的货物也就越来越多。

        谁叫这里地理位置好呢?就挨着这一大片最好最好的学校——县中。

        小卖部的门口摆着一条长几,上面有一些串好的菜,多是素材,旁边有一个锅子,咕咚咚的熬着香浓的汤底,这是啥东西?

        因为饿鬼的事情,我已经有些日子没回家了,我妈又捣鼓出啥名堂?

        我快步走上前去,发现店子里没人,毕竟放寒假了,现在又是上午,正是生意冷静的时候。

        我打量了一下那条长几,旁边立着一个牌子——麻辣烫,上面清秀的字迹一看就是我大姐的。

        呵,这跟我的素菜锅区别不大啊,闻着那香味儿我馋虫都上来了,冲着里面吼了一声:“老板儿,麻辣烫好多钱一串儿啊?没人我就自己拿来吃了!”

        这时,门面里面传来一声‘咦’的声音,然后从那货柜里传走出来个人,接着就是一声惊喜的大叫!

        “三娃儿,三娃儿,爸,妈,二妹,我们家三娃儿回来了!”

        走出来的人是我大姐!她惊喜笑,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她喊完一下子就冲到了我面前,也不管我都是15岁的人了,一把就抱住了我。

        “三娃儿,姐姐可想死你了。”

        我被大姐抱着,心里热呼呼的,一点也不觉得别扭,我也想我大姐了,半年多没见了啊。

        接着,我就听见一阵叮叮咚咚的脚步声儿,我妈,我爸,我二姐全部都下楼来了。

        “三娃儿,你咋回来也不通知一声儿?”是我爸,他还想故作严肃,也不想想咋通知,写封信吗?

        “哎呀,哎呀,过来妈看一下,瘦没有?你这个娃儿,咋一个多月不见人影子呢?”那是我妈。

        再回头一看,我二姐抿嘴笑着,2个酒窝深深的。

        我心头一阵舒爽,那是和家人在一起才能有的舒爽,我回头跟我妈说:“妈,我肚子饿了,你这麻辣烫不收我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