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二章 一堂思想品德课
  • 第五十二章 一堂思想品德课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爸也不认几个字,但是数字好歹是认识了,他扫了几眼卷子,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说到:“你娃儿啥时候能争气点嘛?你大姐二姐像你那么大的时候,不是双百分,最差也是95分以上。好在你还知道考了个80多分,不然老子打死你。”

        说完,我爸把卷子塞给了我,我暗松了一口气儿,这次总算险险过关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人从屋子里出来了,那不是姜老头儿又是谁?

        “三娃儿的卷子啊?拿给我看一下,考了好多分?”你说我这便宜师父的耳朵咋就那好?

        我没办法,他说要看,我敢不给吗?抱着又上一次断头台的心情,我在心里暗叹一口气,把卷子递了出去。

        姜老头儿接过我的试卷,悠闲的展开一看,眉头就有些微微皱起。

        这个时候我可紧张了,下意识的就决定‘打扰打扰’他。

        “师父啊,你咋回来了?”

        “忙完了。”姜老头儿神情缓和了一些。

        “师父啊,坟都迁好了啊?”

        “嗯”拖着长长的尾音,姜老头儿有了些笑意。

        “师父,今天晚上你在我家吃饭啊?”

        “是啊”姜老头儿笑嘻嘻的。

        “师父啊”我还准备再问。

        我爸在旁边一脸不耐烦的打断我:“狗日的娃儿,你说你话咋恁多?”

        估计我爸是被我烦到了,直接吼了一句,我爸这人吧,是最讨厌小孩缠着问东问西的,见我这样一直缠着姜老头儿,他估计觉得不礼貌吧。

        “呵呵,没事儿。”姜老头儿乐呵呵的把试卷一收,捏在手里也不还我,直接出声就阻止了我爸。

        然后叫着我和我爸,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了,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一心就想把试卷拿回来,而我爸呢,他是莫名其妙,这不要做晚饭了吗?我妈这两天要休息,晚饭的事情该他忙,咋这时候爱吃到极点的姜老头儿还拉着自己坐这儿,这是准备聊天呢?

        “三娃儿”姜老头儿拖长了尾音,叫到我的名字。

        “诶”我有些战战兢兢的答到。

        “这人嘛,都有个有错的时候,偶尔也会爱耍爱玩,耽误正事儿。但是呢,能坦然的面对错误就是一件好事儿,面对错误之后能改过,那就更好了。三娃儿啊,你说,在犯了错之后,啥样儿的人是最可恶的呢?”姜老头儿笑眯眯的。

        “那还用说?死鸭子嘴硬,不认错的人。”我爸在旁边脖子一硬,就冒出了这句话,他是最讨厌有错还顶嘴的人。

        “那个啊就是”我在旁边前言不搭后语的,手心冷汗直冒,有不好的预感。

        “我觉得不是,最可恶的是犯错之后,想着逃避,不敢面对,还要选择欺骗的人是最可恶的。特别是男娃娃,坦诚正直是最可贵的品德,欺骗的人比小人还不如。”姜老头儿不疾不徐的说到。

        “嗯,就是,就是,我就最讨厌撒谎的人。”我爸在旁边赞成到。

        我冷汗直流心里已经做好要逃跑的打算。

        可我那便宜师父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一把就逮着我的肩膀问到:“三娃儿,你觉得师父说得对不对喃?”

        “嗯,对,比思想品德的老师说的还对。”师父的手就跟铁钳子一样,我是动都动不了,更何况逃跑?干脆这个时候临时拍点马屁,也许等下要好过点儿,我是一个相当有觉悟的人啊。

        “嘿嘿”姜老头儿一笑,也没放开我的打算,而是把我的卷子打开了。

        首先是数学卷子。

        “13+6=16,嗯,不错。”

        “5+7=13,聪明。”

        我一边听他念着,一边冷汗‘哗哗’的流,其实我是不知道对错啊,知道也就不会考那么低的分了,问题是我看见姜老头儿两个眼睛都是看着我答错的地方念。

        枉我聪明一世,改了分数,却改不了卷子上那么多叉叉。

        把数学卷子放在一边,姜老头儿又拿过语文卷子。

        “锄禾日当午,汗水流下河。嘿嘿嘿”姜老头儿笑得我心里直打颤,我在心里骂到,X老师太可恶了,汗水流下河有啥不对?

        我记得就是有个啥河字的啊?

        “请照示例填空,(绿油油),呵呵,好,你挺听安排的,后面填了6个同样的(绿油油)!”说到这里,姜老头儿把试卷一放,一拍桌子,一把抓起我,就给摁桌子上了。

        “老陈,给我把竹片儿拿来。”姜老头儿气哼哼的。

        我爸简直没反应过来,废话,我爸又不懂语文卷子上说些啥,小学算术题,他倒能算,问题是他也没仔细听,搞不懂姜老头儿是不是在表扬我。

        可是,姜老头儿吩咐他哪儿敢不听,况且姜老头儿语气还那么严厉,我爸一个没反应过来,竹片儿已经送到了姜老头儿手里。

        姜老头儿扒拉下我的裤子,‘啪’一下,竹片儿就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我屁股上:“你真有本事啊,还敢骗人!”

        ‘啪’‘啪’竹片儿连续不断的落下,那力道真的‘均匀适中’,每一下都一样的疼,我立刻就嚎了起来,这火辣辣的疼和我老爸的铁拳比,还要让人难受些。

        我爸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一听我骗人,火立刻就上来了,他是绝对相信姜老头儿的。

        这火一上来吧,我爸立刻就有了反应,袖子一撸,这拳头就要上来了。

        我一看,差点没哭晕过去,狗日的啊,不兴‘双重打击’的啊!

        却不想姜老头儿一只手就把我爸给拦住了,可手上的竹片儿却是不停的落在我屁股上:“不忙,这娃儿可恶,我教训完,你再来教训不迟。师父老汉各算各的教训,这五十下‘竹片儿’他是跑不掉的。”

        我爸一副不得发泄的样子,在旁边‘忿忿不平’,倒也认了。

        惨的是我,知道了两个不幸的消息,第一是我要被打屁股五十下。第二就是挨完这顿,还有一顿等着的,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你们不能这样啊

        我哭得越发的悲惨,嘴里念叨着:“红军战士不怕艰险,不怕艰险,就是不怕”

        我爸知道这是我的习惯,被打得急了,又跑不掉,就会大喊红军战士来‘鼓励’自己,我爸就常常被气得发笑。

        可这姜老头儿是纹丝不动啊,只是说了一句:“就你这样子,骗人还好意思说红军战士。”说着,那打我的竹片儿更有节奏了。

        我妈,我两个姐姐早就被惊动了,都来到了院子里,看到姜老头儿打我那架势,目瞠口呆的,我那‘热情’的爸爸,立刻就把卷子拿给她们看了。

        “姜师傅就是看了这个打他的,说他骗人。”我爸到现在还没弄清楚事情,但不妨碍他显摆似的告状。

        我妈看不出个所以然,我那两个姐姐可不是吃素了,看了一会儿就看出问题了,看到我卷子上写的内容,我那直率的大姐哈哈直笑,我二姐则抿着嘴,笑出两个好看的酒窝儿。

        “妈,三娃儿该被打,他把卷子上的分数给改了,这卷子上的错和老师打得分对不上。”大姐笑完后,直接就说出了问题。

        二姐则沉默着笑,估计对于我这种行为,是又好气又好笑。

        “啥,狗日的,把分数改了?”我爸一听又来气了,冲上来想揍我,但想到姜老头儿的吩咐,他又忍下来了。

        终于,姜老头儿打完了这五十下屁股,淡定的把竹片儿扔到了一旁,此时我的屁股蛋儿已经红肿不堪,趴在石桌子上抽抽噎噎的,动都不想动,一动屁股蛋儿就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