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九章 最后一战(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九章 最后一战(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承一,坚持住除了我再也回不来,我觉得他们都会回来的,都会回来的”路山的声音断断续续在风中而我觉得我就快要听不清楚了。

        如雪的怀抱很温暖,却也渐渐变得虚弱我只是模糊的看见杨晟腹部的那只虫子还在也有些虚弱的样子了如月的虫子在哪儿?

        还在杨晟的身体里面吗?我发现我有好多的问题想弄清楚当然最想弄清楚的自然是什么叫他们都会回来?路山又怎么回不来了?

        杨晟暴怒的想要过去杀死路山或者,他忙着一路闯荡上来根本没有注意到路山并没有死,给他带来了那么大的隐患而可能他也永远不会明白,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路山?

        可是路山却根本不看杨晟一眼只是望着天空中白玛依旧存在的虚影对我断断续续的说到:“承一,到最后让白玛去到她该去的地方”

        然后在显得有些凄厉的风声中,传来了路山有些孤独的歌声:“你从天而降的你落在我的马背上”

        如雪的泪水滴落在我的颈窝我早已经悲凉的哭不出声音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一片灵魂的碎片飘出了我的声音路山的歌声也戛然而止他回不来了吗?

        在这个时候,我的灵魂中忽然传出了一声长啸我原本飘散的灵魂碎片,被一过巨大的灵魂力生生的摁回了身体

        然后我破碎的灵魂被那强大的灵魂力强行的挤压在了一起一时之间强行的稳固了我即将要破碎的灵魂虽然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可好歹能让我拖延下去

        在这个时候,一个洒脱又带着些内疚的声音从我的灵魂深处传来:“承一儿,只能给你这么一些力量了,否则我将无法支撑接下来的事情你等着一切牺牲自有天道的回报!”

        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师祖,我那一直没有动静的师祖在这个时候,终于醒来了难道事情还有逆转?

        接着,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吴天那激动到颤抖的声音一下子快掀翻了整个战场:“杨晟,它来了融合它,你还有机会!没道理不接走昆仑人的抓紧时间,趁白玛的灵魂还未完全清醒离去的时候,你还有机会!”

        杨晟陡然停住了脚步机会?什么杨晟的机会?

        重新得以拖延的我本能的感觉到所谓杨晟的机会应该就来自上空,来自蓬莱我一抬头,果然看见一道巨大的紫光,朝着杨晟扑去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包裹了杨晟

        “坚持住,你喝下了虫卵提炼的原液,身体一定能够承受你坚持住!你到时候就是真正的昆仑人不,融合那么多昆仑之魂,你比昆仑人还要强大”吴天的声音太过激动了也不知道杨晟成了他口中所谓的昆仑人,他到底有什么好处?

        “啊”杨晟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吼然后开始在地上剧烈的翻滚那强大的力量震动的整个山坡都在震动而他的身体一下子散发出强烈的紫光,一下子又变得无色一下子又变回了正常的他的样子显得诡异无比。

        “怕吗?他会变得很强大?”我轻声的对如雪说到。

        “不怕,有你在,其实我没有怕过再说,你不觉得他很可怜吗?”如雪的头搭在我的肩上,轻笑。

        “不是坚信邪不胜正吗?”我问如雪。

        “一直都相信的,只是我从来都不急着去看见光明,我知道那要经过漫长的黑夜。”如雪轻声的对我说到。

        我握紧了她的手此刻已经无须多言但是下一刻,我和如雪瞬间的温情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他说到:“符合规则,可”

        什么符合规则,可?我一时间并没有搞懂这个淡漠,却充满了神圣的声音是从哪里而来却看见那个白衣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整个人变得威严又强大充满了一种不属于这个世间的气势。

        他缓缓的摘下了面具面具被随手扔在了一边然后在白雪覆盖的碎石底下颠簸了几下,静静的落在了那里我却震惊的目瞪口呆这,这是韦羽?

        我还记得他说过的话我是神仙的后人难道,他并不是给我开玩笑的?

        在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命运很奇特而且我也弄懂了杨晟的情况我想起了强尼大爷告诉我的一件事情,最厉害的昆仑之魂,几乎是完整的昆仑之魂就在蓬莱的边缘杨晟要吞噬那道魂魄

        是的,魂魄肉身相依那个时候,杨晟只是肉身强大,魂魄却支撑不了肉身所以变成了活僵尸一般的存在后来,他吞噬了天纹之石中的昆仑残魂,得到了阴阳平衡这一次,他喝下了那所谓的原液,灵魂再次不足以支撑那么,这个最强大的昆仑残魂就

        也许,就如吴天所说杨晟经过了这样一番曲折的改造应该已经是非常强大了

        也就是在这个我无比震惊的时候我感觉有一道强大的灵魂抽离了我的身体那是师祖意志完整,却被剥离了几次的灵魂难道就凭这样的师祖残魂,就可以扭转乾坤吗?杨晟是如此的强大?

        但在这个时候,师祖也给我留下了一道讯息在这个世间,也有守卫世间次序的神但他们一样有着和昆仑一样严格的规则那就是不能对世间的一切纷争出手,只能在符合规则的情况下,提供帮助。

        而且神也不能直接来到这个世间而是要通过一定的方式,力量上身在这个世间的某些特定人的身上这些人非常稀少,也有着严格的体格限制具体是什么,除了这些人自己外,没人了解。

        这些人的传承一般是依靠血脉所以,这就是他们神裔的真相!

        这显然和秋长老给我说起这个世间三大铁则的事情相符合真的有神仙,他们就如传说一般飘渺可他们却真的在你举头三尺之上!

        韦羽显然典型是承受了神力的人他说了一句符合规则之后,开始踏动着我都看不懂的步罡,在这片平台上快速的移动着他的动作极快,身体带起残影我仔细的看了看才大吃一惊的发现,他竟然是在以步罡围绕着这座孤庙画阵。

        刚才从路山的口中得知,这座孤庙才是拉岗寺真正的圣物师祖在离去的瞬间也通过意念告诉我了原来拉岗寺初代高僧的力量强大,佛心通透是世间真正一大能,得正果,已然飞升那种而他一心牵挂着世间的万事万物感慨于世间人百世锤炼的不易,追求大道的艰辛所以,发大愿为世间人多开辟了一条路

        那就是这座孤庙这座孤庙是什么?确切的说,就是漂泊的蓬莱的一个港口只要符合的人登上这座孤庙以灵魂之力沟通蓬莱就会出现!

        可是,后来却被拉岗寺的僧人生生的隐瞒了这件事情那个时候路山告诉我,拉岗寺就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或许,变故从路山知道的更早就发生了否则,这孤庙的事情怎么会被隐瞒?

        或许这些僧人自知去不了神仙圣境却充满了野心,想要去到这样的地方,才会那么残忍的把白玛这样圣洁的女子制造成所谓的圣器吧?

        在这一瞬间,我好像领悟了许多杨晟还在地上翻滚,而韦羽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快到我捕捉不清的时候我看见之前投入孤庙之中的金色流光全部的浮现然后围绕着韦羽踏下的足迹,组成了一道金光闪闪的阵法

        这个阵法有什么作用?我一时之间还不太明白,却看见韦羽神色疲惫的退到了一旁,有一种原本不应该是超脱世间之外的神的表情,带着一种庆幸的说到:“力量没有用完,这是天道的仁慈。”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师祖有些虚幻的身影,毕竟是灵魂的状态不可能有真人那样的凝实他一步步的走向了那个金光大盛的阵法神情中却充满了某一种坚定,说到:“天道总是会留一线生机,这原本就是应该的。”

        韦羽化身的神仙好像并不在意这些,只是说到:“总之,这个召唤之阵是带着上古力量的诸多灵魂维持的而我也没想到,这个世间的人竟然会被规则违背成这样,惹得昆仑要亲自出手。不过,你我老交情,我不得不佩服你步步为营的计划,竟然让携带着上古血脉力量灵魂的后人来到此处,最终成阵有几个虽然残碎,却是真正的上古圣灵。老李,你下得一手好棋啊。”

        “天意若然不如此,我怎么安排也是没有作用的。而且牺牲和真正卫道的残酷,才会让这些小辈成长只是可惜了”说话间,师祖转身,望着路山,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我看见了全部,这何尝又不是他的心愿?况且,他也有自己的一番机缘。”说话间,韦羽望向了天空之中白玛的虚影。

        师祖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韦羽说到:“主持大阵吧。”

        韦羽也不介意师祖说话的语气,只是坐到了孤庙的门前,开始念诵晦涩难懂的咒语师祖站在孤庙的门前,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目光望着下方的正道修者,说到:“只需再坚持片刻。”

        在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是我们这些后辈一路冲上了这座孤庙原来我们要携带的是我们身上带着上古血脉力量的灵魂上来那为什么要到我们快身死的时候,那些灵魂才出现这个师祖并没有给我答案。

        我很疑惑师祖却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看着我说到:“要你们坚定的卫道意志,才能驱动这些灵魂甘愿用力量成阵原本要消耗完毕它们的力量,只保留它们完整的灵魂,最终破开空间不过,幸运的是它们的力量并未耗尽。”

        这个时候杨晟依旧在嘶吼着,但看样子他身上的紫光收敛了许多是要成功了吗?

        可师祖在这里,我分外的安心只是问师祖:“这意味着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师祖看着我这样说了一句。

        我皱眉一想,忽然想起傻虎吸取我生机的事情师祖也继续说到:“它们带着你们的一线生机,才能保持自己的灵魂不受创伤,完全的成阵如果力量耗尽,它们会回归该回归的地方,比如昆仑,比如很多地方但如果没有,这线生机会还给你们,只要有一线生机就有无限的可能。”

        说到这里师祖变得沉默而严肃了因为身后的阵法好像到了一个关键处也是同蓬莱出现一样,涌现出了阵阵的白雾接下来,我再次感受到了一次震撼那就是那阵法的上空的空间也扭曲了在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一个模糊的场景

        这场景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陌生了因为在很久以前的黑岩苗寨,恶魔虫消失的那一瞬间,我曾经看见过浓雾笼罩的山好像无穷无尽,偶尔出现檐角仙境,真正的仙境

        可是和上次一样,这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下一刻,让我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我看见空间剧烈的扭曲之中在我看不清楚的情况下一个盘坐的身影陡然出现了

        那是那是——师祖!

        我简直难以置信从来师祖都是以灵体的状态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的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可以看见师祖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

        “承一儿,我灵魂已不完整,等不了漫长的养魂你我命格相同所以今日借你力量一用好用上这昆仑降下平乱的力量”说话的时候,我看见师祖的灵魂朝着自己的身体的走去而我却不知道师祖要借我什么?

        在这个时候,我好像看见了希望,却也震惊不已,原来师祖真的还活着他的肉身就封印在昆仑要是师父,师叔们看见这一幕,将有多么的高兴?可惜想到这里,我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我们小辈还有一线生机,那师父他们呢?

        好像这个时候,**与灵魂的融合需要一定的时间师祖的身体还是盘坐不动

        山顶上发生的一切,却被所有的正道人士看在了眼中给予了他们无限的希望斗争还在继续吴天的脸色复杂,江一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只是过了几分钟又或许是过了十几分钟在这个时候的杨晟终于停止了挣扎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的样子很狼狈,但此刻竟然完全恢复了当年的容貌只是神色之间的疯狂更重了

        “我赢了。”他只是这么简单的说了一句或许知道时间不可耽误,竟然二话不说一道更大的命运之河出现在他的身侧然后朝着师祖和韦羽的位置席卷而去

        我不禁为师祖担心因为杨晟的力量此刻已经是我看不透的巅峰了却不想那个阵法闪动一股力量从阵法中倾斜而出一下子挡住了杨晟的命运之河

        杨晟的脸上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不甘心的调动命运之河一次又一次的朝着师祖进攻但力量全部都被抵消

        “那就我亲自动手!“或许知道师祖是这场战役最后的关键杨晟大吼了一声竟然亲自朝着师祖冲了过去

        这一下不是靠无形的力量就可以避开的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却看见师祖陡然睁开了眼睛,大喊了一声:“放肆!”

        说话间,师祖的身体长身而起一些轻描淡写的清风包裹让他的身体陡然移开了半米,避过了杨晟的拳头

        师祖真正的复活了!

        我的心一下子充满了一种难言的喜悦,还有巨大的委屈就像是一个小辈终有得到的长辈的依靠一般,可以尽情的倾诉了师祖给了我一个慈和的目光,然后再次轻描淡写的移动了身体,避开了杨晟的拳头

        这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因为杨晟的速度太快根本不能避开,只能硬碰却不想对五行术法运用到极致的师祖竟然这样就避开了,并且在避开的同时开始掐动起手诀!

        杨晟就像一个总也扑不到蝴蝶的小孩渐渐的神色中就有了焦急他可能没想到在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的情况下,依旧碰不到我师祖的一个衣角。

        而我师祖的动作根本就不带人间烟火气飘飘然,就跟真正的神仙一般

        “既然如此,只知道躲藏,你又奈我何?那我这就登上蓬莱去到昆仑我已经知道你是怎么回来的了。”杨晟大吼了一声,竟然放弃了攻击师祖他在这一刻也看穿了师祖并没有击倒他的力量只是凭借术法的优势,躲开了他的进攻而已。

        说完这句话,杨晟就头也不回的朝着孤庙跑去如果说那里是港口那么登上蓬莱,必定经过孤庙

        在这个时候,师祖转头看了一眼战场的下方看了一眼吴天,眼中全是失望的神色显然,杨晟能知道这些秘辛,绝对是吴天透露的。

        可是,师祖的脸上却没有惊慌的神情而是继续掐动着手诀

        而杨晟冲入了孤庙之中

        仐三说:

        这章很长,写久了一点儿还有最后一章,是结束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