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八章 蓬莱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八章 蓬莱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我真的只有最后的一丝生命力了所以一切的感知就变成了最低只能看见眼前的事情,听到耳边的事物但江一那仿佛穿透性的笑声却是如同魔音一般的贯穿入我的脑海。

        这是一个我灵觉也感知不到的人只能说他会让我本能的防备,却又不会完全的确定关于黑暗十七子的事我并不知道,但在洞穴中修炼时,秋长垩老会时不时的和我说起一些A公司的秘闻。

        大概也就是说过,A公司表面是一个公司,实际上也可能认作是一个门派,他们也是有自己的传承的。

        所以,他们有一批自己的传人个个都是顶尖优秀的但和正道的光明正大不同,或许有着更大的图谋所以,那一批传人的身份都是绝密。

        江一是一个把细的人,不然也不会如此嚣张的把那一张照片摆在了办公室,或许他摆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还有什么别的原因但已经不是现在快油尽灯枯的我能够探寻的了。

        而世间可能也只有我一个人有如此巧合的际遇见到了其中的三个人,可是要是江一今天不在战场上宣布他的身份,可能那张照片最多也只能让我确认他和A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毕竟A公司的标志到底是什么?这世间也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直到现在如果江一不说出身份,我也不能确定那半个字母是不是A?

        他们太神秘了也太强大了,强大到正道那么大的情报机构能打探到的都是有限。

        但,这一切还与我有什么关系?有些东西的彻底湮灭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奴隶制度的彻底消失,经过的历史也是一段长长的血泪史。

        就算这场大战最后的结果发生逆转,也不是能扳倒A公司的只是各种碰撞中一场比较重要的战役吧?

        可我始终笃定,会有后来的人追随我们的脚步一定是这样的!

        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代表着傻虎的那道金光射入了那座孤庙在那一刻孤庙的金光大盛,像是终于完满了一件事情

        在这个时候,那个始终不动的白衣人终于动了很怪异的一幅祈祷的姿势用道家的说法就像是上表天听,求天道赐福的样子?可是要赐予什么呢?

        我想不到到现在,还有什么可疑扭转战局的?

        显然那个神秘白衣人所做的一切也引起了杨晟的警惕,但他忙着敲动手中的那面圣鼓,好像每一下都很吃力,也顾不上那个白衣人

        战场的喧闹还在继续或者是生命最后的绽放和抵抗这一次正道的人杀的轰轰烈烈并没有一个人能冲上来,帮杨晟清扫一切的障碍,包括我这个将死之人

        鼓声在继续一声,两声,三声幻化的白玛圣洁的灵魂与天空中越来越亮的光芒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

        我的内心很沉痛我答应过路山的事情,我要怎么做到?七声之后,白玛的灵魂将被献祭,我就要永远负了路山

        这个时候,杨晟已经敲响了第五声圣鼓,在他的脸上已经展露出了一种即将胜利的表情带着好像‘心酸’的走过那么久,终究得胜的样子

        奇异的事情也发生了在这个时候,白雾中无形传来了一阵力量的风暴一下子包裹了那个祈祷姿势的白衣人那力量的风暴带着很神圣却也冰冷的力量,让承受的白衣人全身颤抖

        那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我用残余的生命力只是体验到一点点,都感觉到一股让灵魂颤抖的强大就算全盛时期的我,都根本不能比较的力量。

        ‘咚’,第五声的鼓声余音颤动好像这一次的鼓声分外的不同让人的心灵都在震撼在这个时候,我听见吴天因为激动,连嗓音都变得尖细的声音:“来了,来了要来了!”

        什么要来了?在这个时候,杨晟也激动的浑身发抖终于扬起了手敲动了第六下圣鼓在这个时候,白玛的灵魂也终于爆发了爆发出一股圣洁到极点的神圣力量,仿佛是在召唤孤庙之后的那道金光

        浓雾再次翻滚,就如同大海的波涛浓烈到连投向那个白衣人的力量都给淹没包围了

        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轰隆’的一声,明明那么震撼的轰隆的一声却又像是无声一般只是震开了层层的声浪接着,我看到了此生可能真的不会再重复的一幕

        一片巨大的阴影带着神圣的光芒出现在了孤庙背后的上空从那片上空传来了如同远古传来一般的兽的嘶吼又带着一股沧桑的荒古气息一下子把整个战场包围!

        那是我只是看见了一大片的阴影好大就像一百个足球场那么大或许还要大一些从扭曲的空间中而来层层的浓雾将它包围我根本看不清楚全貌,只是看见它的下方好像是坚实的土地,又像是无形的投影

        “蓬莱这就是蓬莱!登上蓬莱就能去到昆仑,它,它也要来了快,快敲鼓让蓬莱岛在这里停下。”吴天那再次变得尖细的声音兴奋到颤抖的出现

        在这一刻,我看见杨晟激动的全身发抖手扬起,就要敲动那第七下的圣鼓而我的灵魂和肉身也到了极限,最后的一丝生命里也真的耗尽了破碎,不可逆转的破碎就要来了

        就这样安天命了吧?我闭眼只是在这一刻,我应该想一些什么呢?这么一堆牺牲以后,依然无法改变的‘烂摊子’,是应该对后人内疚的吧?对不起啊让你们更加艰难了一些?

        我等待着自己的彻底湮灭却不想在这个时候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下子从背后抱住了我源源不绝的生命力,一下子包裹了我让我模糊的意志再次变得清晰

        我没有转头,可是从熟悉的气味我也知道是如雪!

        她,她没死?我的内心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忍不住笑容就挂在了脸上这算是诸多不幸之中最幸运的一件事情了吧?我想起她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抱着如月说的那句话,或许我需要她

        一只带血的手轻轻的抚过我的脸那是如雪重伤之后,历经了千辛万苦爬上来的吧所以手才会这个样子前一世总说对我狠心,总说要带着恨到了这一世,依旧是在我坠入绝境的时候,给我无限的支撑和安慰这就是一个女人的两世吗?

        果然,情这种东西能够穿越时间和空间,甚至穿越轮回的障壁。

        “我和本命蛊是性命相连的它几乎不灭,也给了我很强的生机,我没死就一定要来支撑着你,因为我活着,就不能见到你死。”如雪的话轻轻的在我耳边几句轻描淡写,并没有告诉我太多的事情。

        她成为了一个守墓人,把自己的一切关进了龙墓,守着一群怪物虫子她得到了它们的生机,好像生命显得更加寂寞一些有时候活着不是更痛苦吗?她在那个神秘的地方,好像也学会了一些东西吧不然如何传递生命里给我?不然不然又如何打发寂寞的时光?

        我们不需要知道彼此太多但我们只需要知道彼此相爱我吃力的把手放在了如雪抚过我脸上的手上轻轻的握住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她再一次用她的生命支撑我的生命?即便此刻已经是邪道大胜,支撑我,也不过是短短的瞬间她仍然愿意这样做!

        我只是遗憾,今生有这样的爱垩情,我却没有办法拿出回报了就算有生命力也阻止不了我灵魂破碎的过程如雪不知道我受了多么严重的伤?

        可我还是愿意去享受这短短的一分钟,或许只是几十秒已经是永恒了。

        风雪中,浓雾里她拥住我,我抓住她这样死去很幸福

        杨晟的鼓声就要落下第七下但在这时,忽然冲去了一个苍老佝偻的身影背后站着巨大的大力金刚的塑像一下子冲向了杨晟

        路山?是路山我的心里再次充满了惊喜路山也没有死?

        ‘咚’原本路山是没有办法撼动杨晟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身后那大力金刚的虚影让他冲过去之后,一下子把杨晟撞了一个趔趄杨晟原本敲鼓的动作被生生的打断一下子朝前扑了两步!

        “我X!”杨晟愤怒了一脚踢向了路山路山的身影高高的飞起却带起一窜张扬的大笑

        ‘咚’路山重重的落地了已经苍老的样子继续的望着天空大笑:“哈哈哈我怎么可能让你们献祭白玛,噗”说话间,路山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继续说到:“鼓声七声以后,白玛灵魂燃烧这样的圣洁气息唤来了蓬莱因为我的白玛她有资格去到昆仑最后被你们献祭的灵魂会剩下一丝残魂残魂不能登上蓬莱”

        “而”路山的嘴角在冒着鲜血他继续的说到:“而蓬莱没有接到白玛,不会离去你们要留住蓬莱只要圣洁的气息不散,你们就能留住那白玛燃烧灵魂之后,遗留的圣洁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散去是不是这样?哈哈哈”

        路山笑,他悠悠的说到:“我怎么能够让白玛的灵魂不完整?拉岗寺真正留下的圣器不是白玛做成的鼓而是这一座孤庙承一,你听见了吗?”

        天空中来自远古的兽吼依旧响彻着整片天空浓雾翻滚中的阴影原来就是蓬莱

        雪中,如雪依然紧紧的抱着我我的第一片灵魂碎片就要飘出身体她只能延续我这么久的生命了而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回应路山了。

        原来,一切竟然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