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七章 生命的最后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七章 生命的最后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天空即便灰暗,依旧是亮的片片的白雪落在脸上,可是身体的温度已经不足以将它融化。

        我觉得在白雪完全覆盖我以前,我的整个世界就会陷入黑暗吧?

        回想自己也有过几次生死的危机但灵魂破碎以后的魂飞魄散,那在临去之前会让我看见什么?

        山下的厮杀声依然在继续,明知必死,明知已经无法扭转还义无反顾,那是普通的嘲笑,却是英雄的信念

        雪花看起来是如此的温暖,却是冰冰凉凉没有一丝的温度或者,这种冰凉让我脑子分外清醒我开始想起了一件遥远的往事

        那是在江一的办公室那个秘密的办公室,我找他去要师父的资料,那间办公室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照片有一幅非常不起眼的合照上面站着十几个人,黑白的照片好像在诉说年月的久远上面有好像挺年轻的江一,还有一个人不就是那万鬼之湖的城主——宁智风吗?

        其它的人我没有印象只是那个时候的照片都喜欢落款,上面我清楚的记得有一行白色的小字上面书写的什么我忘记了,但同门两个字却是记得的。

        不是我刻意去忘记那张照片,只是因为江一在和我谈话的时候,手不经意的一挥,装着那张照片的相框就扑倒在了桌上

        所以,我在万鬼之湖和宁智风大战,心中总有一些不对原来是因为我在江一的办公室曾经不经意的看过那么一张照片就是因为我惊人的记忆力,才会察觉到不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毕竟就算记忆力再惊人,也想不起来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而江一掩饰的动作又太过自然如今我好像还能想起什么?

        在渐渐模糊的意识中我好像记得那照片的背景是一栋大楼,被人头遮住的楼体大门隐约有半个书写的很奇怪的字母,如今细想很像一个A字的半截!

        原来,江一是

        我忽然发现有些可笑,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想起了这么至关重要的一件往事,还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们都是年轻时候的容颜,太过让人忽略这些事情?无法对号入座?

        再一次的回想,我忽然又想起一个细节照片上有一个人好像,我似乎到现在也不敢肯定是我在飞机上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差点让我陷入梦魇的老者?

        “江一事到如今,你原来就是A公司埋在正道之中最深的一颗暗子江一,你就是A公司辛苦培育的黑暗十七子之一,是不是?”在我想起这一切的时候,老掌门颤抖的声音响彻在整个战场。

        我努力的仰头,看见的是站在那遥远处的江一漫不经心的的笑着说到:“承认了又何妨,你们到今天全部都得死,没人会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不是山字脉的人我真正的身份是命卜二脉。那才是我成为部门头领的原因,是因为这两样所学,才比较容易获得人的提拔老李一脉的命卜二脉算什么?”

        江一脸上全是轻蔑的笑这么这么讽刺!

        “江一你果然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在战场之中,珍妮大姐头就是一个全身浴血的女将,她悲愤的大喊了一声。

        原来,这个真正看不见的敌人是江一?什么是黑暗十七子?那才是江一真正的身份吗?

        “珍妮,你今天注定会死在这里你这个老是爱教训我的女人,很多次,我是想亲自动手杀了你现在看来不用了。你也曾经怀疑过我吧可惜,你也是个太讲感情的人,又不忍心怀疑一个相交了那么多年的人吧?太讽刺了,哈哈哈”江一笑的很轻松,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那般。

        黑暗十七子原来正邪两道的博弈暗涌这么的深可是这一切和我还有什么关系呢?

        大时代揭幕的一战,原来是如此让人悲伤的一战我只是但愿,这个师父口中的大时代来临之后还有更多的英雄出现,将前仆后继的带领着人们真正的走向灵魂的光明

        “杨晟,就是现在!鼓敲七声献祭白玛!”在我无尽的悲哀之中忽然疲惫的吴天垩大喊了一声!

        他还要控制鬼帝毕竟邪恶的东西都是一把双刃剑鬼帝如果不受控制一样会攻击他们鬼帝没有认主一说

        这些都只是瞬间的事情但什么是鼓敲七声?在这个时候的杨晟已经立在了孤庙的门口那个带着面具的白袍人如同没事一般的站在孤庙大门的旁边,杨晟或许因为时机的原因,也来不及理会那个白袍人

        他喝下了藏在手臂之中的紫色液体整个人又再一次的变形,原本已经恢复正常的他再次变成了之前那需要面具和包裹严实的衣服遮盖的样子,甚至更加的丑陋恐怖身上的肉简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蠕动这根本就是正常人无法接受的样子。

        我是不懂鼓敲七声的意义但总是懂得献祭白玛的意思?是什么东西需要献祭白玛?这个时机又是什么时机要到了?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那片天空滚动而来的白雾更加的浓重混合着飘飘的白雪原本在孤庙之后亮光大盛的天空更加的明亮在明亮中仿佛透出了隐隐的金光

        空间扭曲的更厉害比起当时召唤鬼帝而出时候那种空间的扭曲厉害不止千百倍就像有一个真正了不得的存在要出现了

        在这个时候,我的灵魂破碎的厉害但还勉强的相连,让我不至于意志消失但我知道,当破碎一旦开始的时候那就像龟裂的玻璃遇见了外力,会正体一下子崩碎,而不是指摔碎一小块

        而我的身体也在剧痛我感觉到每一块肌肉都在破碎的感觉,我想当我灵魂破碎的时候,我的整个身体就如同被拍散了肉筋的肉块吧

        这个形容我还能笑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逝去的人都在前方等我但在这个时候,我身体垩内一直沉睡的傻虎,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从我的灵魂中一下子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咆哮之声然后猛然的站起。

        傻虎一直都与我生死与共在我无数的战斗生涯之中,它立下了不可估量的汗马功劳而且它才是真正从我出生起就伴随着我成长的兄弟为什么这一次的战斗它一直在沉睡?

        在这个时候,醒来的它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变回了最朴实的白虎的模样但不同的是,身上的皮毛有一种无形的光泽在流动,让人感觉它好像一只金属铸就的白虎牙齿和爪子给人以无形的压力

        我虽然灵魂破碎,但依旧感应的到傻虎之所以变成如今这幅模样,是受到了这里某种无形物质的滋养但是是什么,我并不清楚?

        在这个时候,傻虎带着担忧和无限留恋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这是什么意思?我看见在灵魂的世间中,它朝着破碎的我舔了一下然后既然决然的开始吸收我生命里残留的生机

        傻虎这是什么意思?最后要亲自动手杀了我吗?

        可是,我没有任何的反抗我信任它

        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杨晟带着一种狂热却又怪异的虔诚的声音,敲响了手中的那面圣鼓在这个时候,圣鼓的鼓声变得平常,再也没有伴随着梵唱可是白玛的灵魂再次清晰的出现

        她灵魂的圣洁仿佛与孤庙之后那道亮的刺眼的天际有这奇妙的共鸣伴随着阵阵的鼓声天际好像扭曲破碎了一般却又看不到任何的裂痕我只是在这个时候,清楚了一件事情,就是那浓重的白雾原来是从那里来的

        鼓声一声又一声我残留的生命力已经不多被傻虎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吸取之后只是很快,傻虎就完成了这件事情只留给我了最后一丝生命力,让我保持最后的清醒

        接着,傻虎再次留恋的看了我一眼没有用意识和交流什么可是那一眼的内容却饱含了太多不舍还有留给我一丝生命力的最后一丝赌博在其中。

        可是,在赌博什么了?傻虎没有给我答案而是化作了一道流光挣脱了我的灵魂,一下子从我的灵魂深处飞出

        傻虎是要战斗吗?傻虎不要去我在灵魂中呐喊,可是傻虎哪里会理会从我的灵魂中飞出以后

        它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光原来,这金色的流光是?!

        是它们?

        慧根儿的龙血,我们老李一脉的伴生妖魂,肖承乾的蛟魂,强子的梼杌之魂,陶柏的朱雀之羽原来是这些!

        怪不得路山,如雪和如月没有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