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六章 绝境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六章 绝境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灵魂的核心是意志,而意志的爆炸最是能够刺激灵魂

        我不知道道童子怎么样做到的可能这种要用湮灭意志刺激灵魂的秘法,他也无法在记忆之中留给我或者,是不想到最后,我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选择了这样一个方式去战胜杨晟

        道童子不是怕死的人,这一点我是坚信的或者,他是留给我了一个信念我不用这样方式,我也必胜的信念。

        信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在道童子剩余的意志爆炸以后,我的灵魂如同再一次被点燃,沸腾的如火山岩浆一般大量的天地之力再一次的涌向我让我有了更多的力量去冲开穴窍

        道童子去了,但从他那里,我知道我其实身处在空间的交界,在这里的天地之力尤其的汹涌否则凭借我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和杨晟一战的。

        在这里,比我强大的人多太多但要找出一个灵觉比我强大的人,恐怕没有!

        而天时地利人和一般师祖的秘术只能靠灵觉来发挥,而老李一脉的秘术却往往有着越级而战,扭转乾坤的作用否则也称不上是昆仑秘术。

        在这片特殊的空间,没有人再可以比我做的更好了即便是老掌门,即便是珍妮大姐头而我,也只有在这样一个地方,才能爆发到如此的地步。

        这难道就是最终让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吗?

        可是,容不得我多想承心哥那细细密密的蓝色细针忽然朝着我‘奔袭’而来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密密麻麻的钉满了我的灵魂

        其实,我的灵魂随着战斗,已经开始慢慢的龟裂即便没有到完全破碎的地步,也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伤势了因为灵魂的损伤几乎不可逆,除非天地间的圣药就算是圣药也不可能弥补这样的伤势

        可是承心哥的蓝色细针却是钉在破碎处化作了一道道潺潺的细流,恰到好处的填充到了灵魂破碎的地方给了我无限的滋养。

        但承心哥他?

        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又再次出现我转头看着承心哥他的整个人呈现一种异样的憔悴这种憔悴不是肉身的憔悴,而是来自灵魂深处那种已经油尽灯枯的憔悴。

        “术名补天补人之灵魂如同补天以己身灵魂为引,铸造灵魂之针老李一脉医字脉秘术,我一上山就知道我要完成的是这个。只不过,我撑不住了,很想睡很想承一,你守住。”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承心哥忽然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的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还是那春风一般的笑容,然后垂头,闭眼就这样仿佛永久一般的凝聚在了脸上!

        “不”我大声嘶吼了一声到底要怎么样?上天安排真的要一个个的离开我,一个都不剩才算是卫道吗?为什么能够那么残忍?

        那个初见的聚会一次次生死之间的冒险他永远带着春风一般的笑容如今还能对我再笑一次吗?

        可是,容不得我多想忽然从天地之间涌来了一股绝大的力量将我包裹如同温泉一般的舒服,如同暖阳一般的温暖在急剧的填补我**上的暗伤与创痛

        承清哥我慌乱的转头在这个时候,杨晟冲过来,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身体急剧的抛飞听见杨晟轻蔑的声音:“在这种战斗中,都能分神可见有些时候,感情是多么的可笑。”

        说话间,杨晟朝着我一直死守的孤庙冲去那一面圣鼓又被他拿在了手中。

        我是真的很可笑吗?最后一个仅剩的最后一个欲哭无泪的痛苦他们一个个的离开仿佛将我所有的岁月都葬送再不留一丝痕迹

        就算我坚强到惊天动地也抵挡不住这一刻的崩溃!

        “术名回生以为之灵魂点亮轮转之铜灯,借来混沌之中最初的一缕生命力承一,这也是我一上山就要做的,你守住我累了,看看还能不能追上承心。”承清哥的神情依旧清淡只是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就静静的扑到在了雪地里。

        承心哥是在等着他吗?最后的最后他们也离开我了吗?

        ‘咚’,我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杨晟的身体刚好从我的身前冲过我一下子从雪地里扑了起来用我自己也不相信的速度,一下子抓住了杨晟的脚踝在那一刻,我知道我的眼睛通红。

        杨晟在淬不及防之下,被我猛的抓住整个人一下子控制不住朝前扑去我一下子惊天的呐喊了一声感觉喉头被伤痛逼出的一股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我大吼到:“杨晟,我要你死!”

        这是泣血的呼唤在那一刻,又是一股汹涌的天地之力朝着我不要命的扑来‘蹭蹭蹭’,一种我自己都想不到的速度在疯狂的冲开穴窍

        我一口吐掉口中的鲜血带着无比的愤怒,一下子从雪地里冲了起来翻身压在了杨晟的身上那种说不出的愤怒让我一个仰头,然后狠狠的朝着杨晟咬去

        好硬!他身上的肉好硬差点崩碎了我的牙齿可是,我恨呐几乎是拼尽全力的从杨晟的腹部咬下了一丝肉

        “啊”杨晟也发出了一声怒吼,剧痛让他的力量一下子爆发,掀飞了我

        我刚一落地就一下子冲起来,朝着杨晟疯狂的冲去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了!!他们全部都死了在最后的最后,从承清哥和承心哥的身上也爆发出了两道金色的流光,朝着我身后的孤庙冲去

        我恨死了这金色的流光是要提醒我,他们又走了吗?

        ‘嘭’,我和杨晟再次碰撞在一起这一次是势均力敌的争斗了是承清哥和承心哥用生命的代价,是道童子用燃烧意志的力量,让我承受了更多!

        惊天动地的战斗并不比在那一边雷公虚影和鬼帝的战斗差劲命运之河不停的和天地之力幻化的各种力量碰撞我和杨晟从天上打到地下有时候是接连碰撞的几十拳,有时候却是像地痞无赖打架一般的在地上翻滚!

        我的脑子一片混沌巨大的愤怒和悲伤已经真正的将我淹没原本被修补好的灵魂和**随着我不停的索求力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破碎

        死就死吧魂飞魄散也好!只要可以我的愤怒让我破釜沉舟的踏上了一条是悬崖的绝路但如果跳下去,能换来值得,又有什么不值得跳下去的?

        讽刺的是我借来了我自己都计算不清的力量却是经过了好久的时间,和杨晟的拉锯战

        我看见雷公的虚影终有开始变得黯淡老掌门所说的时间终有是要到了吗?我不能再次耽误了我再一次的呐喊,如果意志可以燃烧就再借我一些力量吧!

        只要再一些在这样的愤怒当中或者是老天的怜悯,又是一股天地之力灌注于我伴随着灵魂第一声破碎的声音,我又冲开了一个穴窍!

        整整100个穴窍我做到了这一步我大吼着一拳狠狠的轰向了杨晟杨晟终于在这一次开始急剧的后退我终于有了碾压他的力量!

        在这个时候,杨晟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惶恐的神态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而我却是冲过去,一把抓住了杨晟拳头如同雨点般的朝着杨晟落去

        最后的意义我心中剩下的只有这一句话只要我只要我在这里彻底的消灭了杨晟

        “陈承一,没有时间了最后,请求你守住杨晟”在这个时候,忽然从山坡之下传来了老掌门的声音

        什么?!我只求多一些时间的因为杨晟的肉身如此强大就算碾压式的力量,要杀死他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我难以置信的转头看见的却是雷公的虚影渐渐淡去满是伤痕的鬼帝在耀武扬威的于天空之中嘶吼杨晟势力那边传来了惊天动地欢呼的声音然后那些阵中之人开始纷纷朝着这边的山坡冲来

        正道的大阵只剩下百十来人还疲惫的活着珍妮大姐头仿佛宿命般的站起来,说了一句:“跟着我冲,等待着最后的时间鱼死网破吧。”

        真要到这一步?我的心中说不出的酸涩明明就有可能守住的啊

        在这个时候,杨晟张狂的大笑起来而老掌门的声音再次传来:“承一,困住他只要半分钟就好!”

        在风中,我看见老掌门的身影了他站起来走向了那块大石,拿出了那一个精密的电话

        我明白了心中带着无限悲痛的明白了我一下子冲过去,死死的抱住了杨晟杨晟在剧烈的挣扎可是有什么用?!至少半分钟,困住他我是能够做到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真的是最后的最后了吗?杨晟的怒吼在我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大笑他在笑什么?

        我的灵魂不可逆转的开始层层的破碎肉身的暗伤也终于爆发鲜血喷涌

        在模糊中,我看见老掌门的神情忽然变得绝望手中的电话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在远处杨晟的人马中走出了一个根本就不引人注目的身影

        手中拿着一部电话缓缓的摘下了面具接着,他有些充满嘲讽的声音,用道家的吼功传遍了整个战场:“有些可惜呢?直接打到我这里来了但很抱歉,不能行动。”

        江一!!!我的心一下子也跟着变得绝望了怎么能是他?江一!!

        杨晟张狂的大笑忽然伸出一只手臂,残忍的撕开了它一瓶炫目的让人头晕的紫色液体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对我说到:“陈承一,你从来就没用赢的机会。”

        说话间,他捏碎了那个装着紫色液体的瓶子那些紫色的液体全部被他倒入了口中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急剧的碰撞一个用力,就彻底的甩开了我

        我重重的跌落在雪地当中看见天空中光明大盛不知道从哪里涌现的大雾一下子包围了整个战场

        “是时候了”杨晟这样说到,拿着圣鼓,大步的朝着孤庙走去

        风雪之中,我的生命在快速的流逝只剩下一首歌在我耳边反复的回荡这就是最后的最后吗?

        什么都不是

        我们什么都不是

        只是被遗忘在世界的一个角落

        要爱

        只能够向上天乞求

        不论是什么年代

        为什么伤害

        人性随手可买

        随手可卖

        风不断的吹起

        你眼里的怜爱

        我看着我爱人

        仿佛看着更爱的人

        风永远吹不停

        我闭上眼去想

        忍不住放声的哭

        第一次我感觉

        我的无能为力

        有谁看得清

        有谁可以看得清

        在人与人之间珍贵的感情

        去爱

        学着去爱别人

        学着尊重别人

        不管他的地位

        不管他的语言

        他的颜色

        风不断的吹起

        却吹不断伤害

        我看着我爱人

        心疼我们更爱的人

        留一盏风灯

        仿佛看见你

        流着眼泪

        风永远吹不停

        老天爷,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结局,真正的结局吗?还会有多少后来的人,踏着我们的脚步走上这里,再一次的抗争呢?

        我觉得我累了我就要沉睡了师祖,为什么你到最后也没有出现?

        心中回荡的歌声中,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