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五章 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五章 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一切都很平静,没有咬牙切齿的对骂,没有任何疑问的对话,甚至连呼吸的节奏都没有变化杨晟冲向了我,我也冲向了他。

        这就是最后的一战吧?我无法想象如果我失败了,还有什么可以阻止杨晟?

        ‘咚咚咚’,脚步踩在薄雪覆盖的山巅飞扬起的雪泥呼啸的北风,片片的雪花就要迷乱人的视线

        第一步,冲开了7个穴窍

        第二步,漫天的天地之地灌注一道无形的力量将我围绕

        第三步,还可以更加的疯狂冲开它,继续身体发出爆豆一般的脆响,穴窍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连续的被打开

        第四步,杨晟周围环绕的命运之河朝着我俯冲而来我身侧的天地之力也朝着杨晟撞去两方碰撞,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仿佛这样的力量已经是禁忌,一道电光在碰撞的中间闪耀

        第五步,我的身体好像已经到了极限,可是不够还不够,穴窍继续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被打开感觉到了皮肤的刺痛,无数的血管爆裂鲜血瞬间将洁白的衣袍染红

        “陈承一,你打不过我的!走到了这一步,你注定失败!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力量是你们眼中所谓神的力量。”杨晟冲着我大吼,再一次的他身侧的蓝色命运之河形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朝着我扑来。

        “粗糙。”我只是这样回应了一句身边的天地之地化作了无数的电闪雷鸣,朝着蓝色的大手冲去。

        天地之力是什么?是五行,是阴阳是任何形态的力量,所以任何的咒语一引动,就会化作任何的力量前提是能够被灌注天地之力!

        这不是我的认知,是道童子在这个时候爆发的意识终于是他累积的道术,和最让人羡慕的天分爆发了他没有多余的任何意志的表达,但我明白,他在对我说,这一刻,他将与我同战!

        ‘轰’漫天雷击之下杨晟的大手被陡然轰散命运之河倒卷,重新回到了杨晟的身侧。

        面对我这样的迎头一击杨晟的神情愤怒,再次冲着我大吼到:“陈承一,仗着道术精妙吗?那这样如何?”

        奔跑之中,杨晟的右脚猛地的朝着地上一蹬巨大的反震力,让他从大地一跃而起高高扬起的拳头,如同巨大的铁锤,朝着我毫不留情的砸来!

        “风来!”我的神情不变又是三个穴窍洞开骨头都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三十七个穴窍的洞开仿佛告诉我这已经是极限,可是就是极限了吗?

        一句风来天地之地瞬间化作疯狂的飓风,拖着我的身体朝着杨晟猛冲而去在这个时候,洞开穴窍的大地之力才朝着我的身体疯狂的灌注而来让我感觉整个灵魂和整个肉身都在疯狂的被挤压!

        “来啊,来啊”杨晟恶狠狠的冲着吼,仿佛他才是压抑了许多年,受尽了委屈的那一个人!

        “谁不来?来啊”在我眼前,仿佛是一个个我亲爱的人们倒下的身体,在我的身后仿佛背负着他们所有的目光我也疯了!

        ‘嘭’拳头碰撞整个山巅都在震动地上的积雪扬起,飘散成雪雾飞扬在我杨晟之间!

        “再来!”杨晟疯狂的大喊!拳头朝着我的胸口狠狠的砸来。

        是啊,那么多仇恨一拳怎么够?面对杨晟的拳头我疯狂的再次迎击尽管第一拳我就知道了我的力量不如杨晟,除非我再疯狂的冲开穴窍!

        和他对碰的滋味,就像血肉的拳头击打在铁板上一般坚硬的疼痛,反震的力量,让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可是有退路吗?没有‘嘭’‘嘭’‘嘭’,我和杨晟的身影在空中地下不停的纠缠拳脚不停的碰撞!整个山巅就如同发生了地震一般的在颤抖

        不够,不够啊我的鼻腔口角全部都在渗血,也不知道是因为各种承受的力量都到了极限,还是和杨晟对撞的反震力总之,相比于他,狼狈的是我!

        “知道什么是神的力量吗?那就是我的肉身力量来自昆仑,灵魂力量也来自昆仑!”说话的时候,杨晟的一拳狠狠打在了我的脸上大地之力被震的粉碎,我感觉我的牙齿在牙槽中松动我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我不知道什么是神的力量,我只知道,你从离开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忘记你还是个人了。”我的一拳也狠狠的在了杨晟的鼻子上没有人类的鲜血涌出,只是一种泛着紫光的黑色血块在鼻端凝结。

        “愚昧的永远是愚昧的凭什么人就不能更上一层,我就是最好最好的例子,原地踏步是最可耻的落后。”杨晟的一脚狠狠的踹向我的胸腹

        我一把抱住了杨晟的脚,一张脸涨的通红脖子上青筋凸出,我们在角力,我从牙缝中蹦出一句话:“用人命来前进吗?连生命都不懂尊重的人,谈什么生命的进步?”

        终于我掀开了杨晟的脚,但巨大的反震也让我同他一起同时后退了几步命运之河的河水朝着我汹涌而来我身旁的天地之力化为了一道巨大的水汽,朝着他的命运之河翻卷而去!

        如同天空中刮起了一道水龙卷碰撞之下,朝着遥远的天际呼啸而上

        “一将功成万骨枯!你的仁慈是愚昧!”杨晟再次吼叫着朝我冲来。

        “那是一将的功成那只是他一个人的!踩着别人的因,终将世世还人的果!看那边的鬼帝,那样的存在不是最好的讽刺吗?”我也吼叫着朝着杨晟冲去

        ‘嘭’,又是一声巨大的碰撞杨晟倒退了一步,而我却蹭蹭蹭倒退了三步

        “成败论英雄!你常说天道天道若是如今天道让我赢,那就说明你是错的。”杨晟大吼了一声,如同街边混混打架一般,再次朝着我冲来。

        “打过再说。”我怎么可以输给他我红着眼睛又一次的朝着杨晟冲了过去。

        我要力量我需要力量!我怎么可以输?在我心中几乎是泣血般的在嘶吼尽管我知道有的黑暗并不是一时的笼罩大地那需要好多代的努力,才能蹭蹭拨开那黑暗,看见那天际的光明就算今时今日我倒下了,后来也会有人踏上前辈用鲜血浇灌的路。

        但是,那么多那么多的牺牲已经刺痛了我的心,如果不是拼到魂飞魄散,血肉尽散,我怎么可能甘心?

        “如今承受的力量已经是你的极限,一旦灵魂完全的破散,你整个人也会灰飞烟灭。我和你一起灰飞烟灭最后再能坚持五分钟没有多余的力量可用了。”在这个时候,道童子的意志也分外的清晰,他在提醒我。

        可是我不甘心,我怎么能甘心?若意志之火,可以烧灼整个天际我愿意用我到这一刻也不愿意屈服的意志来换取更多,即便不管是道童子还是陈承一都像不曾存在过一般,我也甘愿你甘愿吗?这一世的我替上一世的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甘愿的这一世人的情谊和牺牲才让我看清楚了什么是真正的大道白活的一世如何能覆盖这一世这一世才是让我真正悟道的一世,力量是没有了,因为我们是利用秘术彻底的燃烧了生命与灵魂,凭借着天生强大的灵觉引来了天地之力才换来了与所谓真正的昆仑之力一战的资格。

        但,我的意志与你同在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没有道童子,只有陈承一道童子的意志早该随着魏朝雨的灵魂而去了。

        “吼”我大呼了一声再一次的碰撞,是那么的疼痛,杨晟的力量让我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可是我在坚守,我在坚持这就是我的骄傲我有一种痛快的感觉

        “让开!陈承一,我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杨晟冲着我大叫。

        “不让!踩着我的尸体过去。”我提起拳头再一次的朝着杨晟冲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了一种真正的融合属于我和道童子的,所有的记忆在快速的翻篇,道童子的经历,道童子的一切都如同复制给灵魂一般的挤入我的灵魂!

        “人说,得大道将融合千百世轮回的意志锤炼成一世水晶剔透之意志终得圆满,跳脱轮回你我前世今生也总算窥得一丝天道,两世融合从此不分彼此,熔炼了一颗道心之基,就算魂飞魄散,也算近了那天道我的意志不算消散,变成了你那剩下的残余意志就在最后一刻借你力量吧。”

        道童子的声音在此刻无比的清晰于此同时,雪地之中亮起了四十九盏铜灯上面摇曳的是四十九朵蓝幽幽的火焰,就如同灵魂。

        而承心哥也睁开了双眼,身边浮现着很多根细小的蓝色细针也如同是灵魂铸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