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二章 激斗之路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二章 激斗之路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又是金色的流光我的心已经痛到了极点!那不是代表着承愿?在我耳边,我听到了压抑的哭泣声是承清哥的声音!

        这个时候,在我身边,就只剩下了承清哥,承心哥还有那个神秘的白袍人了,承清哥和承心哥一直守在我的身边,而神秘的白袍人似乎不受这压力的影响,甚至还在我的前面甚至他还可以在如此的压力下,用走的。

        只是他有些漠然的样子也不为此时的惨剧有任何的动容,也没有说伸手让我的速度更快一些,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

        我顾不上她只是目光落在我两个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师妹,美丽而无辜的脸上此刻,是不是没有那么好看,充满了血污的脸,睁着已经无神的眼睛你们会在意吗?

        或许,已经顾不上在意了吧?这样心中可曾圆满?

        我想应该没有吧?最终还是没有等到那草原上的婚礼吗?

        承清哥压抑的哭泣声依旧在耳边,同样是飘着大雪的天气应该是大雪了吧?不知道为何雪就下成了这个样子就如同好多年前的那个冬天,承愿跟着我走出那个院子的天气在那个时候,纷纷扬扬的雪中,我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我肯定没有勇气将你从家中带出。

        可是,你却是就这样,无怨无悔,甚至充满期待的和我走了你是否想到你的人生,连一场婚礼都成了奢望?

        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我已经哭不出来,因为已经不会流泪,只能流血了我懒得去擦去脸上的血迹,那温热告诉我,这痛苦的一路到了这里,我还是流着血泪,是痛到了极处吧。

        “哥,我去和强子一起。”陶柏羞涩的声音在风雪中传来没有路山的声音,只是听见一秒钟后陶柏跑下去的声音。

        下山的时候很容易只要停下来,不再前进,压力就会变小但只要前进,那压力会无限的变大,这条路是在暗示人生吗?

        我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个但下一刻,在伴随着两声惊天动机的大吼之后,我听见了两声剧烈的碰撞之声

        强子和杨晟终于碰撞在了一起在这种时候,随着他们的碰撞,在他们身侧的漫天飞雪都纷纷爆裂了开来

        ‘咚’两个人同时落地杨晟退了一步,强子‘蹭蹭蹭’的腿了三步但好歹稳住了身形!

        这是这场大战出现后,唯一能和杨晟对上一拳,还保持如此优势的人强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还来不及细想在这个时候冰冷的雪天忽然感觉到温度开始陡然的升高我看见陶柏站在杨晟十米开外的地方在一点一点的拍打自己的身体,每一下拍打,都伴随着一声闷哼的声音好像非常的痛苦

        但也随着每一下拍打,温度在急剧的升高

        “哥,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拖延不了太久,我不想你看见还不能自控的我”在这个时候,忽然强子转头对我大声的说了一句。

        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杨晟不等强子说完看见我已经越来越接近孤庙,忍不住再次大吼了一声朝着强子冲了过去。

        强子的话被硬生生的打断只能迎着杨晟再次战斗在了一起他们的速度极快,拳头的碰撞猛烈无比只是短短的十秒钟不到的碰撞,就响起了如同战鼓一般密集的‘噼噼啪啪’的声音或者说,那声音就像是擂响了战鼓中间夹杂着陶柏痛苦的闷哼声。

        在这个时候路山已经开始行咒这一次路山没有使用道家的术法,而是使用的我类似于密宗的术法那咒语的声音充满了某种奇特而古老的韵律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陶柏既然已经要战斗了,路山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哥”在战斗中,强子痛苦的对我大喊了一声然后说到:“你快点冲上去吧,我要与他同归于尽。”

        为什么强子要这样?我的全身都在颤抖我什么都不能思考,只是想到了那一句要同归于尽

        在这个时候,强子的身后再次浮现出了那道我曾经见过的虚影,我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是梼杌凶名在外的梼杌!

        从梼杌出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强子所说的控制不住自己了是什么意思?想起强子大变的性格,就是因为它的存在完全的释放,他是不是怕自己会成为杨晟的帮凶?

        ‘吼’‘吼’接连不断的兽吼响起之时,强子全身的衣服爆裂开来突然膨胀的力量,需要大量的肌肉来‘装载’,强子在那一瞬间,变成了和杨晟一样强悍的身形。

        在这个时候,杨晟第一次在**的搏斗中落了下乘不管是怎么样的改造,他不会是上古凶兽的对手!

        这是这场战斗中唯一的一次痛快在强子爆发以后,杨晟第一次被人用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但我心中充满了不安和疑惑,我一直以为强子的情况大不了和我们老李一脉相同是凶兽的魂魄寄居在他的灵魂

        但寄居灵魂怎么可能引发肉身的改变?我发现我好像被隐瞒了什么祖巫十八寨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

        可这是我在此时能思考的问题吗?在这个时候,强子的喉咙里发出了完全不似他自己的冷笑之声跳跃起了好几米高速度快得就像一阵风一般,一下子重重落在了杨晟的身上

        ‘咚咚咚’,拳头如同雨点般的落在杨晟的身上强子的笑容越发的残酷,在这个时候他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人类能够想象的范畴,手段也是残酷的根本没有一丝人类的风格

        他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在打击杨晟而是一边用拳头使劲的捣向杨晟的伤口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撕扯着杨晟的伤口

        杨晟在这种打击下,发出了惊人的惨叫声脸上的神情变得犹豫好像在挣扎着什么,又不甘的样子

        在这个时候,强子一边这样疯狂的打击着杨晟一边发出不正常的‘哈哈’大笑终于在杨晟的惨叫声中,他被强子撕下了一块肉在这个时候,强子似乎挣扎了一下但下一刻,竟然毫不犹豫的把肉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大嚼了起来!

        莫名的,就像咀嚼一块干木的声音有一些泛紫的汁液从强子的嘴角流下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眯了一下,神情忽然变得陌生无比,好像吃出了什么秘密一样也是在同时,强子自己挣扎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明显

        “全部帮我,哥,冲上去!”强子忽然抓着自己的脖子发出了这样的呐喊痛苦至极。

        杨晟趁着这个强子不能自控的空挡忽然一个用力,大吼了一声,一下子掀起了强子那面圣鼓就悬挂在他的腰间依旧是那样平凡而老旧的样子但是上面却没有一丝的变化!

        虽然经过了连番大战,唯一伤及他全身,磨破他全部衣衫的也只有承真的那次攻击我心中其实担心那面圣鼓,那毕竟是路山一生的愿望可也不知道当年制造它的喇嘛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这面鼓竟然完好无损。

        而杨晟在此时看了一眼我终于露出了疯狂的神色举起了那面鼓大吼了一声:“那就提前的来吧!”

        什么东西提前的来?我根本就不明白却见杨晟一下子举起了那面鼓,作势就要敲打下去尽管他的脸上也充满了某种遗憾不甘的表情可是,他好像也没有退路的样子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阻止杨晟他的手重重的落在了那面圣鼓之上随着一声沉闷的鼓声孤庙的周围空间忽然扭曲的异常就像孤庙本身就变形了一般

        而随着这样的变化落在我身上的压力也陡然增大大到我快承受不来了一般

        至于我身边的承清哥和承心哥则更加直接的发出了一声闷哼,那样子就要承受不起

        谁也没有想到杨晟会来这一招,预示着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在这个时候,这片山坡的天际发出了不正常的火红一声清越的鸟鸣之声,忽然响彻了整个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