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一章 无悔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一章 无悔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懂承真最后一杆阵旗的意义只是听见风声中传来了承清哥低低的一声压抑而悲伤的叹息

        在阵旗落下的那一刻承真瞬间就全身僵硬了在这个时候大地震动,好像有大量的力量喷涌而出在这个时候,这些力量集中在了一起,一起涌向了杨晟所站的地方!

        接着,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震动,感觉就像是杨晟所在的那个位置爆炸了一般!

        他的脚底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缝无数的碎石滚动,直接砸在杨晟的身上瞬间就将杨晟埋没

        承愿那方阵印,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束缚住杨晟有了我老李一脉的合魂秘术承愿对元家祖传的阵印,其中的蛟魂结合的更好,所以,这个镇垩压之印发挥了极大的威力。

        在这个时候,我好像隐隐约约也知道了一些关于小师姑的事情好像她拜入我们老李一脉,所学的是山字脉完全不同的一种传承,这其中也和阵印,法阵有关但后来发生了变故,师祖失踪导致传承不全。

        后来,小师姑的传承好像留给了李师叔如今看承愿出手的手法好像已经修的了一些小师姑的传承。

        我是如何忽然知道这些的,我不明白难道是师祖?

        可现在显然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只因为杨晟消失了陷入了大地的裂缝当中被碎石所掩埋了,难道承真和承愿联手之下,杨晟终于?

        在这个时候,我再傻,也知道承真利用阵法,动用了大地之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毕竟山河法阵,就算陈师叔来布置也需要大量的时间甚至还需要一些人手来帮忙,才能勉强布置就好比黑岩苗寨的那一场大水

        承真无论如何在阵法上的造诣是不能喝陈师叔相比的,道家的一切法术都很公平,如果想要越级做事或者动用比较禁忌的力量,就需要付出代价代价不够,无论如何也不行!

        这样的大地之力,显然就是禁忌了,连道童子所在的世界都是禁忌更何况承真的法力也支撑不了。

        所以,此刻的承真依旧是盘坐在阵法前一动不动我也不知道她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恐怕这些只有与承真所学稍微想通的承清哥清楚否则他也不会发出这样的叹息

        但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见承真忽然就倒在了地上,神色平静在这个时候,同样是一道金色的流光从承真的身体飞出朝着那座孤庙飞去!

        “承真。”我忍不住失声的喊了一句,眼前又弥漫起了一层血色眼睛再次传来刺痛的感觉。

        我想起了我最无依无靠的那几年跟在了王师叔的身边,还有这个师妹给了我孤独飘零的内心无比的安慰她很依赖我这个大师兄,可是那么多的岁月,反倒是这个泼辣的师妹给了我无尽的支撑,可我

        在我孤独的时候给予慰藉在我要冒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陪我上路如今,她竟然这样无声无息的倒下了?

        我好害怕见到那道金色的流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它每一次出现,就意味着我要失去一个我所在意的人

        承真没有回应我,美丽的大眼在这一刻神采已经黯淡可是她看着的位置是肖承乾倒下的位置曾经,他们说过,要在那雪山一脉的草原上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在停下来以前,承真对我说,她想要早点儿去陪肖承乾,这么一前一后就是承真最后给予的态度吗?

        我好像看见在风中,肖承乾牵住了承真的手然后两个人笑,同时转身朝着我挥手接着就一起牵着手走向了我看也看不见的天际远方

        不,不要走我有些失声,声音都嘶哑的再次喊了一句:“承真肖承乾,你们要走哪里去?”

        在这个时候,承清哥对我说到:“承一,刚才承真放下最后一杆阵旗的时候,就已经献祭了生命力她不会回答你了,你继续朝前走吧。”

        朝前走啊每个人都让我朝前走!我的嘴角荡起一丝自己也说不清的笑意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孤庙就已经在眼前了,我只要向前爬个五六米,我就能触摸到它。

        可惜的是要到孤庙,就只能走这一条小径剩下的不到20米的路,感觉像隔了无数个天堑,每一个天堑的深处,都是我爱的人的生命

        我朝前走我已经站不起来了最后的距离压得我一下子趴下了

        如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放开了我的手我努力的朝前爬着,我回头,看见如雪含着泪,朝我笑,如月挽着如雪的手站在她的身边

        杨晟不是已经?其实这是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事实

        在这个时候,天地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声乱石飞舞落在地上,发出了沉重的砸地之声,所有的人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一声仿佛大浪拍案的声音响起一道巨大的蓝色河流一下子盘旋在这个山坡的上空!

        “啊”是承愿发出了一声惨叫,因为与她性命相连的阵印在瞬间就被那巨大的蓝色河流吞没,被巨大的力量挤碎最后只剩下一点残余回答了承愿那里

        性命相连的阵印之魂受到了如此的重创承愿自然会受到牵连,在阵印被挤碎的瞬间,一口鲜血就从承愿的口中喷出

        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大地裂缝的边缘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尸吼之声一个身影爬了出来,是杨晟!

        此刻的杨晟形象是如此的狼狈身上的衣服全部被磨破但是他一直保持的正常形象也不复存在身体膨胀了几乎一倍有余,巨大健壮的简直不像正常的人类

        在我们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他忽然冲去然后朝着受伤的承愿飞奔而去在承愿还来不及擦去嘴角鲜血的时候,就被杨晟看起轻飘飘的一下给拍起飘向了天空!

        杨晟似乎深恨承真和承愿给他造成了如此狼狈的局面在承愿飘起的刹那,他又冲了出去在承愿落地以前,一下子抓住了承愿看样子是要狠狠的砸向地面!

        于此同时,他已经冲到了本就倒下的承真面前一脚就要踩下!

        在这个时候,承愿转头带血的嘴角,喊着不舍和无悔的眼神看了一眼我,最后看向了承清哥在这个时候,承清哥就在我的身边,和我一起朝前攀爬着他转头,也看向了承愿

        我看不清楚,他是否流泪

        “小柏,我们也停下来吧没有办法走到你和白玛曾经清修过的寺庙了。”这个时候,路山也开口了。

        “嗯。”陶柏还是如此羞涩,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我无语的看着沉默的苍天你在今天是不是要夺走我们的所有,才能相信我们的一颗心?就是这样,我还必须给你说一个无悔!

        只因为从决心要守护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注定了要用自己换取人间最平凡的喜乐平安

        “放下她”在这个时候,悲伤仿佛就是天际永恒的主题了阴沉的天空深处,也泛起了一抹红好像在为这样的一场大战而难过。

        一股洪荒的气息在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是孙强站了起来!就好像一头远古的凶兽

        ‘吼’,在孙强站起来那一刻我好像听见了一声穿过了悠远岁月而来的吼声我看见了孙强的背影变得陌生!

        强壮,有力,冰冷也残忍确切的说,他不是站着的而是半趴在地上的,如同一头兽!

        孙强唤醒了它那个沉睡在他灵魂的上古大凶!

        杨晟的目光中终于有了正视的意思,一把丢下了手中的承愿,就像丢弃了一个破布娃娃承愿的身体翻滚了几下,撞在了一块大石上眼中那不舍无悔的神情已经黯淡同样一道金色的流光从承愿的身体从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