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章 前仆后继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一十章 前仆后继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老吴一脉最厉害的术法就是请神术就连吴天到最终斗法之时,都用的是请神术。

        但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出现了偏差,他请来的不是神,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肖承乾瞬间苍老的容颜,说明他要动用的术法很是了不得杨晟的脸色很不好看估计也是不想再受伤,在肖承乾行咒停止的瞬间,就撑起了那条命运之河

        慧根儿还在咳嗽随着他的一边咳嗽一些血沫子不停的从他嘴边喷出而出渐渐的,他也就不动了。

        在这个时候,莫名的一道金色流光从慧根儿的身上浮现而出杨晟一个转头,想要伸手抓住但那道流光速度极快的就冲向了那座孤庙,杨晟什么也没抓着,脸上呈现出迷茫的神色?

        而我发现,慧根儿手臂上那个龙型的纹身消失了而慧根儿彻底的不动了。

        我的心很痛在这个时候,我也知道孤庙肯定隐藏了巨大的秘密我不能再看到任何人死去了,我要快点到那里去,在这个时候,我已经不用如雪不停的催促我了我好像到现在才明白如雪的心意。

        “哥,你继续走吧,这一次该我了。”说话的是强子。

        “承一哥,我也该停下了,我想早点去陪承乾”说话的是承真。

        “承一哥,承清哥我说好和承真一起的。”承愿的声音小小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留下来,好不好?可惜,我已经说不出话来,喉头痛的就跟火烧一般眼睛好痛,眼前的血色覆盖了一层又一层

        我只是看见,当杨晟转头回来的时候几个天兵天将出现了,朝着杨晟杀去这是肖承乾意气风发的一招曾经我见他用过。

        可是,杨晟的脸上却呈现出轻蔑的神态看样子,他是不想给停留下来的三人太多准备的时间所以,也不想和肖承乾纠缠的样子,面对那些召唤而来的天兵天将直接用命运之河的力量强冲然后整个人冲向了肖承乾。

        那些天兵天将虽然厉害可如何是命运之河,那纯粹而浑厚的灵魂力的对手?所以到杨晟冲到肖承乾面前的时候那些天兵天将一个个的破碎

        “真是不自量力。”杨晟的眼中带着轻蔑好像是在说肖承乾出现在这里是一个笑话,至少慧根儿还给杨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也不知道是卖弄还是吸取了慧根儿刚才给他的教训杨晟并没有用拳头对付肖承乾而是蓝色的命运之河的力量凝聚成了一只大手,朝着肖承乾一下子抓去

        “就让你在这河流中永生吧。”杨晟大吼了一句这一招我见神用过,强行的抽取人的一切

        肖承乾其实可以避开的,可莫名的他却忽然朝着蓝色的大手冲了过去在那一刻,我仿佛都可以看见他的灵魂要被拉扯而出但一两步的距离,他还是冲到了杨晟的面前勉强稳住了灵魂!

        “陈承一有资格战胜我,你一个歪门邪道有什么资格?”在这个时候,肖承乾忽然冲着杨晟大吼了一声一下子伸出了他的右手,完全变黑的右手猛地一下抓住了杨晟腹部那翻卷的伤口。

        被师父用天雷破开用慧根儿用拳头轰击那条伤口裂的更大了但没有鲜血流出来,翻卷着的肌肉有丝丝诡异的紫色纹理。

        显然肖承乾这一下让杨晟防备不急那黑色的右手抓住了杨晟的伤口以后,那手上的黑色就快速的朝着杨晟的伤口涌去

        我眼睛很痛我忍不住闭了一下双眼道术千变万化,有些生僻的不代表没有肖承乾的请神之术根本就是掩饰他到最后真正要用的是这一招——诅咒术!

        他的手并不是黑色而是被一层黑色的诅咒笼罩,因为以寿元为祭祀,所以这诅咒太厉害,厉害到肉眼可见的黑色

        这术法很邪但用它的人是一个好人——肖承乾!

        “啊”杨晟在第一次发出了一声惨叫眼看着他的伤口就开始腐烂愈合,又腐烂像极了曾经的他。

        当我听见这声惨叫,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见暴怒之下的杨晟一拳打在肖承乾的身上肖承乾的肉身如何和慧根儿相比?

        他什么都来不及说从口鼻喷出的鲜血溅了杨晟一头一脸他像一片风中的落叶朝着天空飘零而去他侧头看了一眼承真,好像有千言万语一般

        我看不见承真的表情只是看见一面又一面的阵旗从承真的手中激垩射而出稳稳的插在碎石之中一切有条不紊

        承愿在踏着步罡一个散发着土黄色光芒,被完整的一条蛟龙环绕的阵印虚影出现在她的头顶上空

        至于强子,盘坐在路口身上的肌肉诡异的起伏一股洪荒的气息在他的身上不停的翻滚他的表情一直在变化,渐渐的越来越冰冷

        ‘咚’是肖承乾重重落地的声音我听见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到:“他他有伤慧慧大爷”

        可是,肖承乾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完,就没有了声息又是一道金色的流光从肖承乾的身上飞舞而出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那座孤庙飞去杨晟照例的想要抓住,却被忽然而来的地动山摇震的身子有些不稳

        肖大少我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曾经如此俊美的一张脸,到这个时候停留在了介于中年和晚年之间的苍老和沧桑可是,我好像还是看见意气风发的他,站在我的面前然后笑着把心爱的雪茄盒递给我。

        那一个起风的悬崖那一场万众瞩目的祭祀之中他又一次的伸出手,扯掉了我身上的绳子

        我的心不痛了就是冷的厉害如雪轻轻伸手,用雪白的衣袖,抚过我的双眼上面没有眼泪,是鲜红的血

        此时,说什么也没用了剩下的就是走,走下去前方的压力太大了我快要被压弯了腰走在我身边的人,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但就算爬我也得爬上去

        肖承乾最后也在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杨晟身上还是有暗伤,是慧大爷留下的毕竟诅咒是朝着人最脆弱的地方去的瞬间就洞悉了杨晟的情况。

        他还在给我传递信息吧为了我和杨晟的最后一战

        地动山摇是承真的阵法搞出来的动静但这种动静显然是困不住杨晟的只是让他的脚步稍微变慢了一些可是,杨晟还是在前行!

        在这个时候最先完成一切的是承愿在地动山摇之中她头顶上那个土黄色的阵印首先就飞向了杨晟

        这也是一种传承吗?来自元家关于印的传承我想起有一次承愿兴高采烈的跟我说,她去了鬼市找到了她的爷爷又想起她的神色有些颓废的样子,对我说,就是不敢告诉元懿大哥,怕他太过的激动

        原来承愿也是得了秘密传承在阵印激飞出去的那一刻承愿的手诀不停她只是在使用很普通的雷诀但是很厉害啊把元家的传承和老李一脉的术法结合在了一起

        阵印在杨晟的头上不停的飞旋着在杨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条蛟就从阵印中飞射而出牢牢的缠住了杨晟、

        与此同时承愿的手诀完成一道道落雷朝着杨晟腹部的伤口轰鸣而下

        在其中甚至夹杂着金色的天雷承愿也到这个程度了吗?

        我的双眼又开始刺痛却看见承真最后拿起了一杆阵旗插在了自己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