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九章 我只有一拳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九章 我只有一拳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承一,走?这一句话到底要承载多少人的生命?沉重到我已经快负担不起?

        在这个时候,我快忘记我是谁了?陈承一,道童子?那都已经不重要了只因为,无论我是谁,我发现我都不能背负了若然我真的是道童子,是不是现在可以心思冷静的完成所有的事情呢?

        我怎么会这样想?难道我

        可是,我却无法去细想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因为我开始痛恨为什么要是他们?和我一路走来生死与共的人都那么年轻,论能力也比不得那些修者,为何那么残酷,最后一路要安排竟然要是他们?

        是他们用生命送我走上最后的路?这才是事实?

        没人给我一个解释老掌门没有,珍妮大姐头没有,甚至长辈们也没有给我一个解释

        就是这样默默的让那么多年轻的生命跟随我走上这最后一路?谁能做出这样的安排?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禁不住仰天,已经没有声音只是闭眼间,以为不会流的眼泪一直一直的落下。

        而如雪的手握着我,仿佛在给我传递最后的力量我想在这一路上唯一冷静的就是那个穿着白衣,戴着面具的神秘人了吧?他不说话,甚至连催促我都没有,就是这样一路跟着我,默默的前行,可我甚至连他是谁,都已经没有兴趣知道了。

        我说为什么面对这么悲痛的事情,每一个人都这样的接受了难道是因为知道自己不久以后也会踏上这样的路吗?

        不管如何的悲伤,如何的难过,如何的不解我也只有像如雪说的那样‘承一,走’。

        但我不傻谁还能安排这一切?答案呼之欲出,应该是师祖吧?但师祖别让我恨啊为什么那么残忍,要让我们做到这个地步?

        按说师祖的灵魂藏在我的身躯当中是应该洞悉我的想法的,为何在这时依旧沉默的可怕?

        我的声音颤抖,问着身旁的如雪:“是不是到时候你也要?”

        “如果有必要的话,何尝又不是一种成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又开始飘雪如雪的神情清清淡淡,只是挽了一下在耳边的散发

        “那龙墓呢?”我并不是在这个时候,还挂念龙墓只是我想留给如雪一个生的希望,很多痛苦已经没有办法去诉说。

        “我只是相信命运。”如雪望着天空的飘雪,牵着我的手,还在一路的前行

        我沉默着我太明白如雪的意思,如果说命运是要让她死在这里,她就接受一个可以背负的有限,用心去做就好!

        我不知道这一天,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到底还要失去多少可是,我知道,就算失去了全部我也要一路走到最后。

        我不怕死到了这个地步,也许死亡也是一种解脱我怕的是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活着,而各种痛苦的责任又要背负在身上那我应该怎样支撑下去?

        在这样的沉默中,我们又前行了将近五十多米在那边的天空之下鬼帝和雷公的虚影还在继续着旷世的大战这边沉默的前行是那样的寂寞在这个时候如雪忽然开口:“承一,我担心你。”

        “不要担心,就算之后要放开你的手,我也会走到最后。”必然牺牲的心情,我何尝又是没有?

        大雪洋洋洒洒,杨晟前行的速度很快至少比我们之前快多了老一辈们阻挡了他十分钟在这个时候,他用不到一大半的时间,快要前行到慧根儿那里了。

        我身下的路途还有一百米了最后一道之字形的小径,孤庙就仿佛在伸手可以触摸的地方,扭曲的空间我怀疑要将我撕碎。

        “杨晟,我只有一拳等着你。”在这个时候,慧根儿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吼天空在这个时候亮了一下,一道巨大的虚影出现在慧根儿身后,是一条手捉巨龙的罗汉!

        慧根儿的身后出现的是罗汉而他的整个身体都在泛红他大喊了一声‘融’!

        在这个时候罗汉的虚影忽然化作了一道流光一下子撞入了慧根儿的身体在漫天的风雪之中,肖承乾行咒的声音显得有一些寂寥,可是不知道他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一声咒语,苍老一分转眼间,风中吹起他飞扬的头发,中间竟然是一片一片的雪白

        杨晟沉默着速度比之前已经慢了一些但距离慧根儿不足5米的距离了在这个时候,面对慧根儿的话,杨晟忽然一个放声大笑然后第一次发出了一声不似人类的大吼身体忽然暴涨了一拳,撑破了衣衫,猛地加快了速度朝着慧根儿冲去。

        那道师父留下的天雷之伤,还如此的清晰但是慧根儿的神色却平静的要命在这个时候,他身上缠绕的流光终于全部的消失或许是力量承受到了极限慧根儿的身上忽然泛起了层层不正常的血红接着皮肤破裂丝丝的鲜血渗出。

        “来啊!”杨晟提起了拳头朝着慧根儿冲了过去。

        慧根儿那只纹着龙型纹身的手臂陡然暴涨他轻轻的提起来手臂然后提起了一只脚在杨晟冲过来的瞬间,慧根儿忽然放下了手臂那一只脚重重的一落踏得整个山坡都地动山摇

        慧根儿就如同一座山岳一般,重重的落在了山坡之上正常人觉得,慧根儿不是应该攻击的吗?

        可在这一刻,我的心猛地的一痛,我知道慧根儿要做什么?他要硬生生的承受杨晟这一拳做为慧大爷那个神秘的寺庙最有天赋的传人,他并不是单单是一把进攻的刀也是一面防御的盾,只是那个时候,在地下室的刺激,让他常常选择的是激进的做法

        ‘嘭’,仿佛是铁锤敲打在岩石上的声音杨晟不会有什么怜悯,一拳已经重重的落在了慧根儿的胸口下方

        “定!”慧根儿大吼了一声在那一瞬间,一张脸顿时哄的就像要滴出鲜血来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悲伤的泪滑入嘴角,带来了苦涩的滋味但眼睛已经是完全的干了,再也流不出任何的眼泪,就是刺痛的要命。

        也是在杨晟的拳头落在慧根儿身上的瞬间慧根儿猛地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杨晟的手臂他没有说话,脖子上的青筋鼓胀,只是紧闭的嘴角也流出了丝丝的血丝。

        那么剧烈的疼痛,如果不吼出来一定是会更加的痛苦吧,但我知道,慧根儿是怕一旦开口,内伤会让自己喷出鲜血散了那口一鼓作气的气息

        “为什么你们个个都要挡着我?放开,放开?”杨晟的手臂忽然被抓住,忍不住暴怒他也没有选择挣扎,而是提起了另外一只手,用近乎疯狂的方式,一连砸了好几拳在慧根儿的身上。

        风雪中,肖承乾行咒的声音好像更加寂寥了一些我的眼睛痛的厉害感觉整个天地都像蒙上了一层血色

        在血色之中,我看见慧根儿提起了手臂那一条龙像活了过来一般终于慧根儿出拳了那一拳挥出在风声中带着龙鸣的声音就像在万鬼之湖,那个摆渡人复活了一般而天际之中,一条金色的龙摇头摆尾的出现然后猛地的朝着杨晟冲去。

        那一瞬间,金光大盛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金色的神龙消失的时候我看见慧根儿的拳头狠狠的落在了杨晟被我师父劈开的那道伤口之上

        “你竟然敢这样!”杨晟大怒身体第一次痛苦的弓了起来,但在这一瞬间他的一记重拳也狠狠的落在了慧根儿的脑袋上

        慧根儿的身体飞起鲜血洒落一路重重的落在山坡上的碎石之间他在低低的笑喃喃的说到:“我说过,只有一拳的只有一拳!”

        我觉得心很冷在眼中的一片血色当中我好像回到了那个荒村一个小小的身体趴在我的身上,鼻子抵着我的鼻子我醒来,他圆圆的,他叫我哥

        肖承乾的行咒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风雪之中,一切喧嚣都很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