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零八章 新一轮的悲伤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零八章 新一轮的悲伤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终于两方的大阵已经开始碰撞了!

        鬼帝虽然厉害但毕竟没得果位而在传说中无尽的地狱深渊,也不止有一只鬼帝。

        而雷公从来都不是小神,且不论掌管风雨雷电的神其实都该算天地间惊天动地的大神,普通要判断神是否高位,只需要一点就能明白,那就是拥有不可复制的唯一神位之神都是大神。

        就像天兵天将可以有很多但何时见过风雨雷电之神能有很多?那是唯一的!

        所以说,那个所谓神秘门派的阵法给了我很大的震撼,竟然召唤来了雷公四百九十人的大阵,全由大能镇阵,加上阵法神秘,岂是简单的?

        只不过也不是惊天动地到真的召唤来了雷神明白人都知道那只是一缕雷神投影,至于维持的威力有多大,相当于真正雷神能力的多少?恐怕只有维持阵眼的老掌门和珍妮大姐头才知道。

        我不会忘记老掌门那句话,大阵弥补了一点距离,但这一次由于吴天的介入,正道实力整体的是不如杨晟那边的势力的,拖不下去的时候,就是鱼死网破的时候。

        雷公是很震撼恐怕吴天自身也震撼了,但比不过的是,雷公只是一缕投影,而鬼帝是完整的被召唤了出来。

        那一道天雷击打在了鬼帝的身上引来了鬼帝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但到了鬼帝这种级别,天雷的伤害也是有限了它在彻底的清醒以后,看见了雷公,下意识的就畏惧躲闪了一下。

        但之后,看见只是雷公的一缕投影,忽然就变得嚣张了起来在怒吼之后,手臂一划这方天地之间,陡然刮起一阵阴沉的旋风无数厉鬼的呼号夹杂其中这是来自地狱的罡风带着无尽的怨气和戾气本质上和吴天之前在战场召唤的那黑色旋风有些相似。

        不同的是,鬼帝从地狱召唤来的罡风之中,有无数厉鬼传说中,要是刮过一个村子,甚至一个小镇所过之处,活口无存

        而那边,雷公的虚影神情之中也透出一丝愤怒我不知道这虚影之中是否含有雷神的清醒意志,但这愤怒肯定是表明了,不想这个世间还有人敢用如此有伤天和的术法,让他愤怒。

        所以,面对这样的罡风雷神在天空一跃而起,手中雷锤连敲天地之间风云变色,层层乌云累积一道闪电撕裂天幕以后,忽然万千雷电齐聚,带着惊人的轰鸣,轰向了那道罡风

        这斗法的级别完全就不是我可以想象的了原本这种世间真正最顶级的斗法,是肯定会让我心驰神往的不说我,就是这世间任何一个修者,都会心驰神往那代表着一种境界,一种大道的希望。

        但是,在悲伤之下,我如何还有那种心情不管是什么级别的斗法,都只是这场大战的代价而我背负着莫名责任的这个事实不会改变,就算我此刻的悲伤如同蔓延的大海也必须要坚持的责任。

        在那一刻,天地之间的震撼震动,都与我无关了甚至连这片山坡的跟随着小型地震般的震动,也无法阻止我前行的脚步。

        不论是召唤雷神,还是召唤鬼帝,都必须要大阵的维持众人法力的不断支持只是一合的斗法,我看见杨晟势力那边不少的修者就开始口鼻喷血,那是法力和精神力都消耗过度的表现。

        而在正道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一个修者颤抖着倒下了,然后又颤抖着支撑着自己再次盘坐起来

        勉强去维持阵法,这是要人命的我知道,但是我分外的沉默事到如今,对于牺牲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我只是但愿,我不要让这些牺牲变得没有意义

        我的神色变化,都被身旁的如雪看在了眼里在这种时候,她从来都比我看得通透,只是对我说到:“承一,拿出自己最后的一分坚持和力量无悔就够,负担太重其实也没有意义。”

        我沉默着点头我知道如雪是在安慰我,但这负担就是我唯一的路,一条破釜沉舟拼尽全力的路只因为我的眼前已经看不清楚任何前行的风景,浮现的只是老一辈一个个前仆后继牺牲时的样子我怎么舍得辜负?

        在这个时候,前行道路的压力已经变得非常但我还能够承受,眼前的孤庙说起来距离我不足两百米了但我的速度始终快不起来看似轻松的前行,其实每一步都是要付出极大的力量。

        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

        我可以不看大战场的惊天动地,但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关心杨晟的那边的情况在这个时候的杨晟已经登上了这条小径,而且速度极快,至少比我们当初踏上这条小径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如果这样下去,被追上是迟早的事情我咬牙,我要如何才能再快一些?

        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师祖的灵魂沉默如山?

        好像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杨晟忽然也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目光和我相撞然后大声的朝着我说到:“陈承一,你心中不是恨极了我,不如等我一战如何?”

        我的牙齿几乎咬碎,但一低头,还是继续前行之前老掌门给我的叮嘱,我不可能忘记在这个时候,我怎么可以依照个人的情绪,耽误大垩事儿?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忽然插了进来:“哥,我走到这里已经累了你往前走,一定要走在杨晟的前方!哥,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没有输过,这一次也一定不会输的,就算我可能看不见了,我也一定相信是这样。”

        我的身躯猛然一震,这声音是什么意思?这是慧根儿的声音他说什么傻话?什么叫可能看不见了?

        “是啊,陈承一这家伙黏黏糊糊的,打架也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就是不会输,我真是不服啊。承一我也累了,就在这里陪着慧根儿了,是你让我看见了不一样的生活,让我有了不一样的信仰你最终要证明我是对的啊。”

        这是肖承乾,他?

        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绪,一回头看见的是慧根儿陡然扯掉了身上的上衣那血色的纹身全部浮现在了身躯之上手臂上的那龙型纹身更是活灵活现,就要从手臂飞身而出一般。

        他的脚一跺赫然是一个箭步的姿势,全身的肌肉开始抖动显然是在蓄力,而他的面色涨红,青筋突出他是想要打出怎么样的一拳?

        而在他身后,是肖承乾在萧瑟的风中,冰雨已经渐渐的停下肖承乾伸手抹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很是优雅的点燃了手中的雪茄只是吸了一口,就把手中的雪茄抛飞在了空中看了一眼承真。

        承真带着笑望着他很是平静的拥抱了他一下,然后转头继续前行只是手在脸上飞快的抹了一下。

        这是发生了什么?不是说要陪我走最后的路吗?他们好像都知情的样子,为什么我觉得这么的不对劲?

        “承一,走!不要停下。”在这个时候,如雪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催促着我的前行,不让我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的声音都在颤抖,我根本没有从刚才的悲伤中回过神来难道又要让我陷入新一轮的悲伤?

        “何必用我告诉你,你应该清楚,命运是一个轮回,心中的道若是一样也必然会踏着前辈的足迹,走得更远”如雪的声音悠悠,在风中传出了很远。

        我的手感觉又凉了一分我已经明白了只是下意识的喊着:“不,不为什么要是他们?”

        “承一,走!”如雪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