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七章 师父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七章 师父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我怎么可以不看?再残酷我也必须要看着就算一边顶着巨大的压力前进,我一边也要死死的看着。

        原因只有一个,我怕这是我看师父的最后一眼。

        此时,由于小路的蜿蜒和曲折我必须要转头才能看见了那一刻,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师父放下一切的欣慰笑容和对我不舍的眼神!

        他的脸色很疲惫看样子已经是到了极限!

        不管是之前的飓风之术,还是此刻的天雷之术都属于秘术的范畴,师父连连施展,到了极限也是正常的。

        看见如此的师父,我眼中的泪水就跟控制不住一样的滚滚而落心中的不忍造成了巨大的心酸,我不想他在这一刻还带着巨大的疲惫,可这何尝不是我辈人的归属?也许师父的心中是圆满的吧?

        在这个时候,那道天雷编织成的大剑已经变得非常的模糊,可是师父在喊了这一声让我向前冲以后,忽然自拍胸口一口精血喷出,洒落在前方的天雷之剑上那把剑如同得到了新的补充,猛地一刺一下子刺穿杨晟的蓝色大手

        在刺穿的同时,那力道也仿佛到了极限看似轻飘飘的落在了杨晟的身上,然后猛地炸开撕开了杨晟腹部的黑袍,留下了一道焦黑翻卷的伤口。

        而那伤口就这样翻卷着,如同刚才吴立宇造成的伤口一样,并没有马上的愈合,即便杨晟的身体强悍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

        “并不是没有弱点,天雷可以给他造成伤害的。”师父忽然大声朝着我们大吼了一句。

        “姜师傅,我一向敬你,你就这样对我?”在这个时候,杨晟的神情陡然变得狰狞直直的看着师父。

        师父知道这一刻要面对什么,神色反而变得非常淡然只是看着杨晟说了一句:“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就算得来了术法,再强悍,你也不能运用纯熟所以,你败我一招!就像不是属于这个世间的力量,你何必强留。”

        “我怎么可能失败?你还试图劝说我吗?看来你不用再说了因为,你竟然伤了我。”杨晟一步一步的朝着师父前进,神色变得更加的狰狞。

        师父很是安然的抚摸着手中的旱烟杆子,就像是在同一个老伙伴道别杨晟忽然一声大吼,提着拳头就朝着师父猛地冲了过去。

        “老伙伴,你去了吧。”师父在这一刻忽然抛飞了手中的旱烟杆子那果然是一个道别。

        在此刻,我的心中像是猛然被一块大石击中,痛疼沉闷的我一下子就一口甜血堵在了嗓子眼儿我没有以为别人对自己的长辈感情不比我深,我只是只是好像比别人更加的承受不起。

        ‘噗’,我的一口鲜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身体也摇摇欲坠,太过心痛了我就要承受不住。

        如雪在这个时候一把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到:“眼睁睁的看着很痛,那就更不要忘记自己要做什么!”

        我摇摇欲坠的身体被如雪抱住我的拳头紧紧的捏着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血液混合着唾沫倒流,让我的嘴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甜腥味儿却听见师父一声悲痛欲绝的呼喊。

        “凌青,你这是为何?”

        凌青奶奶?!我感觉到如雪贴在我身后的身体在颤抖我含泪的模糊双眼朝着下方看去,刚好就看见,在杨晟冲到师父身前的瞬间一个柔弱的身影忽然飘然而至,那速度如同爆发了生命潜力的极限,一下子插在了杨晟和师父之间。

        ‘咚’,杨晟是顾不得来人是谁的一拳已经狠狠的砸落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清楚的看见,那是凌青奶奶挡在了师父的跟前。

        巨大的拳力,让师父的身体朝着后方倒去,几乎成45度的角度那是因为他一下子抱住了凌青奶奶,几乎等同于两个人同时承受了拳力

        ‘噗’,师父在这个时候也吐出了一口鲜血,凌青奶奶就这样扑在师父的怀里她的声音被山风断断续续的带到了我们的耳中:“立淳,就算不能厮守,难道就不可以同生共死了吗?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这一生我太累,但我但我终究做到了。”

        “凌青啊”师父紧紧的抱着凌青奶奶,忽然朝着老天大吼了一声,悲泪长流。

        我跟在师父身边那么多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和凌青奶奶如此亲密,也是第一次看见师父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不再掩饰悲痛的情绪。

        “奶奶”如月在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而如雪在我身后,安静的就如同一缕清风可是我感觉到我脖颈除的湿热,如雪太不擅长表达,从认识她到现在,她也只是这样,躲在无人的角落,压抑着自己一切的情感,尽管内心如火。

        可是,我们不能停下必修抓紧一切的时间前行,在这个时候,小路的一个拐角出现了走在这里,我们就看不到山脚下的一切了,我已经无法说出去我的一切心情了我看见师父紧紧的抱住凌青奶奶,在这个时候抬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我看到了一种决然。

        我的心如刀割我知道师父在这个时候,已经做好了一种必死的决心了,他在同我道别

        但师父啊,要怎么道别?一年又一年的岁月在那个我小小的婴孩的年纪,你抱起我的那一刻,我们就开始的缘分?

        我已经哭不出来了心血翻涌,在这一刻再一次的堵在喉间可是被我强咽了下去我看见师父抱着凌青奶奶的身影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地又被杨晟提了起来又是一拳

        “你为什么到最后也不理解我?带着你的徒弟也不理解我?”杨晟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在大声的吼叫。

        师父无言的沉默只是身影再一次的被抛飞,然后落在地上我悲痛欲绝,只是大吼到:“杨晟,你上来,我要你死!”

        杨晟走到了我师父的跟前此刻师父半趴在地上,紧紧的抱住怀里的凌青奶奶,我能看见他的嘴角,面上全是鲜血他抬头看我,眼神中第一次那么软弱的流露的全是不舍和慈爱我看见他的嘴唇在动,那口型我太熟悉我听过千百次——‘三娃儿’‘承一’。

        他在叫我杨晟狠狠的一脚踏在我师父的背上师父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一下子垂下了头

        在那一刻,我有一种整个世界都破碎的感觉我只是觉得我好像失去了好长好长一段岁月我的脚几乎支撑不住我的身体,就要倒下被强行咽下去的一口鲜血终于还是喷出了喉头

        好痛!!

        “承一,朝前走。”一双显得是那么柔弱的手臂用出了那么大的力气一把拉起了我,是如雪。

        我被拉起,看着如雪我说不出话来我仿佛看见了在龙墓那一年的她,为何这个柔弱的女子总是在这么残酷的时候,可以那么的坚强?她刚才也失去了对她来说,等于是至亲的姑奶奶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明白我为何在这种事情还可以冷静?那是因为无论发生了什么,要做的事情都要做下去人如果真的太怕辜负和失去,那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奶奶很幸福因为如果是我,同样也会那么做,那么做了,我会很幸福。”如雪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到。

        我擦去了嘴角的鲜血摸了一下沉痛到麻木的胸口一下子紧紧的握住了如雪的手,她说的对我如今剩下的只是不辜负,我不能辜负!

        我继续前行那个拐角就在眼前,我快看不见师父的身影了我从小的依靠真正的倒下了在这一刻,我要还他一个牺牲的意义和心安

        而杨晟在这个时候,也只是摸了一下腹部的伤口也毫不犹豫的踏上了那条小径

        ‘吼’,那个鬼帝已经从无尽的地狱中爬了出来

        ‘叮’的一声脆响一道带着无尽威势的雷电撕破了这片天空一道纯正的天雷耀眼在整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