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六章 惊天大阵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六章 惊天大阵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杨晟的行径显然激怒了所有人,而且他明显是故意的他的脸上流露出不忿,对于吴立宇,他只有那一句忿忿不平的‘叛徒’,那神情就像一个不被理解的偏激小孩,任谁劝说也没有用。

        肖承乾已经愤怒的无语了不论一路上我们如何的流泪,痛苦,嘶吼,拥抱,扶持我们也不会忘记,老一辈这样的牺牲是为了什么?

        所以,这一切也只是被动的眼睁睁的看着,但是脚步却是不敢停下。

        师父的神情已经没有了愤怒两行清泪之下,只是淡淡的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姜师傅,我一直是尊敬你的”杨晟步步紧逼神情之间有一种想要得到认同的渴望。

        他不是离成功只有一步了吗?如果打倒我的话。

        我的心已经变得冰冷巨大的伤痛变为了一种来自灵魂的麻木,压力什么的我已经感觉不到,全化为了脚下的步伐,最快的,能迈到最大的步伐

        “动手吧。”师父打断了杨晟的话手诀掐动之下那道金色的由天雷编织成的大剑朝着杨晟毫不留情的劈砍下去。

        杨晟虽然表面说着不忍但何尝不是一直在防备着我师父?

        在大剑落下的瞬间那双蓝色的大手一下子就握住了大剑

        滋啦啦的声音响起碰撞正式开始杨晟身前身后缠绕的命运之河开始沸腾一般不停的去包裹着那双蓝色的大手而师父面红青筋鼓胀双手吃力的掐诀,让金色的大剑全力的前进

        这是一个痛苦的消耗战蓝色的大手被不停的消融,传统然后被新的力量包裹

        而金色的天雷之间带着沉闷的轰鸣之声层层的前进,也层层的削弱

        王师叔的阵法在这个时候亮到了最诡异的程度好像是为那大剑不停的在补充‘能量’但到底比不过杨晟的命运之河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杨晟的命运之河依旧澎湃,并没有消耗到不能承受的地步

        这是一场拉锯战,不得不承认,在联手之下师父为我们争取了更多的时间,我们一路前冲着这条蜿蜒的小径已经行走了一半,那一座周围空间扭曲的孤庙已经近了

        却在这个时候,整个战场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之声让所有人都不禁不住侧头看去在杨晟势力那边的祭台之中吴立宇用一种诡异的跪拜之势双手的手诀举过头顶,面色呈现一种异样的潮红在这一刻陡然睁开了双眼。

        所有的杨晟势力的人,紧闭着双眼的脸上都出现了一种吃力的神色而在这个时候,上空扭曲的空间开始快速的旋转然后形成了一道黑色的裂缝。

        裂缝之中,仿佛带着一种绝望的黑暗未知的罡风在裂缝之中咆哮带着时间的悠远,却又有一种巨大的恐惧似乎要将所有的人包围,这种恐惧让人情愿立刻去死,也不想进入到这个裂缝当中

        我努力的把目光从裂缝中移开好像山坡上的风更大了,压力也让人快要喘不过气之前出现了瞬间的师祖,在惨剧连连之下,依旧是让人猜测不透的沉默他心爱的徒弟一个个死在了自己的面前,难道他还能看透有另外一个结局吗?

        是的,我感受不到这些长者的彻底死亡在这个时候,我也不需要感受!眼前的事实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在战场之中被几条大蛇刻意保护着的慧大爷的尸体就这样仰面的倒在泥泞的雪地中双臂张开,丝丝的细雨仿佛在为他清洗血污

        王师叔一只手臂前伸是趴在了被他鲜血洒落的阵法当中看不清楚神情,只是吹过的风会偶尔带起他的白发。

        元懿大哥靠在山崖之下半躺着右手轻轻的握拳,大拇指还伸出只是那只手臂已经无力的搭在身侧

        吴立宇仰面躺在师父五米左右的身前,脸上还留着一丝笑意,和一个‘孙儿’的口型嘴角全是喷出的鲜血顺着雨水已经流落一地

        怎么看,也是没有生机了不知道为何,我的泪眼再次的模糊却被再一次的惊天动地的嘶吼所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我只是麻木的走着,却看见那裂缝之中好像浮现出了无数的人脸绝望,惨淡,枯瘦一双双乱舞的手臂挣扎着,好像想要冲突这个裂缝

        我的灵觉何其敏锐?尽管在这个时候已经痛的麻木,但我还是感觉到了那每一张人脸背后所代表的魂灵,放到这世间都是惊天动地的‘厉鬼’,个个怨气,戾气冲天任何一个都能造成这世间惨烈的血案。

        难道吴天要把他们放出来?他对自己子孙(吴立宇)的死都那么麻木的人就算做出这样的事也不足为奇他仿佛是这个世间自私到极限的代表。

        但我预料错了他根本不是要放出这些厉鬼而是在声声的咒语之下他召唤来了另外一个存在在这个时候,一双青黑色的大手,带着尖锐的指甲一下子伸手抓住了裂缝

        那惊人的气势,让那些想要挣扎出裂缝的厉鬼纷纷回避

        然后又一只大手,抓住了另外一条裂缝凄厉的嘶吼从裂缝中传出两只大手陡然用力就像要撕开这裂缝,挣扎而出!

        那是什么?在这个时候每个人心头都在震动而我则是在麻木中想起了一个古老的说法——鬼帝!

        众鬼之中最高的存在原本是可以修到那个级别,得成正果的毕竟鬼修也不是什么太过离谱的事情但是,有一种鬼帝却彻底的绝了这种路!

        他们是生前就大恶之人魂飞魄散也不足以惩罚它们的罪恶,因为它们需要受到镇垩压,来消解无辜的怨气来了结因果之后,才会魂飞魄散,所以它们被镇垩压在了地狱的最低层

        在那里,全是罪恶的大恶之人身上的煞气,怨气滔天它们彼此争斗,中间最终就会诞生鬼帝这种鬼帝无论到了何种程度,最终也会被轮回不休的天劫轰杀至死它们就算成为鬼帝,也要承受那无尽地狱的折磨,来还恶果所以,是更加的暴戾,恐怖,无情,疯狂的存在。

        吴天竟然要召唤这种鬼帝来世间?他难道不知道这种鬼帝一旦失控的恐怖吗?那不会比杨晟带来的劫难小?

        我心中的重任和忧虑差点把自己的心脏撑爆更何况,那些看似麻木的悲伤其实稍微震动一下,都会痛入灵魂

        在这种压力之下,我已经无声了在冰雨与冷风之中我只懂得大步的前进那些压力我不给自己一点儿的适应时间,所以镇垩压之下,我的口鼻全是鲜血但我顾不上,我只知道,我只有接近了那座孤庙一切才有希望。

        吴天这边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而正道这边天罚之阵,在这一刻终于也出现了巨大的动静金光大盛之下几道金色的雷电差点映照了整片草原金色的雷电在天空中也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没有鬼帝出现这样惊天动地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那道巨大的口子之中,变得渐渐清晰。

        “天啊!”尽管每个人都悲伤难受但在看清那道身影以后,女孩子都惊呼出声了而男人却是震惊的沉默了!

        那道身影是什么?是真正传说中的存在掌管着雷电的雷公!

        翅膀,尖嘴手持着雷锤像‘妖’一般的身影这不是雷公又是谁?

        那道虚影无比的庞大投射在那道天空中的口子里并不比鬼帝的身影小旗鼓相当的,还未出现就与鬼帝的气势对撼!

        天罚之阵好一个天罚之阵原来召唤的并不是我想象中万千雷罚而是直接召唤出了雷公!

        “承一,朝前冲啊!”在这个时候一声熟悉的嘶吼忽然从山坡的下方传来

        我身体一阵颤抖师父!

        在这一刻,我忽然不想面对如果不面对,我是不是还可以有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