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五章 悲壮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五章 悲壮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的确是忌讳的神色,可是这忌讳也没有多深而在忌讳之上,我见到了杨晟稍许犹豫了一下的神情。

        他还会犹豫吗?我以为他已经彻底的不是人了,他在犹豫什么?

        在这个时候,巨大的悲伤差点把我的心脏击碎,因为我知道命运之河的力量就连天地禹步这种顶级的道术都不能囚禁这力量,何况是天雷?

        曾经,师祖就以自己残魂的力量帮我抵挡了一道天雷而命运之河的本质是什么?是带着层层叠叠各种力量的灵魂力!

        我的悲伤源自于我可以预见师父他们会遭遇什么而最让我难受的是,我不能尽情的痛苦,我脚下的路还要继续

        我的手指在颤抖,如雪的手给我以无限的力量,她用力的握住我的手指,让它不要颤抖但在漫天的雷光之下,我看见那道命运之河终于将杨晟包围他再一次的开始动了。

        师父很镇定,也非常的从容借助王师叔的大阵,那金色的天雷在他的头顶不停的编织我知道这是老李一脉的绝对秘术之一——雷罚!

        让天雷的力量重重重叠然后施术在一个人的身上,犹如天地真正的雷罚降临。

        “如果可以,承一,你不要看了。”我的手几乎冰凉的没有温度,眼睁睁的看着何其的残酷?如雪低声的劝慰我。

        “不,我要看着。”我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这几个字因为要面对的不止是我,我的同门,小小的慧根儿不也一样面对了吗?

        痛苦会让人更加的坚强,也许在最后的时候,它们会化作我的力量事到如今,我不会傻到不明白,我们的长辈们,在用最后的生命为我们争取时间,在用最后的生命去削弱杨晟,让我们多一点轻松。

        这就是他们给予我们的最后的无言的大爱。

        这一切,我得看着,我必须看着!

        我看着杨晟在雷电中一步步走来走到了首当其冲的元懿大哥面前听见了承愿撕心裂肺的哭喊,被承清哥紧紧的拥入怀中元懿大哥的神色淡然,在那一刻他的手中依旧保持着掐诀的姿势,当杨晟大吼着滚开拳头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又是十几道雷电从天空落下!

        他的身形飘飞,是被杨晟一拳击打了起来重重的撞在山壁,然后慢慢的滑落倒下只是脸上,染血的嘴唇在这一刻忽然勾起了一丝笑容,无悔的神情冰雨中恍然回到好多年前他在我身前倒下的一幕他的骄傲,他的道。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问题,最后留恋的目光望向了承愿或许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他很是费力的举起了手臂,伸出了大拇指然后重重的落下再无声息。

        “爸”承愿哭喊着然后声音淹没在了承清哥的怀中这最后一下朝着承愿伸出大拇指是什么意思?是夸奖承愿,是让承愿加油?还是许多年想对承愿说的一句‘女儿,你很棒?”

        我已经无从得知我只是看见在这一刻,肖承乾如同一头孤狼一般,从嗓子里发出了极度痛苦压抑的‘呜呜’的声音

        因为杨晟已经冲到了吴立宇的身边吴立宇的样子其实很英俊,否则也不会有肖承乾这样标致的外孙,我第一次发现认真而淡然的吴立宇身上有一股正气,只是以前被什么东西给遮挡了

        他在此刻像极了一个在战场为正义而战的将军到了最后,也在守护着身后该要守护的一切。

        杨晟和他是认识的所以,在重重的雷霆之下,杨晟第一次停下了脚步命运之河就在他的身边涌动,翻起层层的蓝色的‘水花’。

        “让开。”我们已经在这条小径上前进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路程杨晟显然也有一些焦急了,但是他还能停下来对吴立宇说一句让开。

        也只是如此了,没有多余的废话可能在杨晟在心里,吴立宇当年从荒村接他出来的情谊,也只剩下这样的价值了。

        面对杨晟,吴立宇忽然笑了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吴立宇笑得如此开怀像是放下了一切包袱,看到了新的天地,笑的是那么的畅快。

        “我吴立宇错了大半辈子最错的就是造就了你这个怪物!但是老天爷真的是仁慈的,它会给任何人回头的机会哪怕是生命最后一刻的悔悟,何尝又不是一颗心得到了锤炼更加的接近道了一些呢?”吴立宇忽然这样大声的说到,伴随着的却是一种非常轻松的语气。

        “让是不让?”杨晟的耐心好像已经到了极限,吴立宇说话的时候手诀连动,并没有停下任何的动作。

        在他身后,我师父的头顶之上一把金色的天雷之剑已经快要慢慢成型。

        吴立宇其实是在为我的师父拖延在这个时候两方的大阵之上,空间已经开始扭曲有一种恐怖的天地能量在大量的汇集就感觉是有什么会让人颤栗的东西要出现了

        一切都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个时候有一道决然的身影,朝着师父他们靠近

        “不让,今天老天爷看见,天下英雄看见我吴立宇终有走上了大道,并且卫道而战有什么让开的道理?”说话的时候,吴立宇终于再一次的成型了手诀

        一百多道雷电从天而降夹杂着一两道天雷落下了杨晟的身上

        雷电自然被杨晟的命运之河所淹没只有一道天雷分外的强韧稍微穿透了命运之河在杨晟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小小的焦黑的印记

        但杨晟丝毫不在意只是对吴立宇大吼了一句:“不让那就滚开”同样是一拳挥出吴立宇仰天喷出了一口鲜血但可能他的身体要强悍了一些,只是踉跄着并没有倒下。

        “真是可笑你在我身边也有一段日子了,竟然也会叛变?”说话的时候,杨晟又是一拳,这一次是重重的击向了吴立宇。

        他把吴立宇说成了是叛变我发现杨晟竟然需要那么多的认同?我以为他已经疯了,别人的认同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狗屁

        ‘噗’,吴立宇如何能挨得住杨晟这种力量的重拳?终于他的身体也飘飞了起来同样重重的撞上了山崖可是吴立宇在笑,然后在碰撞的那一刻,笑声戛然而止我能听见的只是肖承乾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喊:“杨晟,你他垩妈是条狗”

        而承真从背后抱住肖承乾的背同样哭的撕心裂肺。

        肖承乾一向是这样的风格这次已经被悲伤刺激的口不择言,连骂都不知道怎么骂杨晟了在这一刻,我们或是拥抱,或是牵手或者互相的扶住着,这样前行

        从没有这样一刻的孤独老一辈在我们面前纷纷的倒下,剩下的只有我们相会取暖,忍着悲痛走下去。

        吴立宇倒在了师父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在这一刻,我终有看见了师父的表情平静之下,挂着两行泪水吴立宇的嘴唇还在动喃喃的像是在说着什么,没人听得清楚

        可是从口型上来看却能看的很分明那分明就是在说:“承乾,我的好孙儿好孙儿”

        “啊啊”悲伤根本无法发现在这个小小的山坡之上,呼啸的冷风之中传来了肖承乾一声又一声受伤的长嚎哭不出来了,只有那样嚎叫,才能发泄心中那快要击倒自己的悲伤。

        我的一只手被如雪牵着但在这一刻,已经压抑不住颤抖而另外一只手,指甲刺进肉里我觉得非常的痛快,在这个时候,我恨不得把自己刺的遍体鳞伤这样会不会就可以掩盖心痛?

        杨晟已经走到了我师父的面前他抬起了一只手就如同当年的神

        命运之河蓝色的力量在他的手前层层叠叠的重叠着如同神操控命运之河重现一只蓝色的大手在快速的成型。

        “姜师傅,我不想杀你的。”杨晟这样开口了。

        他的脚步不停一下子踩过吴立宇的身体吴立宇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沉闷的倒地杨晟的神情就像只是踩过了一只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