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三章 慧大爷,陈师叔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零三章 慧大爷,陈师叔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时候了我此刻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绪,转过身,看见那座孤庙斜边的天空,那惊人的亮光扭曲的更厉害的空间,就像有什么要破空而出那样!

        如雪如月到了我的身边,强子过来了这一次,我以为他们不会和我同行,原来依旧是要和我同行的。

        我多想拥抱一下如月,多想和如雪再说两句多想安慰一下激动的强子但是在这个时候,我只剩下一件事情,那就是不顾一切的朝前冲!

        那条夹杂在乱石之中的小径在这个时候分外的明显我跳下了大石,对于纷乱的战场再不看一眼,低头就朝着那条小径跑去!

        呼啸的大风从我的耳边划过伴随着前方传来的一声最后的悲吼我踏上了那条小径,正好看见,斜对面的战场一个勇士奋不顾身的朝着杨晟扑过去,他想要抱住杨晟却被杨晟一拳轰穿了身体他嘶喊,双手紧抱着不放却是被杨晟无情的推开,尸体掉落在地上杨晟轻蔑的甩了一下拳头上的血珠。

        “你难道不等等我吗?陈承一?”杨晟看了我一眼,忽然这样说到。

        在走了不过几步我就感觉到一股惊人的灵气扑面而来接着,却是一股和这个世间完全不同的压力朝着我挤压而来就像我陡然去了一个重力是这个世间一两倍的地方,这股压力不仅压迫着肉身,还压迫着灵魂。

        “坚持住,适应它,否则你怎么在这个地方战斗?把这个话告诉所有的人。”在这个时候,我的灵魂力陡然传来一个意志的发言,在我心情如此复杂的时候,开始提醒我这里的情况。

        是师祖一直沉睡的师祖残魂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了反应

        我在为那个勇士悲伤,战斗到现在,他是仅剩的三个勇士之一没想到还是这样死在了杨晟的拳头下我在面对杨晟的挑衅愤怒,可是到了口中的话却变成了:“在这里坚持住,最好适应,否则没有办法战斗。”

        在这个时候,我几乎已经完全是陈承一的想法了,可是我却不自知,除了最后一点儿别扭,我还和陈承一有什么区别?

        天地在变色,天空中那些飞舞的蛊虫散开了去,就变成了五颜六色最前方的蛊虫和那只巨大的苍鹰相遇了

        地面上五色斑斓的蛇群遇上了冲在前方的狼群,厮杀在了一起

        在这其中,杨晟就不受任何影响一般,再一次执意的朝前冲去又是一个勇士,朝着杨晟扑了过去

        一样的结果,鲜血溅开,他的尸身软软的跌倒在了地上杨晟再一次轻蔑的甩了甩拳头上的血液继续前行。

        我的心忽然开始悲伤,我牙齿就要咬碎,为什么不能快一些?我恨不得手脚并用的跑上去可是这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径距离并不近而且,越是往上走,传来的压力越大。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那么多年轻一辈的人围绕在我身旁,与我共同攀登这条小径我只是悲伤的无法压抑,因为我一边努力的朝着那个寺庙前进,一边看见慧大爷正一步一步的迎向杨晟。

        悲泪金刚破碎的光芒全部落在了慧大爷的身上那一层金色的光芒把慧大爷整个人都染成了金色金色之下,是流线型的肌肉,我第一次看见慧大爷如此充满了力量的一面。

        在他的身后不是一尊怒目金刚,而是整整三尊怒目金刚我想起了他身上那多出来的纹身。

        我忽然就有一个感觉,好像慧大爷坚持战斗到现在,所为的一切,就是在此时拦截杨晟就如珍妮大姐头所说,老掌门机关算尽,甚至搭上三位命卜二脉长老的生命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杨晟原本是在朝着这边的小径冲刺看见一步一步朝着他走来的慧大爷,慢慢放慢了脚步,也是这样朝着慧大爷走去

        雪在这个时候,又再一次的听了莫名的换成了一些细碎的冰沫子夹杂着丝丝很细的雨水落下风‘呼呼’的呼啸而过带来了陈师叔的声音:“慧老头儿,我准备好了你尽管放手一搏,姜师兄会接应你的。”

        “好!”回应他的是慧大爷豪情万丈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慧大爷忽然提速,飞快的奔跑起来拳头提起,朝着杨晟不回头的冲去。

        我的身后传来了慧根儿压抑的呜咽声我的两行泪水终有压抑不住,从眼眶中滚落

        那个第一次出现在我生命中,装的像老干部似的老头儿,那个和我师父一样疼爱我,下棋老是耍赖,馋鸡蛋的老头儿那个充满了力量,总是冲在战场最前方的老头儿

        那个慧大爷!

        在这个时候,他的第一拳终于打在了杨晟的身上杨晟倒退了半步但是他极快的一拳也落在了慧大爷的身上慧大爷身上金光好像碎裂的一层,一口鲜血喷出,倒退了三步。

        尸王的力量!杨晟至少是尸王的力量啊

        “再来!”慧大爷大喊了一声一跃而起,又朝着杨晟冲去,而杨晟面无表情的也一跃而起,朝着慧大爷迎了过去。

        他们的动作很快他们的力量撞击的声音,就如同擂大鼓一般从他们身下穿过的纠缠在一起的蛇群和狼群,全部都避开了他们

        我一把抹干了泪水,但是我看见陈师叔不断颤动的身体我的泪水又再次落下

        ‘嘭’,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碰撞慧大爷一个翻滚,落在了地上那是一片空白的雪地,慧大爷躺在上面,仰天长啸了一声忽然又站了起来,朝着杨晟冲了过去

        这一次,恐怕是更糟糕杨晟的拳头如同最凶猛的机关枪,连连落在慧大爷的身上慧大爷面对这种巨力,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但他还在坚持着,只要有机会,就举起拳头,会给杨晟一拳

        风中还飘荡着慧根儿的呜咽声接着,竟然是承心哥粗重的鼻息声我不敢回头我怕看见承心哥的泪眼。

        我看见陈师叔的身体一阵猛烈的颤抖然后一下子盘坐着背弓了下去头一下子低垂了下去,我听见他仿佛是发自灵魂的声音传来。

        “慧老头儿,我不行了,我只能走到这里了你吃药。”战场上飘荡着这句话陈师叔的身体已经盘坐着一动不动。

        在他身前是碎裂的一地陶瓷他的头发全白,在风中飘扬

        我看不见慧大爷的表情,看不见师父的表情看不见正在埋头在师父身前布阵的陈师叔的表情我听见承心哥悲恸的哭泣声,我想回头,他说:“别动,朝前冲!”

        眼泪是热的烫的人灵魂都在抽搐慧大爷忽然仰脖吞下了一颗药丸,再次朝着杨晟冲了过去

        又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慧大爷快要力竭了慧大爷提不起拳头了慧大爷忽然虎吼了一声,死死的抱住了杨晟,用力的抵住他,那意思是不要他前进

        两方的大阵都风云变色越来越多的能量在狂暴的聚集慧大爷的身影在这个时候是如此的虚弱却也如此伟岸

        “放开”杨晟一拳落在慧大爷的背上,慧大爷吐出一口鲜血,没放

        “放开”“放开”“放开”杨晟的拳头接连不断的落在慧大爷的身上金光层层的破碎

        那可是至少尸王的力量啊

        “师父,放手吧。”慧根儿在我身后哭的厉害,可是不敢停下前行的脚步我一把拉过慧根儿,手放在了他的头上,却在颤抖。

        终于慧大爷的身体软软的滑落了我不去知道我在这一刻是不是失去他了

        却看见杨晟又一次的朝着地上一动不动的慧大爷提起了拳头!

        “不!师父!”慧根儿大吼了一声杨晟的拳头落下。

        慧大爷的身体猛烈的一个挣扎,然后重重的倒地不动了我的心如同被一千把刀切割痛的快把牙齿咬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