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零二章 承一,是时候了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零二章 承一,是时候了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最后的碰撞终于是开始了这边修者最顶级的力量,老掌门和珍妮大姐头终于开始步入阵法之中

        而那边吴天也已经归位要综合在场所有修者的力量这场大战最后的一场龙争虎斗

        风雪之中,杨晟的手鼓声阵阵我感觉我身后的那个山坡整个都在微微的颤抖白玛的梵唱声更加的急促在颤抖到极致的时候,我仿佛听见到天际传来了一声‘轰隆’的声音,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我的身后爆发!

        我说不出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只觉得让我的整个灵魂都在颤抖都在向往,都在膜拜我忍不住一个转身。

        映入我眼帘的,山坡还是那个山坡只是那一座原本破败,寥落的孤庙,整个气势一下子变了变得神圣无比,就像最圣洁的圣堂如果只是这个并不会让我惊奇,这毕竟是高人曾经清修过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它明明近在眼前,就在那个不算高的山坡之上但却感觉很远远到我好像触摸不到!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抽象但那座孤庙周围的空间都在微微扭曲,却是真实被我看在眼中的景象。

        就像蒸腾的热气下,拍摄沙漠的镜头一样。

        “当杨晟鼓声停止的时候,你就往上冲不顾一切的往上冲!冲入那个孤庙之中,夺过杨晟手中的那面鼓如果一切无法阻止,你唯一剩下的路,就是杀死杨晟,必须杀死他。如果到了时间还不行,那我们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在这个时候,老掌门和我擦肩而过,忽然在我耳边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原来,这就是我要做事情吗?不顾一切的冲入孤庙,可是如果我提前冲进去了,要做什么?老掌门并没有说难道是等着杨晟夺他手中那面鼓吗?

        如果无法阻止,我就要杀了杨晟我的能力能杀掉杨晟?这就是我和他命中注定的最后一战吗?

        最后的结果如果到了时间,那么那么就是——无差别的打击,宁愿大家鱼死网破,也绝对不要杨晟得逞的必死的牺牲的决心。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有些苦涩,看着战场中一个个壮烈不已的众人,感觉他们的生命都维系在我的身上我忍不住回头,看着老掌门的背影,问了一句:“什么是时间到了?”

        老掌门停下了脚步,而珍妮大姐头则是望着我叹息了一声,继续前行接着我看见老掌门望着我郑重的说到:“之前就说过,因为吴天的加入,邪道和正道之间的天平发生了倾斜,如今就算有天罚之阵的帮助我方的实力对上邪道的实力一样是输的输在顶级修者的数量上,我们这里少了一个吴天这样的修者所以,你明白,到了我们撑不住的时间,那么就是时间到了。”

        老掌门的声音很平静,就算承认正道的实力不如邪道的修者,也承认的很云淡风轻,可以实力不如,但绝对不能失败。

        少了一个吴天这样的修者如果我师祖老李在那就我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忿但事实却是,我的师祖只留下了残魂,本人根本就不在

        想到这里我心里叹息了一声珍妮大姐头的声音却悠悠传来:“老掌门机关算尽,为我们之间争取了这个战场上微妙的平衡!杨晟那一边,那个神秘的二号人物太过厉害,我们牺牲了三位命卜二脉的长老才算尽了战局,剩下的一切就靠你了,承一。”

        “嗯。”在风中,我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如果见到他,我也还活着让他来看我一眼。”珍妮大姐头忽然转头,笑靥如花眼中竟是回忆的深情,在这一刻,珍妮大姐头想的不是生死,竟然全部都是我师祖。

        我不知道该如何言说,只是轻轻的点头我要如何才能见到师祖?

        但在这个时候,我听见鼓声陡然而停一转身,看见正在击鼓的杨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原本带着两个勇士正在战场中休息的慧大爷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没有回头,只是对着我吼了一句:“承一,准备冲!”

        “承一,准备”

        “承一,准备”

        在这个时候,我耳边炸雷似的响起了很多这样的声音我发现声音的来源竟然全部是我的长辈们师父,师叔,凌青奶奶,甚至吴立宇

        “冲,冲到哪里去?”杨晟一下子从祭台上站了起来,一扬手我忽然听见了无数的狼嚎从远处也传来了苍鹰的鸣叫声在人群的后方,忽然窜出来了一群喇嘛,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拉岗寺,想起了他们原本最擅长的,不就是驱使各种动物吗?

        我甚至想起了曼人巴的那头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远远的,我就看见了曼人巴的身影,他身旁的不就是他那头巨大无比的,像小牛犊子一样的狼吗?

        然后,我看见了远处的地平线,黑压压的一大片那是狼群!

        在天空中已经能看见十几只苍鹰朝着这边飞来其中一只巨大的首当其冲,尽管还有一定的距离,我也知道那是冲着我来的

        而在说话间,杨晟忽然大笑了一声然后手持着那面圣鼓朝着我们这边就冲了过来他的速度很快,一动身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

        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低沉了下去的,在悲泪金刚周围梵唱的众人,声音陡然拔高我只听慧大爷大叫了一声:“阻止他,为承一争取时间!”

        在同时,师父携手吴天大喊了一声:“跟我来”、

        陈师叔忽然拿着一个分外精致的陶土雕刻走向了前方而原本已经快要熄灭的巨大铜灯,在这个时候陡然的变得异常光亮起来。

        凌青奶奶轻声说了一句:“是时候了”然后,我看见她带领着巫蛊一脉的蛊师,一挥手一片黑压压的虫潮飞起,在其中,几个金色的光点分外的引人注目全部放出了本命金蚕蛊

        “早知道拉岗寺的这些恶僧会倾巢而出,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在这个时候,一个一直在战场上什么也没有做的陌生老者,忽然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然后他忽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呼哨之声

        接着,我听见那山坡的背后,传来了无数‘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有些悠扬,但是怪异的竹笛声接着,我看见了一条巨大的蛇从那边山坡的背后爬出,在巨蛇的身上,稳稳的站着一个穿着旧麻袍,样子干净清秀的人,他的肩膀上盘踞着一条小蛇儿,了不起的小蛇儿——螣蛇!

        小丁小丁竟然来了,一直隐藏在这山坡背后!

        不止小丁在小丁身后,又是一条巨蛇游动而出一个长的漂亮,眉目之间却是充满了干净利落感觉,穿着一身紧身黑衣,绣着金线的女子,就站在那条巨蛇的身上这是?

        我不认识,但是我分明看见小丁望着她羞涩的一笑

        而且还有很多男男女女走出

        “正道的驭兽一脉基本上倾巢而出啦。”那个说话的老者忽然笑了然后竟然也掏出了一个竹笛,开始无声的吹奏我看见那个孤庙的山坡之上,一条身上的颜色跟巨石差不多的巨蛇也游动而下了

        这让我想起了那些在洞穴中的老祖宗它们是否也来了答案很肯定,在雪山一脉的帮助下在小丁的身后,游动着几条巨蛇,不是洞穴中的老祖宗,又是谁?

        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我看见悲泪金刚忽然破碎了最后化为一道金色的流光,直冲着慧大爷而去!

        在这个时候冲出来的杨晟忽然停在了风雪之中,带着莫名的神情高举起了手中的圣鼓然后另外一只手,重重的拍了下去。

        ‘嘭’又是一声鼓声这才是最后一声鼓声吧?

        这个时候凌青奶奶忽然说到:“如雪,如月你们还不过去?”

        “奶奶?”如月双眼含泪如雪安静的就像雪中的女神,最后把头轻轻靠在了凌青奶奶的肩膀上,轻轻的拥抱了她一下,然后一把拉着还在哭泣不已的如月朝着我走来

        在悲泪金刚破碎的同时,那些围绕在金刚周围梵唱的人,全部共同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就像天空中下了一场血雨一般,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在这场血雨中倒下。

        孙强一声痛呼,如同受伤的孤狼和自己同属一脉的巫一脉应该是全部牺牲了孙强转头含泪望着我,说了一句:“哥,我来了”

        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天空光芒大盛快要盖过了原本灰暗的天

        老掌门波澜不惊的声音传来:“承一,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