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零一章 澎湃之战(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两百零一章 澎湃之战(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嘭’‘嘭’‘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杨晟那边的梵唱声音中开始夹杂着清晰的鼓声了。

        ‘轰’‘轰’‘轰’,灵魂力剧烈的碰撞,无声却能引来大地的共振。

        ‘哗啦’‘轰隆’‘呼’我已经找不出更多的词语来形容战场上的法垩修之间斗法发出的声音在吴天的大术结束后,法垩修的斗法再次开始了。

        ‘啊’是战场前方传来的呐喊声,杨晟剩下的十个精英死士,和我们这边剩下的勇士在进行最后的交战我们这边的人伤亡变得很多,死亡的速度也变快了很多几乎是用生命在拦截这些死士。

        剩下没有多少了,区区四个而已但还必须用生命来继续阻挡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道血肉之墙的,那将是我一生最美的画面。

        不知道什么,雪停了一阵儿到这个时候复又下起

        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和我们这边一样,杨晟那边的修者参与斗法的也只是寥寥数十人,在后面,杨晟那边其实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马站在了祭台的后面,组成了好像一道人墙,站在那个地方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到了这种时候,我其实也没有多担心了我们这边大部分的人马在布置大阵,他们那边也一定有一定的动作。

        如果让法垩修零散的斗法,这场战斗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这根本不符合我们双方的要求,这种战斗是不能持久的打下去的,因为要考虑到世俗,即便这是无人区,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保险。

        最快的方式,自然是大规垩模的比拼大型的战争,不管是古代的战争,还是现在的战争,都不会各自为战,在这个时候讲究的是集体的力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晟那边‘嘭’‘嘭’的鼓声渐渐的急促了起来在灰暗低沉飘雪的天空之中,一个女子的形象渐渐的清晰起来。

        她穿着宗教的盛装,此刻是一个跪拜的姿势,双手合十在低头闭眼梵唱着,她的声音是如此的圣洁,神圣仿佛为这个染血的战场也带来了一丝安慰。

        “白玛,你睁开双眼啊”风雪之中,路山再一次的看见了梦中心爱的姑娘他有些跌跌撞撞的在积雪中走了几步,忽然朝着天空大声的嘶吼。

        睁开双眼看见什么?看见倒在前方的勇士吗?看见静默着已经死去的医字脉?看着已经投力不支,倒下的不知生死的巫师?还是看为前方的战者维护着气运,好像苍老了很多岁的命卜二脉?

        这种牺牲像是正道不能承受的痛,可是战争才刚刚要真正的短兵相接。

        “哥,姐的真灵出现时,是睁不开双眼的她被封印了。除非”陶柏上前去拉住了路山,声带哭腔的说到。

        路山一把跪倒在雪地里,声音嘶哑的对陶柏说到:“我只是想她看看,已经死去了那么,那么多人”

        路山悲伤的声音,散在风中好像敲打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已经死去了那么多人?来的时候浩浩荡荡的人此刻很多已经倒在了战场之中我很想为他们做一场法事,但到那个时候谁又来为我做一场法事呢?

        即便没有我亦无悔,在这样一场大战中卫道死去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加灿烂的牺牲了,而我亦相信,这片染血的草原,将成为正道的圣地。

        我的心情有一些激荡在这个时候,我虽然已经注意到了杨晟身边的那些顶级修者已经醒了但心中却莫名的顾虑和担忧全消。

        只要这样去战斗就好了我是这样想的每个人的牺牲都是有意义的,大雪能够埋去一切的痕迹但埋不去的是每一个的精神和意志!

        我耳边响彻着一声声越来越急促的‘xxx阵位归位’‘xxx阵位归位’

        而杨晟那边,那些无声站着的修者忽然就散开列在了祭台的周围那些醒来的顶级修者并没有离开祭台,只是看了一眼战场,又闭上了眼睛。

        他们果垩然是有后手的只是那么仓促的时间难道布阵吗?我很疑惑但是下一刻就了然了,只因为他们的阵法的确不需要怎么布置,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却也残酷的阵法合击之阵!就是把所有人的力量集中在一个或者几个人身上。

        之所以说残酷,是因为这种阵法也算有一些变化,有些主导权是掌握在普通阵位的人身上,随时可以停止,有些主导权却是掌握在被集中的人身上这样,他如果不停止抽取力量,其他人也停不下来。

        比如吴老鬼的深仇大恨就是这样的

        这个阵法甚至不需要布置阵纹,只需要在关键的地方放置几件关键性的‘传导’法器就行了对于也几乎全是大能的杨晟那边来说,这是多简单的事情?

        原来杨晟那边的一切都很简单,都是围绕那个祭台来的等那些顶级修者布置好了祭台,才彻底的与我们开战之前的一切全部都是拖延。

        这边的对应也很简单,老掌门就像看透了一切一般,也选择了以阵对阵只是正道之人不能去做强行抽取他人力量的事情,换一个合击之阵,就是普通阵位掌握主导权的阵法,说实话,论效果绝对比不上那个残酷的合击之阵。

        而且,正道中人这一次的实力其实比不上杨晟那一边因为A公司不知道修生养息了多少年,积蓄了一些什么样的力量,他们不需要像正道那样光明磊落所以,被看清的东西很少。

        外加,吴天这一个变数陡然加入了他们的势力!

        相同的阵法不能占垩据优势只有选择更高级的天罚之阵,我想如果杨晟那边有的选择,也一定会这样做吧。但好像他们没有得到过那个神秘传承的任何阵法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这世间流传的阵法。

        此时,好像是双方已经归为的一次行动了在风雪之中,前方的慧大爷忽然发出了一声长啸最后一个死士倒下了!

        我们这边的勇士剩下了三人总算是艰难的胜利了

        一路的鲜血,一路的尸体,盛放在洁白之上那最后的结果是不是也是让洁白重回大地,而不是让世界被黑雾笼罩?

        我已经无法求细数这种牺牲了就算布阵的相字脉也在一个个的倒下,剩下的人不到一半承受完美的天纹,需要自身去承受坚持到极限,倒下的时候会不会有不甘?

        他们是生是死,也不能去探查因为我知道,到了老掌门所说的那一步,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能分神半分。

        那边的悲泪金刚已经碎裂的不成样子空中那个圣洁的白玛梵唱的声音渐渐空灵配合着那鼓声,好像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

        在那个时候,吴天和老掌门,还有珍妮三人依旧在斗法只是我能感觉出来老掌门和珍妮大姐头是在苦撑。

        “老掌门,你和珍妮姐要归位了。”这个时候,一个疲惫的声音从大阵之中传来是王师叔,天罚之阵终于要最终完成!

        而在杨晟那边,有一个喇垩嘛忽然站了起来,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大声说到:“想要一步登天吗?那就在这一次拼尽全力吧坚持到圣祖登顶的那一刻,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哦”那边邪道的人发出一声声狂热的呼喊,就像是被洗脑的人群其实大道艰难,邪道剑走偏锋,几乎是断绝了真正登上大道的路唯一能让他们狂热的就是这个了!

        然后,那个喇垩嘛走到了吴天的身边,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吴天冷哼了一声,和珍妮大姐头还有老掌门最后对撞了一次然后拂袖而去,坐在了祭台之中,杨晟的前方

        珍妮大姐头和老掌门各自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这雪下的好像更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