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章 彻底于开启之前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百章 彻底于开启之前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珍妮大姐头术法的完毕,仿佛就是揭开下一幕‘爆炸’的序幕一般当一阵清风从珍妮大姐头的身边抚过时第一道雷电终于落在了大阵的上方,接着是各种术法,如同最灿烂的烟火在大阵的上空爆裂开来

        而吴天的那道土行法术,也是瞬间逼近了大阵,带着地动山摇的气势朝着大阵碾压过去

        可奇怪的是,那些法修的术法无论怎么样在大阵的上空爆裂,都落不到大阵的上空,而吴天的那道土行术法看起来威胁大一些,可也是不停的在震动,却是在离老掌门一米的位置,就前进不了了

        “哼,惩阵法之利罢了!”那边传来了吴天冰冷的声音。

        我一下子明白了,老掌门好像利用了阵法防住了这看起来危机重重的一轮术法攻击,但吴天那语气好像是要强行破阵

        但在这时,却传来了吴天闷哼的声音,我站在比较高的地方,一下子就感觉到吴天被层层的充满了某种暴虐气息的灵魂力包裹了之所以说充满了暴虐,是因为那些灵魂力经过了压缩,就好像灵魂力炸弹。

        吴天发出闷哼的声音是因为其中一颗灵魂力‘炸弹’爆炸了!

        “凌不,珍妮,你就是这样逼迫我放弃术法吗?”那边,吴天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烦躁。

        显然,他认识珍妮大姐头。

        可是珍妮大姐头只是冰冷的掐动手诀无声的震荡传来,又是两颗灵魂力’炸弹‘爆裂,这一次吴天没有发出闷哼的声音而是身子晃动硬生生的承受住了,脸色稍微变得有些苍白。

        珍妮大姐头继续掐动着手诀,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逼迫吴天放弃术法,来防备自己的术法!如果,不要放弃,那就硬生生的承受。

        从吴天的表情来看,要承受珍妮大姐头的术法攻击显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我没有想到珍妮大姐头,确切的说珍妮大姐头和老掌门两个真的是联合起来用第三种办法来逼迫吴天了或许,也只有他们两人联手能做到这样吧?

        又是三颗灵魂力‘炸弹’爆裂开来这一次吴天还是再一次承受了,脸色更加的难看也终于是被珍妮大姐头逼迫的急了,他手中掐动的手诀一下子松开了随着手诀的松开,那道土行之力一下子就土崩瓦解了

        “珍妮,你不就是仗着你有古时猎妖人的血脉和传承,灵魂力雄厚吗?可惜你们这一脉早就没落了最厉害的猎妖人也已经被如果是遇见了巅峰时期的他,倒是会让我忌讳,可是你这一点灵魂力算什么?给我破”被珍妮大姐头逼迫到了这个地步,吴天可能觉得面上无光,不由得开口说了一句最‘啰嗦’,也算表达最清楚的话了。

        说话间,他的灵魂力也喷薄而出而且被出色的灵觉指引,只是瞬间就破了术法

        在那边灵魂的无声震荡传来弄得祭台下方的一些法修,脸色苍白无比这种程度的攻击,或许吴天并不在意,但是不代表他周围的修者就一定能够承受

        被波及之下,纷纷都闷哼出生,有些头晕目眩的样子毕竟是灵魂力碰撞产生的震荡,有这些反应也是正常。

        吴天在举手投足之间就破了珍妮大姐头的术法,但到底那道具有大威胁的土行术法被破了珍妮大姐头在被破术的瞬间,发出了一声闷哼的声音然后从天空中落了下来。

        她的脸色很难看显然是气血翻涌未平在那边,医字脉的又开始忙碌,这一次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很老迈的医字脉的人郑重的掏出了两个古陶雕像其中一具像珍妮大姐头,另外一个赫然就是——老掌门。

        “珍妮,你的飞行不过是特殊时间的取巧罢了,难道你真以为你恢复了上古猎妖人的风采?今日,你竟敢逼迫于我?”在这个时候,吴天显然非常的愤怒,在言语间也不装高人那种云淡风轻了,而是频频的挤兑珍妮大姐头。

        猎妖人的传承?这才是珍妮大姐头真正的传承吗?还有什么血脉?这些才是她能跟随在师祖身边的‘资本’吗?而不是什么昆仑授业珍妮大姐头的岁数成迷,显然和师祖一样全身笼罩满了神秘的色彩。

        只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如此隐忍的珍妮大姐头,在落地以后,尽管气血翻涌,面对吴天的挤兑,依旧一言不发,只是掐动着手诀,快速的准备着下一个术法从波动来看,依旧和灵魂力有关。

        “同是昆仑授业得道之人,有两人传承最为了得一是那李一光,二是那吴天。可是李一光生性洒落,光明磊落,心胸宽广真正当得起一句神仙中人。反观那吴天,心思颇重,气量狭小,偏偏自负又争强不要说当得起那神仙中人,就是普通修者的心性也不如,如何能称之为高人?看来,昆仑之子,从始到终就只有那李一光一人,名声岂是手段用尽,就能争来的?世人是长眼睛的不过区区斗法,被小辈压了一头,就各种挤兑,吴天,你有脸吗?”是老掌门的声音。

        他已经从盘坐的地上坐了起来在他身后,阵法的四道金光不灭,看来阵法已经是非常的稳定他从风雪之中走来,一步一句神情平淡,却言语如刀好似谈笑之间的话语,就毫不犹豫的点出了一段秘辛,区别了两个人。

        “你闭嘴!”吴天的神情忽然扭曲了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你闭嘴,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激动的吴天,显然老掌门的话激到了他的痛处一时间他连继续掐动术法也忘记了,只顾得上呵斥老掌门。

        老掌门淡然一笑,继续说到:“可是觉得你师兄老李强于你,仅仅是因为灵觉?所以,在鬼打湾看中了和自己命格相似的肖承乾,想要对他夺舍?在夺舍之前,还垂涎老李徒孙陈承一的灵觉,想一并给夺了过来?”

        什么?我眉头一皱,却看见肖大少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神情麻木的样子叼着他的雪茄,烟雾持续的冒出显然,这个老祖宗的做为已经伤不到他了因为早就心死,心冷了

        我想起了那悬崖上,平台边他扯开我身上绳子的一幕,显然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彻底的不认这个老祖宗了,恐怕也多少知晓了一些事实一直不说,恐怕是为他留最后几分颜面。

        “是又如何?我吴天凭什么不如他李一光?牵涉到昆仑的事情,和你这些凡夫俗子多说也无益不过,今日你敢这番对我讲话,所以你定然会死得不痛快。”吴天的神情渐渐变得狰狞。

        显然他的性格就如老掌门所说,自负又争强,是容不得别人对他有半点儿不敬的!

        “好大的口气敢与我两人斗法吗?既然到了这个层次,五行术法的相斗,也就太可笑了,敢直接比拼灵魂力吗?”老掌门忽然前踏一步,用一种充满了信心和不屑的样子看着吴天,那样子就好像真的很看不起吴天。

        吴天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而老掌门却是冷笑连连只是说了一句:“罢了,你到底是不如你师兄的。就这样吧,你我斗法,生死由命,就你这样的吴天还真奈何不了我雪山一脉不,仅仅是我和珍妮两人。”老掌门意兴阑珊的样子。

        接着开始掐动手诀!

        吴天一下子暴怒了大吼到:“那就如此相斗!到时候,你会知道你有多么的可笑?”

        说话间,吴天也开始掐动手诀他要与老掌门和珍妮大姐头灵魂力相斗

        在这个时候,我变得不感慨老掌门的智慧这根本就是阳谋,在算计吴天但这个坑,吴天不得不去跳,因为搬出了我师祖的名头我看着远处的吴天,即便在掐动手诀,脸上的不忿之色,依旧未消

        显然,都是凡人,谁会没有弱点?我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弱点竟然是我的师祖

        在这个时候杨晟依旧还在不停的敲动着手边的鼓他身边的那些顶级力量好像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而我们身后的顶级大阵也渐渐的要成型!

        最顶级的修者已经开始斗法体修的战场上已经不复刚才的热闹,却比刚才更加惨烈,因为已经接近打完所有的牌

        风吹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