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八章 顶层之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八章 顶层之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圣鼓就在杨晟的手中此时,这个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白玛如此圣洁的灵魂竟然被杨晟等人利用了,他们是用的什么办法?看见那些喇垩嘛,我心里明白,这个答案我是猜测不出来了他们既然敢把白玛这么一条鲜活的生命做成所谓的圣器,那么就一定有办法使用这面鼓。

        当日是那个叫曼人巴的喇垩嘛夺走了这面圣鼓,做为和路山的交换那日,我们所有人都以为曼人巴会一个人‘贪墨’下这面圣鼓,没想到还是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是出现在了杨晟的手中,这背后发生了什么我想也不是我们能深究的事情了。

        随身杨晟一下一下的敲响这面圣鼓那女子梵唱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而随着这清晰的声音,一个虚影淡淡的出现在了祭台的上方。

        她是如此的模糊不清但路山此刻全身都在颤抖,至于我也知道那是谁因为在万鬼之湖的大战中,路山曾经召唤过这个身影,答案也很简单,那就是被封印在鼓中的白玛的灵魂。

        只是那日灵魂出现的时候,除了圣洁的感觉并没有那种完整的灵魂感。

        确切的说就像是一个没有自己思想的活人一般。

        灵魂应该是完整的但是灵魂意志这个应该是被那些喇垩嘛用特殊的手段封印了,否则按照白玛那么善良的性格怎么可能甘愿这样被一群恶人所封印?

        也怪不得路山口口声声说,想让白玛投胎。

        这个时候杨晟的死士只剩下了最后的几个各种的术法还在不停的交错,我们这一边的优势依旧存在。

        吴天就这样冰冷的站在祭台的前面看了一眼眼前的局势,忽然说到:“欺我方无人,竟也不能占垩据优势,可笑!”

        很简单的一句话,这一向就是吴天说话的风格理解起来就是,在他们的高手都在忙碌祭台之事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占垩据优势所以,我们是可笑的,这场战我们也输定了。

        他从来都是这样,冰冷不屑的态度面对世间所有的人,好像多说一个字都是侮辱一般的高高在上。

        而他说话的时候,从祭台之后忽然窜出来了十个身形异常高大的人他们没有带面具,身上穿着黑色的劲装,上面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恶蛟就这样无声的出现了。

        吴天竟然罕有的叹息了一声,又说了一句:“精英培养不易,去吧。”

        面对这样的吴天我很想破口大骂把话说明白难道会死吗?我都是反映了很久,才发现他说话的意思是这十个黑衣人才是改造液培养出来的真正精英,很是可惜要用在这战场上了然后让他们行动的意思。

        他的话音刚落这十个人就如同十只被射出的箭镞一般朝着战场冲了过去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只是在转眼之间,就冲到了一个看起来普通,却是骁勇善战,一直表现的很是勇猛的武僧面前。

        那个武僧面前已经没有了敌人正朝着杨晟那边冲去,在黑衣人临近的时候,才察觉过来,猛地的停下了脚步

        由于距离的拉近,我也看清了那黑衣人的脸,是一张完全干枯发黑的脸并不同于黑人的那种黑,那是一种死灰色的黑沉说简单点儿就是一张僵尸的脸!

        这样的脸看着很恐怖而且表情也如同僵尸那边僵硬,面无表情的脸显得分外冷酷但又没有那种寿元即将耗尽的疯狂有的只是一种居高临下,冷漠看着眼前勇士的神态。

        我想起了吴天那一句不易,难道这些精英就是用人命堆砌出来的真正成品?要与杨晟一起去攻克昆仑的存在?

        我还来不及多想就看见面对忽然停下的武僧,那个黑袍人冷冷的,也是简单的提起了拳头那个武僧或许被他这种冷漠的态度给激怒了,大吼了一声在他身后的守护虚影是一尊头陀具体是什么头陀我不知道,但是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在这一声呐喊之下那个头陀的虚影又清晰了几分那武僧也提起了拳头朝着那个黑衣人冲了过去。

        ‘嘭’一声沉闷的响声发生两个拳头碰撞的瞬间或者是相互碰撞的力量太大了所以站在这里的我也是听得清清楚楚时间仿佛静默了一秒,接着那个武僧发出了一声压抑而沉痛的低吼

        只是随着他一开口,一股鲜血喷薄而出洒落在了雪地上,也喷溅到了那个黑衣人的脸上武僧的手臂软软的垂下,然后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后方疯狂的退去雪地上被拉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这样狂退了5米多以后才被他身后的一个勇士拉住。

        看来费了一些劲力,两个人才稳住了身体。

        至于那个黑衣人,有些神经质的用手指抹了一下脸上的鲜血,把手指放入了口中接着脸上流露出来了一丝沉醉和留恋的样子下一秒忽然握紧了拳头,再次朝着那个武僧还有扶住他的那个勇士冲去!

        糟糕我的心底一沉,知道他们危险了刚才我是完全的见识了这些精英的力量!

        这些勇士战斗到如今只剩下了三十来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杀死了杨晟手下全部的死士他们真的不能再死了啊!

        面对这样惊人的力量,两三秒之间的一场博弈,又扳回了战局的力量勇士们暂时停住了脚步,只是看着但是,当那个黑衣人再次开始冲刺的时候,他们又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我听见了慧大爷呐喊的声音:“是时候了!”

        是时候什么?难道还有底牌?我还来不及反应忽然听见那个否则沟通悲泪金刚的念力之阵,声音陡然的加大特别是负责沟通的那个武僧,声音陡然的高亢却是一边这样梵唱诵经,一边开始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连同那些巫家的传人也是同样的如此他们七窍流血非常严重脸色更加的苍白

        原来那个悲泪金刚已经充满了裂痕如今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原本还算不大的裂痕开始在悲泪金刚的身上快速的游走,扩大看着,就像这尊悲泪金刚的塑像随时都要崩塌的样子

        可是,我还来不及关注这边吴天的声音已经滚滚而来:“天罚之阵?你们不会成功。”

        说话的时候,我看见吴天手中掐着一个奇怪的手诀在我们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忽然猛地一跺脚,这是吴天真正的出手了!

        这次将会是什么术法?

        天地间好像再次静默了一秒在这一秒种内,我看见老掌门从身上掏出了四个金色的阵印然后朝着大阵的方向一抛,大喊了一声:“去!”

        接着这几个阵印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的朝着天罚之阵四个不同的角落快速的飘然而去

        这四个阵印看起来要比入阵之人手中拿着的普通阵印高出很多层次的样子

        老掌门一下子坐下,手中掐诀,大喊了一声:“固阵!”

        在这个时候,珍妮大姐头开始飞快的掐动手诀一股股灵魂力疯狂的涌出。

        与此同时在吴天的脚下不远处大地忽然的隆起然后一股巨力从隆起的地方传来朝着这边飞速的奔涌而来

        巨力所来的方向,大地之下就像藏着什么东西一般追随着巨力不断的隆起,一路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