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七章 梵唱的圣鼓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七章 梵唱的圣鼓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此刻的战场莫名的因为修者的参战就变得异常的激烈起来。

        毕竟术法的威力可大可小,全看施术之人的功力在这里几乎就是代表着这世间顶级修者的碰撞了,如何不震撼人心?又如何不激烈?

        比起第一线的肉搏大战,这里的攻防之战更加的明显虽然从人数上来说,我们这一边再一次的不占优势,但因为雪山一脉几个大长老的加入,还小小的占有优势

        那边的术法几乎都攻击不到这边来,而偶尔这边施展的大术,那边的防备有时却有漏洞反而会让术法的余威落下。

        那边的修者出现了伤亡!

        但杨晟那个祭台依旧安静的要命拉着黑色的布帘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最激烈的地方在于战场的中央黑色的旋风被师父召唤出的飓风之术给吹散了大半开启了自身力量的勇士,终于打破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开始压倒一般的朝着杨晟人马的方向前进毕竟实力不是靠着疯狂就能弥补的,即便疯狂让那些死士也是寸步不退,让这边的勇士打的异常艰难。

        而战场的中央下方激战,上方则是激烈各种术法的碰撞就在战场的上方,不时的雷电爆炸,飓风呼啸时不时闪现的神鬼身影,让人眩晕的灵魂碰撞都发生在这里

        让这个战场的中央几乎成为了地狱般恐怖的存在。

        就算普通人站在这里看不到什么具体的景象也一定会看见电闪雷鸣,感受到地动山摇

        杨晟那一边的优势在慢慢的消失甚至已经完全的变成了劣势,可是同之前一样,那个祭台依旧是巍然不动的样子,里面杨晟那边真正的顶级势力的人也没有出现过一个。

        如果能够一鼓作气的攻击到那边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想法,毕竟如果可以的话,那些武僧和体修哪怕只是冲过去了10个,对那边的法术修者都是致命的打击那么也就不用那么倚重天罚之阵了,甚至可以改变策略全部的入阵之人,一同施展术法,那么

        但想法是美好无比的,事实哪有那么简单至少杨晟搭建那个祭台的目的,没有人以为会是他们坐以待毙!

        反观老掌门的脸色并没有因为现在的优势变得轻松,反而是更加的严肃,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耳中除了各种术法传来的爆裂的声音,战场上的嘶喊喘息声就是那一声声,多少阵位入位的声音!

        大阵此刻在这番战斗之下,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剩下只有不到五十个阵纹,就可以彻底的完成!

        我心中看着也莫名的激动四百九十人的大阵啊到底是有怎么样大的威力?

        我心中只期盼着能快一些,再快一些我看着杨晟那边的人慢慢的在减少虽然施展术法的修者因为人数的补充,已经能够承受这边的攻击,但这并不代表什么?

        毕竟在质量有一定相差的时候,数量的弥补有时候也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终有当杨晟那边的死士还剩下不到十个人的时候,以为慧大爷为首的勇士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在后方修者的配合下,眼看着他们就可以冲过去了。

        却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我身边巍然不动的老掌门终于动了之前他只是轻轻的抖落了一些雪花,如今一动看起来身形飘飘,颇有仙气的样子,但是却抖落了一声的白雪身后带起一片的落雪感觉就像从风雪中走来。

        “老掌门你这是?”我不明白老掌门何以有此举动!

        却听见从那边的祭台之上传来了阵阵梵唱的声音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的那么神圣,那么的纯洁,充满了神秘,却又悠远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膜拜,心中不敢生出半点亵渎的意思。

        这是发生了什么?杨晟那边的人明明做事偏激而罔顾天道,为什么他们的祭台里会传出这种声音我的眉头紧皱,知道这一次将是战局真正白热化的开端却听见老掌门一声:“是时候该我出手了。”

        老掌门要出手?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一直倚在大石下的珍妮大姐头忽然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快速的拧紧了酒壶,放进了屁股的口袋里。

        在场的所有人都穿着白色的长袍,除了珍妮大姐头,她只是象征性的批了一件白色的披风,里面还穿着皮衣,皮裤很是干练的样子,和这个战场格格不入的形象。

        她收好酒壶,抬腿就走忽然又停下,望着我说到:“小子,你觉得我这样穿,他会喜欢吗?”

        他?应该指的是师祖吧?在这场战斗中我一直度都在和陈承一时不时的交错,我自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这个时候,我自然的把老李想成师祖,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就像我已经习惯用陈承一的角度来称呼每一个人一般我已经接受了,不过我还只是以为我自己带入了陈承一的身份而已,他的意志没什么动静,我以为已经最后的坚持。

        我没想到珍妮大姐头在战场这种充满了残酷的地方,忽然会问我这么小女儿的问题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到:“珍妮姐,你什么样子都很漂亮。我想师祖会这么想的。”

        “哈哈,他的嘴要是有你那么甜当年何至于让我怨了他那么久。”说话的时候,珍妮大姐头已经追随着老掌门的脚步而去了。

        我很想开口问,她和老掌门不是要住持阵眼的位置吗?怎么忽然就上前去斗法了?

        可是我还来不及问,却听见了一声扑倒在地的声音,我一看是路山一下子双膝跪倒在了地上,用双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低垂着头也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站在他旁边的陶柏,想要伸手去扶路山但却一张脸涨的通红,双眼里全是泪光

        还是站在旁边的承清哥一把扶起了路山,路山却激动的转过头看着我说到:“承一承一,是她,是白玛的声音。”

        白玛?之前那三天我完全压制了自己的意志根本不知道陈承一身上发生的具体的事情和对话只是模糊的有些印象可是现在路山这样一说,我忽然就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这么圣洁的声音是白玛的?据我所知,白玛已经完全的消失了连魂魄都被封印进了那面鼓中,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可能难道

        我猛地抬头望向了那座祭台,却也正巧,看见一阵狂风吹起祭台四周的黑布被‘呼’的一声吹起,然后狂暴的风力一下子卷走了那些黑布把那黑布一下子带上了天空飘到了天际深处

        少了黑布的遮挡,祭台里的一切一下子映入了眼帘我看见杨晟盘坐在祭台最中央在他周围盘坐着之前同他一同进入祭台的几个喇嘛他们的嘴唇不停的在动着,好像在无声的念着什么经文。

        而在他们周围之前进入祭台的所有修者都盘坐在他们的周围,一脸的疲惫看样子是经历了较大的消耗,在抓紧时间恢复!

        祭台上只有一个人立着,那就是——吴天!

        至于梵唱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盘坐在正宗的杨晟他此刻已经取下了面具,面具之下跟当年的样子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在他的手中有一面鼓他一手持鼓,闭着眼睛在虔诚的敲着那面鼓节奏并不快,而那鼓传出的竟然不是鼓声,就是那声声的梵唱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