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四章 乌云盖顶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四章 乌云盖顶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回忆就是太多却在长长的岁月中已经定格成了永恒如今,他们已经在风雪中前行了,留给我们了背影,眼泪或许又是一个永恒的记忆。

        小的一辈人就快要再一次完整的站在一起了,从**到边境,到国外一路辗转的这些人,终于还要一起踏上一条最后的路。

        在那边,路山已经说完了一些事情,揽过了陶柏,朝着我淡淡的笑,然后也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他们不用面对告别,只是要面对的是再一次的面对那些喇嘛应该就是拉岗寺的喇嘛吧,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份已经揭示,根本不用再保密了。

        “承一,你和我有一个三年之约,如今看来是不用了因为我能感觉到,他们全部来了。”路山站在我的旁边,轻声的说到。

        “那那面关于白玛的鼓呢?”我知道那才是路山的心结。

        “他们一定会带来的,我和陶柏也将伴随你走上那条路”说到这里,路山手指登上寺庙的那条曲折小路,原来还真的是那条路。

        “我记得这个地方,姐姐曾经带我来过”一直羞涩的不爱说话的陶柏,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开口了,望向那个孤零的寺庙,眼中有怀念的神色。

        “里面有些什么呢?”我忍不住问到。

        “什么都没有,连供奉的塑像都没有四面墙,挡风而已,当中有一个蒲团。”陶柏低声的说到,却莫名的笑,那一年在这个简陋的寺庙也许什么都没有,却有来自姐姐最温暖的爱。

        长姐如母!

        没有征兆的,路山很用力的拥抱了我一下,同样是拳头打在我的背上:“承一,共勉!这一战是我的希望,就算是绝路,也是圆满的路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或许我无法完成。但有你,我相信你一定会到最后帮我完成的。”

        “你会活着看见那一幕的。”我松开了路山,认真的说到其实我没把握,我只是在说自己的希望而已。

        他们围绕在我的身边,而我重新站在了那块大石老掌门还是那样巍然不动的立在那里,纷飞的雪花就快将他的头发和胡子掩盖,他轻声说到:“可以上去的人是你们,也不知道上天为何这样安排,但总有其深意这场大战快了,死的已经够多,还能有多少?”

        我不想思考为何是我们这一行人可以上去的原因我眼中看见的只是慧大爷的身影他竟然一边战斗,一边淋漓尽致的笑鲜血将他身上的纹身都已经完全的覆盖他如同一个来自地狱惩恶的修罗,他又如同战场上那个最豪情壮志的潇洒将军。

        我看不出来他是否受伤我能知道的只是他在战场上,好像永远不知道疲惫保持着同样的节奏,一个又一个的敌人倒在他的身旁。

        这个是慧大爷吗?在我最早的,爸爸妈妈讲述的记忆之中慧大爷的出现就像一个老干部,和师父争执着谁是谁二舅这个问题爱吃鸡蛋,贪嘴,不肯吃亏的贼兮兮的老和尚。

        他此刻是如此的英勇,哪个还知道他有这幅形象?

        就如同每一场战争战场上的英雄又何尝不是普通人?有自己爱的人,有自己牵挂的人,有自己的小毛病,最平凡普通的一面让一个人变得不普通的无非就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梦想,一个是信仰

        这个梦想可以平凡,这个信仰可以简单到只是为了心中的守护,也许只是为了那点儿善良和底线。

        战场的人渐渐变少了杨晟那边的人死伤大半而我们这边的勇士也死去了近乎一半从人数上来说,不占优势但是从胜利的天平上来说,却已经坚持到了第一场的遭遇战,胜利的天平往这边倾斜。

        那一尊悲泪金刚已经出现了裂痕下面的吟诵之人一个个脸色如金纸,嘴角带着鲜血夸张的已经是七窍流血

        老掌门之前就已经小声的说过,这些帮助前方的人沟通力量的人,何尝又不是在透支念力用生命来维系前方勇士的力量?

        念力消耗过度,是会要人命的自然有秘法可以一再的逼迫念力而出但结果也不比透支念力好到哪里去

        在这个时候,画阵之人额头上的那个神秘符号是真的已经完全的消失原本在他们头顶的上方,泛红的天空竟然投射出了条条金色的纹路,在下方的大阵之上

        “天佑正道。”老掌门的神色依旧波澜不惊,只是这样淡淡的评价了一句。

        却是在那边王师叔忽然大笑起来然后喊到:“天降阵纹,还不快跟随布阵?”

        说话间,那些阵纹师都已经疯狂了纷纷拿起布阵的材料,阵纹之笔,速度一下子疯狂的快了好多毕竟有老天爷的指引,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快的了?

        我其实心中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像顶级的大阵就算有阵纹图,还需要布阵师的灵力来维系更需要经验来布画每一条阵纹,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一句话最应该的就是用在布阵这件事情上。

        可如今天降阵纹还带着神秘的天地之力,那样就为画阵之人省下了太多的力气他们的速度自然会变得快的不可思议。

        这才是稳住下方战局最大的扭转啊不得不说,老掌门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在观察了杨晟的人之后,立刻就选择了血祭而之前之所以不选择,是因为一口心头的精血代表的东西太多了,他不忍心吧。

        虽然说战场不讲仁慈,但也不代表极致的残酷。

        我以为是这个却没有想到,老掌门却是叹息了一声说到:“天降阵纹都是完美的纹路,能够发挥天罚之阵的最大威力只是天不容完美,所以这些阵纹落下,画阵之人自然要承受一些后果这一次天佑正道,降下这么多的纹路。”

        老掌门闭口不言了我看到大阵几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完成一条条的阵纹,一个个的喊声。

        “191阵位”

        “206阵位”

        几乎是每一分钟,都有3,4个入阵之人照这个速度下去,天罚之阵最后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彻底的完成那样前方的勇士就可以退回了吧?

        师父他们也可以该进入阵中的进入阵中或者得到大阵的庇护,躲在后方必要的时候出手!

        我比谁都期待这个大阵的完成心神简直是完全的关注但是我也沉痛的发现,每画出一条阵纹,阵法师的脸上都会出现痛苦的神色有的已经大口的吐出了鲜血有的拿着阵纹之笔,强画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豆大的汗珠顺着流下

        有的甚至可以看见白发一下子就出现混杂着黑发

        小北也在其中但还算坚持的比较好的他们都知道,现在争取的每一分时间是何其的重要

        但这就算是尘埃落地了吗?自然远远的不是在那边,传来了吴天刻意通过吼功传来的一声冷笑

        接着,一个冷酷的声音出现在战场:“既然都是一批要抛弃的死士不如我再来添一把火吧”

        法术修者终于要出阵了!

        在吴天说话的时候在他那边忽然扬起了一阵黑色的旋风普通人不一定看的见,可能只是会听见风的呼号但我分明看见,那就是他提取的气场一下子如同乌云盖顶一般,黑压压的朝着那批他们所谓的死士涌去

        黑云过去那些死士彻底的疯狂了如果之前他们还有人类的情绪,在力量的博弈中,多少有一些负担如今是真的会变成悍不畏死!

        因为已经被这些负面气场影响的彻底疯狂!

        而他们冲过来的后果不言而喻

        在前方的慧大爷看样子是叹息了一声忽然转头望向了这边他是在看师父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