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二章 借力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二章 借力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啊”终于在这个沉闷而安静的战场,发出了第一声的叫喊却是剧痛之下的惨叫。

        那个被撕咬下一块血肉的勇士的鲜血瞬间就染红了小半边的身体而他在惨嚎的时候,却并未有后退而是一把抱住了那个变异的怪物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紧紧的把他摁在了雪地之中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角力变异之后的怪物力量奇大无比,那个勇士的力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在他死死摁住怪物以后,自然那个怪物会奋力的挣扎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杨晟那个液体的副作用让服用的人会变得分外的残酷和暴戾在这个时候,我希望我的双眼瞬间失明,那我就可以不看见这么残酷的一幕

        我也希望我的耳朵瞬间失聪,或许听力不要那么好也可以那么我就可以听不见那么压抑的痛呼声甚至夸张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是啊,有医字脉可是不论是转伤之术还是什么神奇的术法,都需要施术的时间,在这么短的瞬间,收到如此的重创,就连医字脉的也来不及

        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在那位勇士的坚持下,那个怪物暴戾的挣扎攻击之中他的骨头碎裂变形,他的鲜血几乎让他成为一个血人

        我根本不忍心在心理勾勒描述这幅画面太过疼痛,也太过沉痛

        在这个时候,我恨不得能亲自化身为战场上的勇士举起手中的刀枪,狠狠的劈砍向那些怪物即便我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毕竟战场上的大部分是武僧,限制了他们能用的武器无非就是棍和戒刀

        就算能用任何武器又有什么用?在这种层次的力量对决之中,武器的作用已经很有限了就算足够锋利,能够破开怪物强悍的肌肉,也引不起致命伤更不要说在这种巨力的碰撞之下,武器很快就会扭曲变形成为一堆废铁。

        同样的道理,杨晟那边的人也知道这个道理根本不会带武器,反而会成为负担

        至于这种力量层次是什么层次呢?我无法去具体的形容,但曾经有人形容古人的力士是‘力拔山兮气盖世’,虽然是夸张之言但要在这里做对比的话,修者的力士一出,大概这样的凡人力士,和他们进行角力的话,五个也挡不住

        所以,狠狠砍向敌人的想法只能是个梦想至于枪炮更不用说了,毕竟枪炮需要人为的操作,在修者的手段下,作用是何其的有限?就算放开了来用,我们用,杨晟也会用那到时候,就是一场不可估算的战争了和世俗势力的相互制约,注定了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我叹息了一声,这场大战除了用血肉之躯铸成一道防线,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而眼中的惨剧却还在继续那位死死不放手的勇士我看见他的目光都几乎已经涣散可是依旧用扭曲变形的双手紧紧的压制住怪物

        在旁的人有心要去救他但是越来越多的怪物快要开始苏醒了每个人都自己要坚守的阵地在这里,是每一厘米的距离都必争的为的就是还未成型的天罚之阵。

        那才是真正进攻的中坚力量可是天罚之阵怎么还没有画好呢?

        我着急的目光看向了画阵的众人阵地前方那个勇士的惨烈,让我心中再也不能保持冷静而我身边的老掌门却如同石刻一般站在那里风雪沾上了他的眉眼亦不曾拭去,只是双眼越发的深邃。

        我看见了画阵之中的大部分,额头上的痕迹已经消失而在阵法的上空,灰暗的天空开始隐隐的泛红也如同也被步伐踏的脏污的雪地洒上了一层鲜血,然后散开的模样

        “众志成城,精血为祭,这用精血凝聚的意志自然也是要昭告上天的”石化的老掌门只是这样平静的评价了一句。

        昭告了上天又有什么用?我现在并不知道我只是诧异老掌门为什么到现在还能保持平静?

        “哥啊”在我诧异的目光中,战场上响起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那仿佛来自灵魂的沉痛呐喊,让我猛的转头看见的,却是一篷鲜血猛地散开划破灰暗的天际一个沉默的勇士,暴突的青筋,用肩膀当做最后的防线,死死的抵住怪物的胸膛眼中却还有着雄浑的意志。

        可是他已经没有了手臂了他的手臂带着洁白刺眼的断骨,被怪物拿在了手中怪异在嘶吼,那一篷血花就是猛地撕扯下手臂,划破天空的勇士的证明。

        人,会疼痛是什么让人们忍耐?是希望,是信仰,是坚持的守护,是温柔的牵挂在这一刻,我的手足冰凉我明白这个勇士要坚持的大义,却无法面对这一幕惨烈

        在他的旁边,有一个和他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汉子,在对着他沉痛的呼喊在他身边,亦同样有几只要改造完毕的怪物

        从这两人的长相和那个人呼喊的声音来看这两人是兄弟关系,在战场这种地方,就只能这样残酷即便眼睁睁的看着,也不敢离开自己守卫的那一方土地不能让敌人前进!

        “哥,我来替代你”那带着哭腔痛楚的呐喊变成了无助的悲泣,说话间,这个弟弟已经要走过去。

        我却听见风声中传来一个稍显虚弱,却雄浑无比的声音:“不,这里是我要坚守的地方我们要守着,我们不能退后不能”

        “老掌门!”我想冲过去了,老李一脉的秘术,借大地之力是多么的厉害,可这个秘术充满了危险,对灵觉的要求也太高,没有灵觉精确的控制冲穴的时候会让人非死即伤否则,把这个秘术传开来又如何?

        大家不会,可是我会我是真的想要冲到第一线的战场了只为那个勇士的不能后退。

        “站着,别动这是战斗。”老掌门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冷静和坚持,然后转头对我说到:“仅此一次,在这里,我是掌门。”

        我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在这里,他才是最高的指挥人,我必须服从他我从心底知道老掌门其实是对的,但我不明白我的情绪为何会变成这般?

        老掌门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到:“陈承一,是你回来了吗?”

        我呆立在大石上,一时间发觉,好像我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某一种变化而我自己竟然如果,不是老掌门的一句话,我根本就察觉不了!

        但这种问题在这个时候还重要吗?也许再过半分钟不,或许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那个勇士就会死我即便知道是会有牺牲,我不想要牺牲出现在这一刻或者是全部都活着,好好的活着即便是受了重伤,我也能接受。

        “不用急,正义自有天佑看吧,来了。”说话的时候,老掌门轻轻的一指,随着他的动作,雪花从他的发端轻轻的滑落而我随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我看见同样是一滴鲜红的泪水从那尊怒目金刚的眼中滑落

        来了?来了!原本怒瞪的双眼已经变成了悲伤的低垂原本充满了煞气的眼神在此刻落下慈悲的泪水来了,究竟是好还是坏?

        可是我还来不及思考原本沉闷的战场终于在这一刻开始沸腾

        “借力!”“借力!”“借力!”一个个勇士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一声声借力就如同他们吹响的号角!仿佛这借力是不需要付出代价一般

        在这其中,我看见了慧大爷如同山岳一般,立在最前方的身影,他也大喊了一声借力义无反顾,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慧根儿的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

        “借力啊”在这个时候,那个呼喊哥哥的弟弟也发出了疯狂的呐喊之声

        悲泪金刚哪里会吝啬在这个时候借出力量?

        在灰暗的天空中一道道带着佛家色彩的金色流光,漫天的飞舞落在了一个个勇士的身上,瞬间融入了他们的身体

        每个人的身后都出现了一尊小小的,淡淡的,模糊不清的金刚身影

        “啊”得到力量之后的勇士们开始呐喊那是一种压抑了许久的爆发

        最激烈的碰撞,从现在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