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斗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斗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杨晟好像很在意那个祭台,从那个祭台搭建之处,便策马环绕着祭台来回的打转在他身后跟随着几个喇垩嘛,其中一个喇垩嘛我认得,赫然就是那个用精神力来搜索过陈承一的人。

        他那时的地位极高,在这个时候,却仿佛是最小的跟班,跟随在另外几个喇垩嘛的身后然后共同跟随着杨晟,一边围绕着祭台打转,一边指挥着,说着什么?

        丝毫不关系战场上惨烈的一切。

        是啊,他们有什么好关心的?这一批参加肉搏的人,不过是杨晟制造出来的半尸人即便代价高昂,那也是可以用物质来衡量的存在

        没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没有心血来浇灌,没有感情的一路陪伴其中那就只会可惜不会珍惜因为偏偏只是这些才是无法衡量的东西。

        杨晟的表现再正常不过不像我,看见每一个冲在前方的勇气血洒沙场,内心都会一阵抽搐。

        战斗还在无声的继续不身在其中,根本不能体会其中的惨烈这边以慧大爷为首的勇士,原本在人数上对应杨晟的这些半尸人精英,就处于劣势,毕竟是仅仅百来人,对应的是几百个半尸人几乎是处在包围当中。

        而这些怪物,痛觉几乎消失旺盛的新陈代谢,让他们的伤势也愈合的极快加上力大无穷,用血肉之躯去对撞,根本也谈不上什么优势。

        唯一支撑的是什么?只能是那心中坚守的道,那信仰产生的无尽勇气

        一幅幅的画面如同一个个的定格像极了电影里的慢镜头,让人撕心裂肺的沉痛,却又无法回避

        一个长着络腮胡的体修浑身浴血的冲了过去四五个半尸人顷刻之间就围上了他,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的打落在他身上他一边咬牙承受着,一边鲜血从嘴角滑落而他在这个时候,却也不肯放开手中那个被抓住的半尸人抱着同归于尽的疯狂,狠狠的用头撞了过去

        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相对年轻的武僧他倒在了地上,面的是七八个半尸人的围攻脚不停的踏落在他身上他抓住了其中一个脚,一把把他拉倒在地上用身体缠着他然后提起了自己的拳头

        我的目光不知道该落在何处一幕幕全是如此,舍生忘死的壮烈就像这一拳挥出,下一拳再也没有机会打出去了一般无声的,压抑的生命的搏斗

        我看见杀在最前方的慧大爷在低声的喊着什么看口型好像是多杀掉一个,就能多一分机会

        在这个时候,是计较的,计较死掉了多少敌人,多了几分微小的机会在这个时候,却又是最不计较的,因为什么都记得,就是忘了自己的生命

        医字脉的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转伤之术开始不停的运转每个人身前的陶土人形都开始裂痕越来越多我看见每一个医字脉的人脸色都开始变得苍白其实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这个转伤之术的代价是寿命!

        而在命卜二脉的守护下,把这个伤害稍微缩小了一些毕竟是卫道而战天道看似无情的规则运转之下,多了一丝怜悯在其中。

        在这个环环相扣,相辅相成的守护中让慧大爷这样一行的勇士,虽然惨烈但是到现在却没有一个真正彻底倒下的人,这一只白色的长矛,生生的挡住了杨晟手下半尸人的进攻

        相反,杨晟那边的一行人却是倒下了不知道有多少洁白与艳红混杂的雪地之上横陈的都是这些半尸人的尸体

        第一场的碰撞,好像我们占尽了优势但从老掌门严肃的神情来看我们的胜利也不是那么轻松,明眼人都知道再继续下去,牺牲就是不可避免的尽管早有心理准备

        可是,心理准备就代表不痛吗?

        从战场的安排来看老掌门是异常出色的他不仅是一个公参造化的高人,还是一个出色的战术家想必当年雪山一脉的崛起也经历了不少的腥风血雨,才有了这样的战术传承细细密密的,把所有的细节都算尽

        可就算我不懂这些战术,也明白这不过仅仅是个开始老掌门尽管镇定,但是能从他的严肃中感觉到他的负担。

        果垩然在那边,杨晟那边的人寸功不进,引来了吴天的不满他骑着战马,冷哼了一声在这个时候,在他身边围拢了数十个修者,也不知道是要干嘛。

        而一直在关心着祭台进度的杨晟,也终于注意到了这边他转身,朝着吴天点了点头,忽然又朝着战场这边战斗的半尸人喊到:“第二计划。”

        什么第二计划,只是简单的几个字让我内心陡然变得沉重我紧紧的盯着战场,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杨晟的人忽然就停止了进攻,而是一个个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陡然的变化,让慧大爷他们也来不及阻止喝下一个小瓶子里的东西要多少的时间?

        ‘噼啪’‘噼啪’是一个个小瓶子碎裂的声音不是被扔到地上,而是被杨晟那些属下生生的捏爆的也不知道这小瓶子里装的是什么液体在杨晟的属下喝下了以后,有这样暴戾的反应!

        短短的时间,慧大爷他们只来得及阻止十几个杨晟的属下其余的人都喝下了这种液体

        “吼”反应是即刻的,立刻就有一个杨晟的手下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接着,如同燥热一般的撕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同时摘掉了脸上的面具

        如同连锁反应一般的所有杨晟的下属都出现了同样的反应,疯狂的撕扯掉了身上的衣服,连同面具也一起摘下

        那一张张面具下面的脸,已经根本不像人类的脸,过度生长的尖牙,形成的犬牙的模样,原本就让脸部产生了变形此刻,还在继续的极端的变化着

        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一个个的老村长因为这些杨晟的手下脸上的肉都开始快速的腐烂然后新的肉开始生长一下子纵横交错,样子极端的恐怖

        犬牙,指甲也在不停的生长他们嘶吼着,好像非常的痛苦,却也无力阻止这一切有些不堪忍受的,已经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

        突然的变故,弄得慧大爷他们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样恐怖的景象,发生在了几百人的身上就让人好想陡然置身于地狱,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有一个心理接受的过程!

        也确实,他们的痛苦让人怜悯可是,这是最残酷的战场,在这里为了自己的守护和坚持,是容不下这种怜悯在其中的也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慧大爷等勇士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拳头不停的飞舞但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尽管还是在痛苦的过程中,这些人却好像有下意识的反应一般,而且速度极快,竟然能够避开慧大爷他们的拳头

        就算避不开,慧大爷他们的力量也不能给这些怪物造成太大的伤害了他们只是连连后退发出了不知何意的嘶吼,却没有一个人再倒下甚至连受伤都很难做到。

        杨晟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一般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战场,好像胜利必然属于他一般,又再次转头去关心他的祭台了。

        反观吴天在这个时候,已经集结了一群修者围绕着马匹留下的血迹,开始以他为首踏动起了步罡

        我不知道这番变化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可是看着这惊天动地的动静这根本不能突破的状态,忍不住内心开始有些焦急,在这个时候以王师叔为首的布阵之人还在祈祷额头上的那个神秘符号渐渐诡异的淡去

        但这到底代表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只知道,因为这莫名的血祭,连布阵的事情也暂时的停滞了下来

        我莫名的有些无助目光落在了老掌门的身上,而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怒目金刚的身上他没有看我,只是自顾自的说到:“这些都是A公司的死士,是A公司到处搜罗来的有天分的孤儿做为A公司很大的一张底牌没想到那么大方,一口气就给了杨晟那么多这些人很可怜,从小被洗脑,一心只会为着A公司,哪怕献出生命也无所谓为什么我会这样说,是因为他们喝下的那瓶液体。”

        “那是什么?”我低声的问了一句。

        在这个时候的战场,已经有杨晟的属下,吼声渐渐开始变得低沉起来不复刚才的疯狂,脸上的皮肉不再腐烂的部分,也变成了那种深深的黑色,但是干枯贴在了脸上有一种莫名的坚韧感。

        让我想起了那头老狼进化的四肢那种号称最强的肌肉连脸部都在进化,身体呢?我一直没看,那也避不开那刺眼的黑色。

        还有尖锐的犬牙和锋利的指甲我知道,进化就快完成了。

        “那是最烈性的改造液就是曾经提过的,几乎瞬间就会耗尽人的生命,让他们只能存活一个多小时而已如果不是A公司的死士,谁会喝下那种液体?他们很可怜但也已经不可挽救。接下来,必然是惨烈的一战。因为”老掌门渐渐的不说了。

        而在战场中垩央,勇士们还在没有放弃的试图放倒这些怪物可是没有用,他们的本能速度都太快了而且抗打击的能力强悍的不像话一点点的耗费力气,只是没用,这该多让人心疼?

        “因为什么?”我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颤抖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必然要追问下去。

        “因为这些人是死士,我们这边的人何尝又不是死士?当这座金刚雕像竖立起的时候就已经代表了必死的决心,用生命来承受不可承受的力量!知道这座金刚,私下有个什么诨号吗?”老掌门的声音里也藏着深切的悲痛,他终于把目光从怒目金刚的雕像上移开,望向了飘雪的天空

        此刻的雪已经变得很大了热的鲜血落在雪地之上,就被洋洋洒洒的雪花所覆盖,也覆盖了在场不动的人我和老掌门的肩上都落满了雪花我不知道为何,眼中的泪水开始弥漫模糊的视线中,看见的是慧大爷奋力的挥舞拳头的身影。

        我悲恸耳中老是出现那个声音:“额要吃鸡蛋。”“瓷马二愣的。”“额要和你单挑。”

        他此刻在战场上何其的悲壮?相比于我,慧根儿安静的多只有手臂上的那条龙就如同要活过来了一般因为他的肌肉在颤抖。

        老掌门的声音在此时也终于落入了我的耳中:“他的诨号实际上叫做悲泪金刚找它借去力量,它必然会流泪,你看”

        在模糊的泪眼中,我看见那之前就像要活过来的怒目金刚,在此时已经悄悄的发生了变化那原本应该圆睁怒瞪世间一切邪妄的双眼,渐渐的已经低垂原本犀利的眼神,变得分外的悲悯就好像一个人将要垂泪的样子。

        “它当然是仁慈的,它可以借出无限的力量只要生命还能承受,助你去扫平世间的邪恶可是,天道不可违,动用了那不属于自己的无限力量,自然也要付出代价人的肉身是不可能这样承受的,只能用燃烧生命力才承受,还会带来一道道不可逆的伤所以,它为借力的人悲伤,它叫悲泪金刚。”老掌门的声音悠远,就像在诉说一个故事。

        “不”我的泪水再一次的滑落,落在脸上瞬间就从炙热变得冰凉可是,我知道,这不可能阻止牺牲是必然的,必然的

        在模糊中,我看着慧大爷的身影他没有回头,我又看见了一个坐在战场最前沿的人,很悠闲平静的姿态,叼着那熟悉的旱烟杆子目光凝视着战场,凝视着那个相伴了几十年的战友

        他们不停的要单挑,却不见真的打起来过其实,知道的都知道他们常常生死与共的战斗。

        如今,他站在了前方,开始了第一场的战斗他目光平静的目送着他。

        “师父”我的拳头悄悄的捏紧

        而在这个时候杨晟的属下终于有第一个完成蜕变的人出现了他毫无预兆的一声狂吼,一下子抱住了正在奋力攻击他的勇士常常的指甲一下子扎进了这个勇士的肉里

        然后他咬了下去一仰头,一窜血花飞起一块血肉被生生的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