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章 战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九十章 战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几百匹的马竟然在这一个被同时的杀掉喷溅的鲜血,惨烈的嘶鸣仿佛瞬间红透的天空就是这朵血花的盛放之根。

        我看不清楚是谁先动手的了,或许是那几百人一起动手狠狠的击向了马儿的脖颈瞬间的爆裂只是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嘶

        最洁白的雪,最艳红的血我没有想到战场的第一波鲜血竟然是这些马儿的

        血花落下落了那些黑衣人一头一身在风的呼啸下,血腥味开始快速的散开一下子就弥漫在了整个战场死亡,能激发人心底无限的怜悯和慈悲同样,也能激发人心底无限的暴戾和凶残

        那些鲜血如同血雨一般落下的时候那一群黑衣人忽然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仿佛是被激活的凶残的兽,伴随着鲜血升腾起的无限怨气爆发出了无限的戾气

        在这个时候,好像一切达到了杨晟满意的效果他轻轻的落下了他的手臂好像在做一天天地间最轻描淡写的事情。

        然后,他身后的这些黑袍人动了也是发出了脚步踩在薄雪上的‘刷刷’的声音朝着慧大爷为首的一群人而去

        一开始的慢行渐渐加快的脚步到了两方人马还有不到百米的距离时双方的人几乎是同时的就陡然奔跑了起来,开始如同奔雷一般的快速靠近

        在这边,诵经的声音仿若梵唱那一尊怒目金刚似有所悟的光芒开始渐渐的变得清晰一种金色中夹杂着淡淡血色的光芒。

        我那一刻想闭上双眼去逃避这宿命的碰撞可是,脚下的动作却是跃上了那块大石双眼开始盯着战场的中垩央在这里,谁都不可以逃避,而我是最该面的的一个相同的命格,落于身上的重任

        我的目光平静看着两方的人马快速的接近就如同一道黑色的利剑和一杆白色的长矛最终碰撞在了一起碎片飞扬中,然后快速的融合

        没有一个人呐喊,没有一个人嘶吼首当其冲的慧大爷遇见了杨晟那边人马首当其中的一个黑衣人双方无声的扬起了拳头然后双双落在了对方的腹部

        动作很快不闪不避,第一次的碰撞就应该这样接着,一声声沉闷的‘嘭嘭嘭’的声音响起如同最低沉的挽歌,终于把这个战场拉开了序幕那是拳头碰撞肌肉,拳头碰撞拳头的声音

        无声的就像一场默剧却激烈的就像火山终于爆发

        接连不断的诵经声伴随着巫家的祭祀开始变得激烈无比失去了佛门的平和,却像是唱起了战歌老掌门扯下了他的披风开始立于天罚之阵的前方,大声嘶喊:“画阵之人,血祭”

        血祭,又是一次血祭我看见那些埋头画阵的人,平静的抬头一个个举起双手,无声的用特殊的手法掐诀然后伴随着前方最激烈的肌肉碰撞之声,也发出了一声声沉闷的‘咚咚咚’的声音

        那是击打在胸腔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闷哼,嘴角流出最艳红的精血然后被虔诚的抹在手中化为了一个个画在额头上的奇异符号。

        “相字脉布阵之人,请天道昭示阵之纹路在此血祭”大声说话的是王师叔我是第一次看见玩世不恭,老是做出一副苦哈哈表情的他,用这样郑重的神情,就要开始献祭

        每一个人的脸色都萎靡了下去一大口心头的精血啊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脸上有任何一丝情绪的流露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深深深深的池水无风吹过,原本就该这样安静血祭也是如此无风吹过之事一般理所当然。

        承真丢下了手中的阵纹之笔看了一眼自己这一次庄重无比的师父伸手,慢慢的抹去了眼中滴落的泪水她也朝着我走来,我无声的伸出手臂一把把她揽在了我的怀中,她在我的怀中压抑的哭泣轻声的叫了一句:“师兄,我会坚持下去的,我会的”

        我无声的点头我明白她要坚持的是什么?是最终陪伴我的路雪花如同点点的背景,映照在我眼中的却是最残酷的战场

        沉闷的,无声的倒下再站起的站起再倒下的一个个拳头飞扬一只只脚影交错最纯粹的角力突破与阻挡

        不需要嘶吼,节省的是每一分的力气鼓胀的肌肉,虬结的青筋瞪大的眼睛,最无声的呐喊

        第一个人喷出了鲜血当自己的胸膛承受着重拳的时候他的拳头亦无声的穿透了眼前敌人的腹部没有鲜血流出,翻裂开来的变色的血肉杨晟改造液体之下的结果。

        碎裂的面具之下已经不似人脸犬牙无声的露着这一种改造值得吗?到底是为什么?

        盘坐的医字脉某一个人开始无声的掐动手诀极快的行咒,然后他的脸色迅速的苍白下去而身前的陶土人形像无声的出现了一条裂缝。

        换来的是喷血的勇士,再一次的勇往无前无尽的支持,只要还有医字脉的生命存在,这些勇士得到的就是无尽的支持。

        在这种时候,再笨都能知道每一个医字脉的人都负责着几个勇士,面前的陶土雕刻就是证明当它们碎裂的时候,就是医字脉用自己生命顶上的时候

        在天罚之阵的周围一盏盏的巨大的铜灯开始被点燃了火焰‘轰’的一声亮起,然后在风中发出燃烧的爆裂声。

        一股股无声的气势开始流动伴随着的是一种闭眼就能感觉到的慈悲而怜悯的保佑那是借运利用秘法借来了天道的保佑正道之人有这个资格借来这样的保佑

        尽管我分明看见,那些命卜二脉的人,好像苍老了几分但如此逆天,也仅仅只是如此人善人欺天不欺何况这是一群卫道的勇士。

        承清哥立在人群之中,有一些落寞的样子看着熊熊燃烧的铜灯眼中有着无限的哀思这一次是他转身朝着我走来了脸上有疲惫有沧桑

        我看着他,他望着我然后他对我说:“承一,我没有师父可以告别,但我很开心他安静在了想要的长眠之地可这毕竟不是代表他没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我带来了这个他的几分力量,他临死前固执的要我这么做的,我一直在保守这个秘密。”

        说话间承清哥打开了一直握着的拳头在手中赫然是一截珍贵的养魂木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心中一下子痛的无法呼吸。

        “李师叔”承清一下子软倒在了大石之上泪水不停的落下,想要大喊,却变成了一句喃喃的李师叔

        我的眼眶在不停的变红酸涩的我几乎无法眨眼我仿佛看见了一个临去的老人,传下了老李一脉特有的秘法就如同师祖的那个秘法,生生的剥离自己的灵魂

        他也许做不到那一步,可是还是可以剥离出几分他强垩迫要自己的徒弟这样做只因为,长期的算天,算地,算命让他预料到了终有一天的大战他要参加

        这愿望强烈到情愿让自己的残魂走入轮回也要来参加再一次的和师兄师弟们并肩带领着那些成长起来的师徒师侄们

        “李师叔李师叔”我好恍惚,我再一次的搞不清楚,我究竟是道童子还是陈承一痛的连说话也不敢,因为吞咽都会让喉头疼痛!!

        反倒是承清哥很安静,只是站到了承心哥的旁边,和他同样的倚着那块大石如同守护一般的站在我的周围

        在那边马蹄声不停,杨晟的人不停的到来,这一次是一些修者他们好忙碌他们在搭建一个类似于祭台的东西。

        在那些修者中,我看见一个个喇垩嘛如同传说中的恶头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