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盛放血之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盛放血之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我犹自还是不敢相信,那是凭什么能算出我说过了什么话?

        老掌门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我的身上,而是看向了慧大爷那边,又看了看杨晟那边,然后说到:“命卜二脉的人在运用一些卜算的秘术时,能算到一些什么,有时候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或者是一个关键的物件,或者是一句关键的话而越是靠近被卜算之人,感受到那个人的气场越强烈,算到的东西也就越是精确这也就是很多命卜二脉的人在推算时,特别是做精确推算时,需要本人在现场的原因算出你一句话,对于某些真正的高手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说完这一句话以后,老掌门没有再说话了。

        而我却是想起,陈承一和他师父一路逃亡的过程中好像行踪被人时时掐算的事情,那个小队的对话,那个神秘的圣祖之下,圣王之上的人物。

        “你知道他是谁吗?”我的声音有些低沉,这个没见过面的敌人就像心中的一根尖刺,比明面上的敌人更加的可怕。

        想到这里,我不禁望了一眼不远处杨晟所在的位置那黑色的,如同洪流一般的铁骑,那长长的地平线白色的面具,每一个都像是那个躲在暗处阴笑的神秘人物。

        “他是最神秘的存在,我亦不知道”老掌门的长长白发被风吹起,他的声音平静亦沧桑在他目光所及之处,慧大爷高高的扬起了一只手,紧握的拳头就如同在宣誓一般。

        “要开始了”老掌门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怜悯,轻轻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而与之对应的是慧大爷握着拳头的手臂,忽然重重的落下相比于老掌门这一句轻轻的话,他的手臂落下的是那么重仿佛带着一丝破空的声音,决绝而坚定。

        “啊”将近百人的武僧队伍和修者中神秘的体修,忽然一同发出了如同宣誓一般的仰天长啸。

        纷纷如同明志一般的扯落了自己上半身的衣服裸露的肌肉,下身飘扬的长袍慧大爷的声音平静的在其中:“第一场是我们的为天罚之阵争取时间,绝不后退。”

        说到最后一句决不后退的时候慧大爷的声音陡然变大,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浑厚,低沉如同打在人身上的战鼓

        “绝不后退”所有人一起嘶吼在他们的上空,飘扬而下的雪花仿佛都被这股气势所折服纷纷四散开去,并不敢落下

        “师父”在这个时候,慧根儿走了过去。

        慧大爷看着慧根儿,眼神中充满了慈爱然后对他说到:“去,到你该去的人身边去这一场,是师父的战斗。”

        泪水无声的从慧根儿的眼中滑落可是好像顷刻之间的成熟,慧根儿就这样看了一眼慧大爷,然后转身朝着我走来

        这是?我觉得好像在场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场战斗真正的安排,慧大爷和慧根儿都是其中之一但我却不知道。

        慧根儿在风雪中一步一步朝着我走来脸上的神情从悲伤变得慢慢平静,从平静变得慢慢坚定望着我,就像看着最终的路

        “他,将是陪你一路冲杀之人,注定是站在你的身边。”老掌门的声音也平静无比没人给我解释什么,到现在也无需解释什么就像站在我身边的神秘白袍人,我亦不会追问他是谁了。

        我心化作了这个战场我只需要知道的是,到时候我该做什么?

        慧根儿走到了我的身旁,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张开了手臂一把抱住了他。

        “哥,我将陪你走到最后的那条路”慧根儿在这个时候,成熟的仿佛已经不是他,没有悲伤,宿命般的决绝。

        “是的,一直走到无法再走下去,也不会放弃。”我的拳头重重的在慧根儿背上敲了几下,胸腔发出沉闷的回想传递的只是信心。

        在漫天的的飘雪中,我分不清楚我是道童子,还是陈承一

        ‘刷’‘刷’‘刷’整齐的脚步声响彻在这个战场,在不远处慧大爷的白须飘扬,走在最前方在他的身后,是一群和他一样裸露着上身的男人他们的身体滚烫,因为飘落的雪花一落到他们的肌肉之上,就化作了水而过不了多久,水就化作了蒸汽每个人热气蒸腾,如同行走在大雾之中

        “呜呜”低沉的声音响起之前和慧大爷站在同一个位置焚香诵经的那个武僧,没有前去他坐在了那个怒目金刚的佛像面前,发出了怪异的声音,就像是一场神秘仪式的前奏然后开始念诵似乎经文,又不似经文的怪异念诵的声音。

        那尊怒目金刚在念诵之下,仿佛慢慢的开始散发出或许我们并不察觉的光芒它好像活了。

        凌青奶奶带着巫蛊之人,走了过去无声的,在她身后站出来了将近二十个人,这些人的皮肤都有些干枯脸上画着神秘的图腾文,然后都站在了那个武僧的身旁开始如同舞蹈一般的行走,跳跃也是各种怪异的声音从他们的喉中发出。

        “若论念力唯巫之一脉最为出色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我中土的佛家与藏传佛家外加巫之一脉,共同联手这简直是一场盛事,今生得见,虽死无憾”老掌门说到这里,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或者,对生死,我没有老掌门看得如此透彻做不到他的这份潇洒,望着那些伴随着念诵之声,步步朝着杨晟一方前行的背影我竟然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但终究只是化为了喉间的一声叹息

        ‘刷刷刷’,脚步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与之相伴的,是念诵的声音也越来越急陈师叔脸上挂着微笑,仿佛写着无限的慈悲忽然也站了出来

        他的姿态是那么潇洒,虽然和承心哥的样貌完全的不同,此刻却好像是另外一个年轻时的承心哥我以为承心哥春风般的微笑是从哪里来的?原来还是一种‘传承’。

        也许随着岁月陈师叔已经渐渐的不复这种姿态,可是今日他回归到了年轻时候的峥嵘争斗之岁月,那个时候的他再活了过来。

        这一群医者,衣襟飘飘神态慈和仿佛闲庭信步一般的走在战场走到了天罚之阵的前方然后盘膝坐下接着,我看见每一个人都从怀中掏出了几个类似于人形的土陶,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接着,就是平静的望着前方。

        我心中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他们亦准备了牺牲之心,这是另外一种首当其冲承心哥站在后方,默默的看着自己师父的背影,嘴角扯着,似乎想笑终究嘴角不能上扬,他转身

        走向我的身影,有一些寥落有一些颓废平日里整齐上梳的头发化作了凌乱的刘海搭于额前,复又被风吹乱

        他停止我的身边,终有是笑了出来却不是那春风吹来的感觉,而是带着一种惨淡他拿出了一支烟,叼在嘴角,点燃,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他对我说到:“刚才目送了一下老爷子,接着该伴随着你走了。”

        我沉默的从他的嘴上拿过了烟,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是我第一次触碰这个世间的叫做烟的东西因为之前的陈承一已经习惯,所以烟雾入喉我也没有什么排斥的反应反而有一种平静而麻痹的舒服。

        为我们铺陈的路啊?在何方身后那条通往寺庙的蜿蜒小路吗?

        我淡淡的拍了拍承心哥的肩膀他对我一笑,然后再次拿过了我手中的烟倚着大石不再说话

        最尖锐的矛已经挥舞而出慧大爷就是那个矛头在风雪之中的杨晟却依旧是静静的立马当前只是忽然之间的,就举起了他的手在他身后,那道黑色洪流忽然开始变矮那是他身后的人翻身下马

        “战场怎么可以不见鲜血”在这个时候,一人一骑慢慢的踱到了杨晟的身边声音中充满了一种对世间的冷漠和默然仿佛他不是那世间的人

        这个声音是吴天

        我眯着眼睛,看着特意用吼功传话和提升气势的吴天然后我听见了无数人惨烈的嘶鸣

        血花盛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