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八章 碰撞的火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八章 碰撞的火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没有追问老掌门什么?他已经表明了态度,有些事情就如同最深处的秘密,不到发生的时候,就算烂到了肚子里,也不会说出来。

        而我要得到的答案,其实已经得到,那就是我在这战场中不是无用之人就好。

        在这个时候,风亦吹起了老掌门身上的披风,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一股英雄到了最后一战的沧桑之感也是莫名的,他忽然拉着我,一下子遥指着那片山坡的孤庙,对我说到:“就是那里,最好不要被洞开,一旦洞开所有的重担在那个时候都会压在你的身上,你要记住,在这下方,永远有我们为你守护因为,往往希望的,不一定能够成为事实,就好比我希望它不要被洞开,但是它是必然会被开启的。”

        老掌门的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我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沉重我的目光落在了那山巅的孤庙上,在嶙峋怪石,凄凄枯草之中有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往它,而这样的一座孤庙,到底又隐藏着什么最终的秘密呢?

        我只是有一点点好奇秘密,却不在乎到时候会有什么压在我的身上,我看了一眼老掌门,只是问了一句:“我到底要面对什么?这个可以说出来吗?没关系,我只是好奇。”

        “面对什么?有很大的可能,是单独面对杨晟”老掌门的声音变得悠远,雪花落在他的白发上,随着他的白发一起飘扬,却也掩盖不住他的忧虑。

        杨晟为了最终不惊动昆仑,压制了自己的力量他是一个最大的未知,最终却是让我单独来面对,他如何能够不忧虑?

        “那好,那就面对杨晟,我和杨晟终究一战。”在这个时候,这番话从我的口中脱口而出,这根本不是我自己想要表达的,却不知道为何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该说这个话。

        是他,是陈承一我以为意志可能已经在无声中被磨灭了的陈承一。

        我整个人一下子愣了一下,用几乎是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了一句:“你终究是不肯错过这一场大战吗?”说话间,我的眼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远处,那一边凌青奶奶带领的一群人,如雪就在其中,依旧独立于世间一般的神态,淡淡的表情她可知道,在这一刻,陈承一还在?我该告诉她,还是给她一个最后念想吗?

        想着最后一刻,魏朝雨不可挽回的倒在我怀中的瞬间,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做可是,脚步还没迈开,却是看见老掌门的身体轻轻的震动了一下,珍妮大姐头一下子收起了手中的酒壶望向了远方。

        “果垩然啊”老掌门的神情在此时,没有半分的沉重,却是有了一种果垩然如此的轻松。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也跟随着他们望向了远方,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一些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也同时望向了远方包括雪山一脉的几个大长垩老,包括了我的师父还有慧大爷

        然后,他们默默的低头,又开始做着自己的事情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可我却在此时,听见了清晰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快速的朝着我们所在的方向移动人未到,声先至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用道家的吼功传来了一个绝大的声音:“陈承一,当年你在荒村成为我唯一一个托付嘱托之人如今,到了此间,却是你我注定一战可当日你连面对离别的勇气都没有?如今就有勇气一战?”

        是杨晟?我的眉头一下子皱起,不是安排好有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吗?

        为何?如今在这里,我身上也没有一个计时的工具但大概也知道,到现在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在我眼前的天罚之阵,进入阵中主阵之人还未超过百位,阵法远远没有完成,为什么杨晟就来了?

        他的声音回荡在这片茫茫的草原很多人是和我一样的反应,在茫然中有些惊慌为什么笃定的事情,忽然就发生了变故?

        但好像早已知情的那些人,就如老掌门,珍妮大姐头,还有刚才那几位,却是依然表情平静仿佛杨晟到现在不出现才是奇怪的。

        而杨晟的声音还在继续:“陈承一,你倒是回答我一句啊?你凭什么做我宿命的敌人?凭什么说那好,那就面对我”

        在这个声音的伴随中,远方草原的地平线,茫茫的风雪之中,一骑单骑一下子冲出了风雪,出现在了远方的地平线身下原本就是一匹壮硕的大马,却是在那高大的身形衬托之下,连马儿都显得小了很多。

        距离虽然远,但是我凭直觉就知道那是杨晟在这个时候,珍妮大姐头跳上了那个山坡下的一块大石,大声的说到:“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吧,战斗之前就说过,任何的变数都不要影响自己该做的事情。”

        能走到这个战场的人,哪一个不是修者圈子中呼风唤雨的大能?而能活到这个岁数,担上大能之名,谁又没有经历过几次斗法?

        心境绝对不是年轻一辈可比,就算夹杂在其中的少许年轻人,也都是修者的精英,又岂是普通之辈?所以,珍妮大姐头的一句话,所有人都立刻平静了下来开始做着手中的事情。

        风雪中的杨晟一人一马还在朝着我们前行,大有一种睥睨天下英雄的姿态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底气如此之足?

        却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快步走到了珍妮姐之前所站的位置,一跃而上跳上了那块大石功力运转,也是同样的吼功一下子辗转喉间,我脱口而出说到:“杨晟,当日不愿意面对的离别现在看来只不过是早有预兆,原来不舍的只是当年的杨晟,而不是现在的你。只是没想到,你还会用当年的情谊说事,是你没有勇气一战吗?你若非要问我,我只能回答你,面对如今的你,我没有丝毫的压力,一战又有何不可?”

        我的声浪也滚滚的在这个草原上回荡珍妮大姐头已经跳下大石,倚在石头边上,默默的点起了一支香烟,烟雾缭绕间,她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小子,功力见涨,差点儿把我的耳朵震聋了。”

        珍妮大姐头倒是没有乱说,我的今生原本也是一个极有天赋的人,加上我的苏醒灵觉再次见长,多次的战斗也锤炼了灵魂力以前只是受到了环境和资源的影响在过往的将近两个月时间内,得到了雪山一脉无限制的资助,如果没有明显的进步,那才是怪事。

        更何况,最宝贵的是那些战斗过的磨砺,在沉淀一段时间后,会在这场大战中绽放出惊人的光彩的而功力有时候也不是一场战斗的决定性因素,至少,现在我今生这具身体的能力还是让我比较满意了至少能让我发挥大半。

        和杨晟又有什么不可一战?

        ‘嘶’回应我的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马嘶吼的声音在我回答以后,杨晟原本还在快速奔跑的马,一下子被他勒住了缰绳在这种冲击力下,是马儿吃痛发出的声音。

        我只是很诧异,在陈承一的记忆中,杨晟就是一个厉害的‘僵尸’,可能到了尸王的级别,为何还会法术了?甚至连道家的吼功也不陌生的样子!

        而在这时,我也反应过来了刚才是陈承一又回来了。

        杨晟停下了而在他身后,马蹄声还不断的传来在此刻,虽然隔着极远的距离,我也知道杨晟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在这一瞬间,仿佛所有我和他之间相距的空间都在不断的破碎,不断的拉近着我和他的距离而所有事物仿佛都静默下来整个天地之间只剩下了我和他。

        我们的目光,身体,灵魂仿佛一切都在碰撞!无声的火花出现,把这一片阴暗的天空刹那照的火红

        “哈哈哈陈承一,我曾经不满,为何你能与这样状态下的我一战?你配?!但现在看起来,你还没有失去你那愚昧的勇气那就一战吧,到那个时候,你终究会认为你错了而我的怜悯将会照耀你。”停下的杨晟,声音再一次的传来。

        而在他的身后仿佛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色的地平线,带着惊人的马蹄声朝着好像孤单立于天地间的杨晟快速的靠近

        他还没有放弃,放弃让我认错的想法,还没有放弃想要我认同他的决心原来,这就是杨晟最后的天真?和最后的感情吗?我莫名的有些心伤有一种什么都不想再说的寥落我看着杨晟,甚至没用吼功,只是淡淡的,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那就一战吧。”

        说话间,我跳下了大石但在这个时候,我听见很明显的‘哗啦’的一声,转头看见,是之前还在焚香诵经的慧大爷一把扯开了衣服。

        露出了精装的上身,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慧大爷的身上竟然布满了纹身他没有说话,颌下的胡须在风中飞扬身上的肌肉无声的渐渐隆起。

        “还好来得及。”老掌门忽然这样说了一句。

        原来,他一直在等根本不是天罚大阵,而是慧大爷他们做好一切的准备

        仿佛看出了我的疑问,老掌门望着我说到:“不要忘记了刚才杨晟的话他问你凭什么面对?你刚才不是才说过一句那好,那就面对吗?”

        我心中一冷杨晟组织的二号人物那个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