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战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战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以为我会很平静,可是事到临头,我忽然发现我有一些紧张这紧张是来源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能笃定的绝对不会是害怕?

        披上老掌门为我准备的新袍子,在系腰带的时候,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大战会进行多久?一天,还是两天?

        毕竟是人为的战斗,我不认为这种剧烈的碰撞会持续多久但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很多人的命运,甚至整个世间的命运都将会被改写

        我很快就换上了新袍子,又整理了一下个人的仪容然后随着老掌门走出了这个洞穴。

        和往日的山门不同当我走出洞穴的时候,看见的不是往日来人来人往,虽然算不上热闹,但也充满了人气的山门迎接我的是一个沉静到了极点的山门。

        并不是没人,而是所有的人都分列在了两旁,目光复杂的看着我和老掌门。

        这些人的面孔大多年轻雪山一脉号称有二十八位大长垩老,还有三十六位长垩老,放到俗世间全是大能级别的存在如今在这里,只是剩下了六位大长垩老和十位长垩老。

        其中,就有陈承一初入雪山一脉,那个带着老狐狸笑容一般的长垩老此刻,他的面容也神色复杂,少有的没有再挂着笑容。

        我心下了然,一面与老掌门走下阶梯,一面问到:“这些就是要留下的人吗?”

        “是啊,再少,雪山一脉的根基恐怕也会被破坏毕竟这场大战过后,你若顺利归来,就会发现雪山一脉自有自己的重任在身,这根基万万不能被破坏除我之外,还有两位闭关的太上长垩老执掌雪山一脉,想必你大战归来,或可一见。”老掌门在低声的和我诉说到。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过了一列列的弟子身旁而那位带着笑的长垩老却是默默的跟在了我们的后方。

        “掌门,老掌门有我在,雪山一脉的根基就不会被破坏如果遇到了最坏的情况,雪山一脉被选拨而出的弟子连同其它被选拨而出的正道弟子,就会被送往老掌门选定的秘密地点相信假以时日,也会为我正道注入新血,不会让邪道称大。”那位长垩老低声的对我和老掌门交代到。

        毕竟在会议中这件事情被列为了最高机密,总是要找一个妥帖的人来做才是。

        原本与我前行的老掌门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脚步转头望着他,说到:“原本你是强烈的请垩愿参加大战,我拒绝了你,万望你心中不要有委屈说起你的修炼倒也罢了,但这雪山一脉上下的打点总是你出力最多,也是打点的极好,雪山一脉少了你是不垩行的何况是在这种局面之中,更要你”

        老掌门的话没有说完,这长垩老已经深深的鞠躬,说到:“老掌门不用再说,我心中自然明白有我在一天,这雪山一脉上下依旧会被打点的极好,雪山一脉的根基也不会动摇。”

        老掌门点点头说到:“那就好,我等可去放心一战了而这背后更重要的原因,我想你心中更加的明白,在此就不必多说了。”

        说完,老掌门转身就要走而那长垩老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竟然莫名的红了眼眶,然后说到:“我自会好好辅佐新任掌门,老掌门放心便是。”

        这一句话并没有得到老掌门的回应,这一次他也没有走在我身后,只是带着我前行,留下的是一窜豪爽不已的笑声。

        “老掌门,你为何要留下这样的交代?”我再傻,也听出这其中有遗言的意思。

        “呵呵这一次大战我等老家伙的生机微小,几乎可以忽略,总是要交代清楚才会好一些。”老掌门的声音中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平静的就像在告诉我今天中午吃了什么一样。

        相比于陈承一,我是一个不懂表达感情的人面对老掌门这般的说法,虽然心中感动亦心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沉默中,转瞬两人已经走出了山门这个时候,已经10月的天气已是高原无人区的冬,一走出山门,凛冽的寒风就吹起我身上的长袍天空细细碎碎的雪花落下,山门外的草原被薄薄的覆盖了一层,已经是下雪了。

        看见我和老掌门走出山门,一直倚在一辆越野车前的珍妮大姐头收起了手中的酒壶,说到:“就等你们了该出发了。”

        在这个时候,我望去在山门外整齐的停了好多辆越野车,一眼望去也数不清楚而在车外,所有人都站着,看起来也就是要参战的几百人了。

        没有战前的热血沸腾的宣誓也没有战前那种压抑的气氛一切很平静,甚至那种铁血的感觉都没有,就像一件命运中必然要去做的事情,那就这样去做了一般随意。

        唯一陪伴的只是天上飘落的雪花到那个时候,鲜血会染红这样的洁白吧。

        面对珍妮大姐头的话,老掌门沉默的看向了我,在这里我是真正的掌门,我知道该我来说那一句话,所以我也只是看了一眼大家,说了一句:“出发吧。”

        声音不大,但足以让这安静的山门外所有人都听见,各种的安排早已经做好在我这一句话以后,所有人都纷纷上车了。

        我和老掌门单独坐一辆车在车上老掌门对我说到:“无人区的很多地方不是车辆可以穿越的在这之前,已经有人赶了马群过去”

        他在对我交代着一些琐事,看起来也是没有话找话这样说虽然表面的气氛平静,实际上每个人的心中又怎么可能彻底的平静?

        越野车穿越了雪山一脉真正的地下密道这是雪山一脉的秘密,按照老掌门的说法,在大战以后,雪山一脉将要洞开山门这样的秘密也就不用守住了

        我在车上闭目养神莫名的觉得这一场大战将会带来巨大的变故但到底是什么?我弄不清楚,可我也不认为这个感觉会是错的,只因为我非常相信自己的灵觉。

        无人区的路之前还好走但走到了一定的地方,车子的前行果垩然就变得艰难了起来大概车子在行驶了几个小时以后,我们就都纷纷下车,换乘了马匹

        就如老掌门所说,早有雪山一脉的人在这里安置好了马群一时间,几百人纷纷上马几百人的马队策马奔腾在飘雪的天地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壮与苍凉因为这一趟的目的地,也许就是死亡之地

        队伍的气氛很沉默我和老掌门策马在前方,这批经过了训练的马匹,很是顺利的攀登过了一条雪山的山脉在这个时候,天空已经渐渐的变暗但地平线又再次出现在了眼前。

        那是一片被白雪覆盖的草原由于只是初初的几场雪,还有枯草的地皮裸露在外显得在寥落中有一些寂寞的感觉

        “驾”,我看了一眼眼前的茫茫草原,在那尽头处的模糊山脉,我知道就是这里恐怕就是将要发生大战的地方这一片草原应该在不久以后,就会被鲜血垩染红我的心中莫名的升腾起异样的感觉,第一个策马冲了出去。

        现在,需要的可能只是一往无前的勇气而在我身后,接连不断的策马声想起接着,密集的马蹄声奔跑在这片草原就如同战鼓,渐渐的让沉默的气氛活了起来热血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慢慢的沸腾

        越来越近的山脉越来越大的风茫茫的草原,在策马奔腾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终于要到了尽头我看见了那个在地图中看到的地方,那个立于山脉之前的寥落山坡而那个孤零零的小小寺庙也慢慢出现在了眼里

        我一下子勒尽了缰绳停下了马匹大战的地方就将在这里!

        按照计划,我们将先于杨晟一行人几个小时到这里自然是从另外一条路因为我们要提前布置实际上从力量上来说,多了杨晟吴天这样的人物,正道的势力是要稍显弱势的。

        何况A公司一向神秘,它们隐藏着什么力量,我们并不知道

        这只是笨鸟先飞的办法,靠的还是命卜二脉之间的暗战这时间必须要掐算好,如果来的太早了,那边的命卜二脉的人,情报人也不是吃素的,太晚了,还谈什么布置?

        从现在寂静的草原来看一切还算顺利,过几个小时以后,杨晟一行人也该到了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大战。

        雪好像下得更大了一些,风也吹的更加猛烈了一些在风雪之中,我忽然放声大喊了一句:“布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