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五章 初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五章 初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大草原的天气到了一定的季节,就开始变幻无常,何况雪山一脉原本就在无人区风卷动着云层,在阴暗中有一种莫名的光亮。

        我以为是要下雪了,结果飘落到脸上的却是冰冷的雨点只是瞬间就淅淅沥沥下成了一场雨帘中间夹杂着碎碎的冰沫有一种说不出的冷。

        如雪就在我眼前很直接的看着我我们两个不过5米左右的距离却像隔绝了比天堑还要远因为时间的距离没有办法衡量,我和她隔绝了一世。

        我站在她面前,不是陈承一而她站在我面前,也早已不是魏朝雨,再也不会对我熟悉的笑。

        答案很残酷,我并不想直接的说出骤然的冰雨,让温度也下降了好多,我开口,已有白气,我对她说到:“天凉,回去吧。”

        她忽然就惨然一笑,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明白了。”接着,转身就走

        这一笑,背后的伤心与凄凉,让我的情绪反而起了巨大的波澜我知道那是陈承一的情绪,却不知道为何又这般压制了下去。

        终究是忍不住,我看着她的背影问了一句:“你究竟究竟要打算如何做?”

        我没有正面回答什么,但冰雪聪明若如雪,只是一句逃避的话,她怕是也就知道结果了女孩子不是爱哭的吗?为什么只是不掉一滴眼泪,转身就走?

        到这个世间越久,我就越是想知道这个世间人的情绪,好像比我在的世界浓烈了许多亦或也没有,当年的我自己几乎没有情感的世界,又如何去体会他人的情感?

        面对我的问题,如雪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我那眼神似乎是迷离,毕竟是她最熟悉的一张脸,无论我是谁,这身体总是陈承一的

        “一入龙墓弃凡尘,我原本只是一个守墓人当无须再守时,跟随而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雪的语气清清淡淡,可是就连我也听得懂话语背后的深情。

        那种生无可恋,那种寂静如死灰一般的绝望

        “自杀那可是有很大的因果”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可是,那个如雪却忽然笑了,她对着我说到:“我与他的生命,除了半年的时光,从未好好在一起过。如果没有那半年,倒是值得我遗憾一生的事情其它的事情,还重要吗?总也是相隔天涯的守望着,莫非我不痛苦?完成了该完成的事,总算是有一个理由,让我心中没有了念想,让我一了百了,倒也不能完全说是坏事,你说对吗?”

        我站在雨中沉默,雨帘模糊了眼前的身影,可是雨中她的双眼却是如此的清晰,她的眼神落在我的脸上,却并不看着我的眼睛充满了某种无法诉说的深情和留恋。

        我懂她的意思,人不是陈承一,自然没有相同的眼神,但脸却总是陈承一的。

        我无法说出错对,因为在这一刻,我发现感情的痛苦,到了深了,哭不出来也是正常看似平静的如雪,只不过是心如死灰的做了一个决定,悲伤已经不用表达痛到无声就是最痛,因为已经无法言说。

        至于我为什么会忽然理解这些只不过是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一世的决斗,魏朝雨的眼神在我们都出大招的时候,她陡然停下的眼神那一种决绝!

        无论轮回几世,她始终是未变那一种对感情似火的决绝,终究是刻在灵魂里的。

        在我发愣的时候,如雪已经渐行渐远我感觉脸上冷热混杂,冷的是雨,热的是泪我竟然也会这样哭?在那一刻我有一些恍惚,口中低声喃喃到:“如雪,我怎么可能放弃你?我和你这一生的答案,到底还是由自己来写的。”

        我知道,刚才一直隐忍的陈承一的意志再次出现了却不懂,他为什么到现在要这样的表达出来?而渐行渐远的如雪根本也听不见。

        是不是情到深处不自知,到底就连对着对方畅快的表达也不会了?

        抬头,大雨纷纷,好像预示着高原的冬是一个残酷的季节它要到了来的那么早。

        ——————————————分割线———————————————

        那一日的大会,是陈承一的师父找个理由把所有的人叫走了所以,在大战以前也来不及一叙。

        我自然是逃避的,说的越多也就错的越多何必让所有的人伤心?

        秋长垩老照例还是每日来我身边,照顾饮食起居,或是汇报一些事情让我知道了,在雪山一脉看似平静的上下一心的修炼中,实际上已经是在暗流汹涌的争斗

        如今,因为第三条铁则的原因,因此没有了外界那种大大小小的碰撞在争斗的却是双方命卜二脉的大能。

        暗涌就来自于这个就像修者的命运原本难测,但是命卜二脉的高层出手,也不见得不能够测算一旦被这样盯上,实则是后患无穷的最简单的就是,行踪会被预测

        所以,就跟历史上一样,当修者圈子的大战来临时,一般先动手的绝对是命卜二脉,他们或许不会参加直接的战场但一开始的暗战绝对是他们,掩盖与测算

        “一个半月了,原本预测的大战不是一个月左右吗?”我没有走出修炼的洞穴,却是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日子,在今天的药膳结束以后,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啊,一个半月了其实,杨晟并非一般人,如果他存心要拖延是有很多办法的你看到的是命卜二脉的暗战,实际在外界各种的动作也很多,只是双方很克制,遇见对峙的情况,一般都是各自散去了我们只能等,等到杨晟拖不下去了为止。”秋长垩老的神情淡淡的,一边在为我收拣着,一边在和我说着。

        “这些情况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追问了一句。

        “因为老掌门说让你安心修炼,这些小事就不要让你劳心了只因为你就是最大的秘密。”秋长垩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样告诉我。

        “杨晟为什么会拖不下去?”我没有去问我为什么是最大的秘密只是好奇杨晟为什么会拖不下去。

        “情报是如是说,但具体的原因谁也不知道。”秋长垩老轻叹了一声谁都明白,或许死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是等死的过程。

        我默然简短的对话也就到此结束了在修炼的日子里,除了与秋长垩老或许有几句对话,我几乎都快忘了我会说话了在洞穴内甚至感觉不到冷暖季节的变化,有一种时间的凝固感。

        原本修炼是感觉不到寂寞的只不过,我有一种不适应,因为这些日子,陈承一的意志再也没有出现过曾经预料到他的意志必然会彻底的被压制,然后消散如今好像真的如此了,不适应的倒是我

        毕竟比起我寥落的回忆,他的回忆就太多了那些回忆融入其中,让我有时候有些恍然,我到底是道童子还是陈承一?

        剩下的不同只是两个人思想的不同罢了,这个无法改变,因为这个由意志决定只不过,他是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

        我无法探查连他的傻虎也陷入了彻底的沉睡上一次的吞噬,好像还没有消化完毕,对于我偶尔的召唤,探查情况,它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无意识的低叹了一声,我从那书架上拿下一本古老的册子无论如何,只要大战不开始,这修炼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转眼,又是十天快接近两个月时间了每天只是见到秋长垩老,从会议过后,老掌门就几乎不来此地了听说是忙着布置大战却没有想到的是,在今天还早的时候,老掌门来了。

        我看了一眼洞穴中的计时沙漏如果按照现在的时间算,不过是凌晨的5点,这个时候老掌门来做什么?

        但下一刻,我心下已经了然站了起来,抖了一下身上的长袍,问到:“可是终于要开始了?”

        老掌门没有回答我,只是对我说到:“换一件衣服吧,毕竟是我雪山一脉的掌门走出去这件袍子脏了一些”

        终于,杨晟是拖不下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