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 察觉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 察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就是,杨晟如今是在压抑力量至于原因则是要等着有了足够的力量,再一次性的爆发,因为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他不敢轻易的洞开上界更不想愚蠢的招惹铁则背后传说中的‘神仙’。

        他要的是一举爆发力量,然后彻底的完成他洞开昆仑的壮举。

        所以,在这个计划中,得出的结论就是,杨晟现在展现的还不是他本身力量的最强他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力量。

        “其实,我们这场大战,我们这里只是第一战场在我们取得了胜利以后第二战场是由各大势力组成的几只队伍混杂有世俗的势力,将分头突袭他们的几个据点那里面贮备有这种液体还有秘密贩卖来的人口!要做什么,大家是清楚的之所以,要我们胜利了才动手,是因为其中有世俗势力的掺杂至于原因,大家也知道,明面的行动,需要他们,而世俗势力等到一场胜利,这样做也算是师出有名,A公司只能吃一个哑巴亏。”李长垩老讲解到。

        至于为什么战场会选在那么奇怪的地方其实这关系到一句话。

        欲到昆仑,先寻蓬莱那个孤零零的寺庙在无人区其实是大有来头的那是拉岗寺第一个圣僧的圆寂之地也是他最初的修行之地。

        听说是与蓬莱有关系的杨晟已经得到了某件圣物他带着他的精英部队,要去先找到蓬莱。

        某件圣物?我想起了陈承一师父说过的一句话,在某个寺庙,有一件圣物,我们必须要拿到手那是打开蓬莱的圣物,莫非

        我还没有说话,在这个时候,姜师父已经开口了:“天意啊,没想到杨晟已经拿到了圣物看来这场大战就算不战也得战了!”

        “是啊这个情报是所有的情报里,最有价值的情报就是杨晟会带着他整个计划中的精英全部出动甚至还有A公司的高层也出动了数位,虽然我们不知道杨晟一定要这样做的原因毕竟,他之前是想龟缩自己的力量,拖延时间为何有如此冒险的举动。但怕的就是等不到他出来反而因为铁则停止了一切的争斗,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我们等不起。”李长垩老语重心长的说到。

        而我则皱起了眉头杨晟不是在等待力量一举爆发吗?为什么那么急着找到蓬莱蓬莱是和昆仑相关联的,他不是还不急着洞开昆仑吗?

        我的脑子在迅速的转着忽然就想起了一段回忆一个最厉害的昆仑之魂,在蓬莱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

        但我猜测不出来有什么关系?

        雪山一脉掌握的情报大概也就这些了接下来的会议是关于大战的安排。

        基本上是老一辈的精英尽出而年轻一辈,特别是有潜力的年轻一辈的安排,则是机密中的机密因为,要为正道留下火种。

        当然,也有和老李一脉一样的情况,这些势力联合推举了十几个年轻一辈的人皆因为雪山一脉的卜算结果在这场大战中,将新血换旧血经过了大战的洗礼,新的中流砥柱将会出现。

        大战的各种战术安排是繁琐的毕竟是精英尽出的‘会战’,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也不多见。

        几百名正道势力的老一辈想想,这就是一股极大的力量毕竟这不是普通人,是修者

        而在杨晟那边,因为情报也不是百分之百能取得准确的,一切都只能是预估所以,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揣测这场战斗的规垩模

        会议一直进行了好几个小时各种的战术和细节,在会议中也得到不断的补充像这种战斗,一开始碰撞的必然是整体的实力到了后期,才会是更加惨烈的个人战

        总之,光是这么听着战术的安排,也已经让人感觉到了其中的残酷。

        到会议结束的时候,那个摆在桌上的沙漏,被人反复的颠倒了几次又再一次的流尽了到这个时候,所有的安排才全部说完,由我总结了一番,然后散会了。

        各大势力的高层都是纷纷告辞时间不多了,在这场说不定必死的战斗之前他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像我这样基本上没有什么牵挂的人,不多了

        在大家都散尽以后,老掌门和我并肩而行依然是落后半步的距离,但我却明白他的深意,老李一脉以及老李一脉的相关人等,在战斗中有着变数的作用,举足轻重他是不想被这些人知道,我并不是陈承一本人。

        他怕我应付不来,就如同会议刚开始那样,露出了马脚这样的打击,他也没法知道,陈承一身边这些人能否承受的住?反正,雪山一脉是承受不住这个后果的所以,他要帮我应付一下情况,也有可能这些熟悉的人在等着我,毕竟我修炼20几天,没与他们见一面。

        看他们刚才的意思,就是想和我聚聚

        可是让人诧异的是,走出了会场外面却是一片冷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些人在等待着我只是在风中有一个孤独的身影站在那里,她反而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如雪”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其实是反应了很久,才叫出了这个名字在我的心里,我应该叫她朝雨。

        她并没有回答我而是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来,美丽的脸上,神情依旧是清清冷冷,她冲着老掌门淡淡一笑,然后对老掌门说到:“我可以与他单独说两句吗?”

        一向睿智淡定的老掌门反而是在这个时候有些举棋不定了不让说,未免不近人情,说了,又怕我露陷但我凭着灵觉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如雪对我的一丝漠然,这绝对不是她对陈承一的情绪。

        所以,恐怕,这个聪明的女人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我对老掌门说了一句:“那我和如雪说两句吧,就劳烦老掌门前边等我。”

        既然我这样说了,老掌门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冲着我点点头,然后飘然而去只剩下这个让我感觉复杂的女子,一起站在夜空下,风徐徐的山腰之下

        上一次,她和陈承一的夜晚,我模糊的知道,是漫天的星光如今,天已凉了好像整个夜空,都有些乌云盖顶,厚重的让人压抑的意思。

        高原的冬天,总是来得很早这是从陈承一的记忆中得知的事情,恐怕是快要下雪了吧?

        我不敢和她的双眼对视,即便她和魏朝雨的神态是那么不同但看着她的眼睛,我总是觉得我在凝视魏朝雨我很心痛,但我依然没有凝视的勇气。

        “你不是承一。”我不敢看向她的眼睛,可是她却是直接的看着我,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非常的直接,没有任何的试探。

        “是,我不是他,确切的说我是他前世的意志。”既然她已经知道了,我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我只是奇怪所以,也直接问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陈承一的?”

        “因为你看我的眼神,和他看我的眼神不同你的一切细节习惯,包括走路的姿势都和他有一些不同,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我却能看得出来。”如雪很淡然的回答我。

        “你观察的倒是很仔细。”我没料到竟然是这样的原因,竟然让她知道我不是陈承一。

        “我没有观察的很仔细在他面前,我不会说这样的话,对着你,倒是无所谓。只因为我爱他,爱的深了,所以他的一切都已经印在了我的灵魂里这不奇怪,每一对相爱很深的人,都是有这个本能的。”如雪说话的时候,挽了一下脸旁飞舞的发丝,清清淡淡的样子,却让人心底不禁生出无限的怜惜。

        “他还会回来吗?”在我有些愣神的时候,如雪忽然抬头这样问了我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