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道无悔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道无悔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随着这位李长垩老的一指,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张桌面上的地图。

        还是那个嶙峋的山坡,上面几乎全是乱石只是在乱石之间才间杂着几丛杂草贫瘠中显出了一种沧桑我不知道是不是地图太过逼真,看着我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苍凉的感觉

        而在那山坡之上,就是那个奇怪的寺庙了那么孤零零的一间屋,只是看一眼,竟然就有一种万古孤独的味道。

        在这山坡和古庙之下是大片大片的草原,但是苍茫中看不见一丝人影。

        这个时候,负责介绍战时事宜的李长垩老正准备说什么,却不料老掌门忽然站了起来挥手制止了李长垩老,然后他轻轻踱步到李长垩老的身边,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李长垩老的脸色变了变,低声的对老掌门说到:“关于这件事情,真的要提前说?我怕到时候军心不稳啊?”

        这声音虽然压得低,但是大家都还是听见了李长垩老的话,莫非还有什么大垩事,大到会让军心不稳的情况?所以,不由得都把关注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李长垩老。

        而老掌门面对李长垩老的疑问,只是说到:“当说,不管局势如何我等雪山一脉,正道势力牛耳,岂有不坦荡之理?”

        说完这句话,老掌门就没再多言,而是再次回到了我身边坐下,我转头看了一眼他的侧脸,明明刚才就是在说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为何看起来还是如此的平静。

        “那好吧。”看着老掌门决心已定,李长垩老叹息了一声,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沉默了好久才说到:“刚才我说那番退出的话,现在作废如今,我把这个情况宣布了以后大家再重新做选择吧。”

        说完,李长垩老走到了会议桌的正前方,然后目光严肃的望着大家,说到:“杨晟的计划大家也都是知道的,几乎是撼动整个世界的计划。而关于我们修者和俗世之间也有一条规则,虽然不是三大铁则,但是也近乎于铁则那就是俗世的势力不得插手修者圈子里的恩怨,修者圈子的人也不得插手俗世的势力恩怨。”

        说到这里,李长垩老把一只手放在了桌子上,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支撑自己一般他叹息了一声说到:“但是,大家都身为势力的高层,地位不俗,知道这条规则之所以没有成功铁则,是因为在不得不需要变通的时候,两方的势力是可以互相交错的更何况,在大的世俗势力中,几乎都有修者的,特殊人士的部门毕竟人各有志,这也算修者,特殊人士的圈子和俗世的一个交错点,还有缓冲点。”

        就比如江一就是这样势力的代言人吧只不过在这一次事件里面,江一几乎没有发表什么立场我一下子就理解了李长垩老的意思,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李长垩老的发言则在继续:“也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部门,让修者圈子和世俗势力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之前的不得不变通也变得更加通融了起来在一般情况下,有世俗势力解决不了的事情,修者圈子会差手续在世俗势力的争斗间,如果哪一方动用了修者的势力,在另一方势力的部门不敌的情况下,整个势力的修者也会出手相应的,修者圈子的事一般麻烦世俗势力插手的很少除非是什么一旦发生,结局就不可逆的大垩事这种事情无一不是惊天动地就如我华夏,70年代也曾发生过。如今,这杨晟的疯狂,代价是整个世界,大家觉得不会发生吗?”

        所有的势力高层都沉默了李长垩老说的非常正确,如今这种情况一旦发生结局如此的可怕,那铁定是要和世俗势力‘通话’了。

        在这个时候,一位势力高层站了起来,他看着李长垩老说到:“他们给出了什么样的答复?”

        “一旦我们觉得不可以阻止了那么,会用特殊的方式联系他们,他们将进行无差别的打击!至于什么借口,大家都明白就不用我说了,这个事情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准备。”李长垩老的脸色一沉。

        说话的时候,也不由得叹息一声,从宽大的长袍中掏出了一件儿东西,扔在了桌子上,说到:“既然不用隐瞒了,我也不要拿着这个东西负担太过沉重。”

        那个东西在桌子上发出了‘咚’的一声沉闷响声,说是让李长垩老负担太重的东西,不过是一部手机电话但比起一般的卫星电话更加的精致,充满了一种科技感。

        老掌门不动声色的收了那部电话,我用猜的也知道,我们一旦发现要失败,已经不可挽回的时候,这就将是通知世俗势力的工具。

        “A公司非常强势比起我们正道修者,那些邪道修者对整个世界的格局看得比我们清楚在现在这个年代,金钱,资源的作用不可低估换一个想法,很多大国的命脉在暗地里何尝又不是掌握在一些金融巨头手上呢?而A公司用富可敌国来形容,都是小看了他们在这个世间,由于金钱,资源的作用,很多势力中都有他们的身影,要动他们世俗势力也颇为投鼠忌器所以,一切的行动是保密又保密而且为了消除一些影响和后果也必须进行无差别打击而且不管是我们,还是世俗势力,要阻止的也只是A公司的这一次大动作并不能将A公司连根拔起,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拉开帷幕的时代。”李长垩老叹息了一声。

        “为了消除影响,不能明显的针对所以,这是一场只能胜利,不能失败的战斗胜利了,只属于我们修者圈子内部的事情,一旦牵涉到世俗势力,那么我们也就是要做好为此牺牲的决心局势是复杂的斗争是漫长的,是这个意思吧?”其中一位势力高层叹息了一声,忽然这样问到。

        他没有太激动,甚至没有站起来,说这件事情,就跟说一件异常普通的事情一样。

        “是的。”李长垩老的神情也变得平静了下来然后说到:“为了万无一失,只能这样选择,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实际上,杨晟是想拖一段时间的,他在逃避决斗虽然情况很糟糕,互相之间的人员死亡可能已经要达到铁则三的上限,但杨晟也想这样收缩一切的力量,再给他一些时间。但他也有不得不做的事情不要忘记了他的野心,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待会儿再说总之,我们这场会议就是最高的机密会议,世俗势力的力量是我们最后的一张底牌,但世俗势力出于很多种顾虑也和我们说过,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让他们出手,那种影响,还有牵动的各种交错的势力罢了,这幸好还是在我华夏,如果在别的世俗势力,特别是被金融操控了的势力,恐怕让他们面对A公司都难至少会踌躇的想很久,做很多准备,甚至会把一切强硬扔给修者圈子但到时候,杨晟恐怕”

        李长垩老沉默了,他没有再说下去。

        下面的势力高层也沉默了如果说一场大战就给人带来了沉重的心理负担,那么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大战这种根本就没有退路的事情,给人的心理负担可想而知

        所以,这样的沉默是可以预见的我的心情很平静,若为卫道而死,原本就是修者死得其所的一种方式,算是一种宿命的归宿,那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是,我竟然可悲的发现,我心中除了思念上人,和对已经不存在的魏朝雨有着很复杂的情绪以外我竟然无牵无挂

        相反,陈承一那个小子却充满了某种牵挂但却依然慷慨没有退缩,相比于他,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我觉得,在这个世间走一趟,我的情绪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就如李长垩老所说,我等也是老不死的了既然我等为正道,卫道而死也实属正常,万万没有退缩之理只是这一场战斗,希望雪山一脉做为领垩导者,想好各种失败后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正道的火种不可熄灭。而我等,死了也就死了吧。”

        我有些震惊的转头,再一次发现这个世间的修者,正道修者是真的有一种我不可描述的精神让人感动,让人撼动,话很朴实,背后的东西却直指人心的感动。

        而我看着那个发言人,是十大势力,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

        在他说话以后,其它势力的高层也纷纷发言。

        “说的对啊,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不是毫无意义就好”

        “难道我等还看不懂生死轮回的功德?能为我带来如此一个大的功德,应当万死不辞。”

        “死得其所,为何有悔?”

        “”

        在这个时候,各大势力的人纷纷发言言语之间不见如何豪迈,有的只是一股绝不退缩的豪情!其实,话的表面轻松,毕竟轮回是不断的,功德也可累计但也不知道在哪一世,才能继续的开得‘智慧’,再踏入修者的时间而功德带来的世俗富贵,权力对修者来说,有意义吗?

        在这里,他们凭借的只是一个卫道的心为的是千千万万的生命。

        一时间,我发现我竟然在心中也点燃了一股热血,不再单纯的只是为了完成陈承一的托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