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章 惊人的异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八十章 惊人的异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哪怕是一丝把握也不敢保证天道无常,到底是要做到怎么样的地步,没人清楚,不清楚所以也就没有把握。

        但一个不是修者的人,一个曾经只是学者的人,哪怕他是天才又如何?他竟然说要洞开昆仑。

        要知道,对于得道果以后,所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概念,没有人清楚,就像死去的人灵魂去的究竟是什么地方,也没人清楚毕竟去的人没再回来过,不能亲口证明什么。

        就算有极偶然的现象,就比如说还记得轮回的模糊经历,或者说上界的人偶尔下凡,也没有给过现在存在的人一个具体的概念

        所以,昆仑这种古老传说中一直就有的神秘存在,对于修者来说,无疑就是真正的‘仙境’了

        清长垩老的话,怎么不让人震惊,甚至在震惊之余还有一些疯狂我看见几个原本就有些对自己立场不是很坚定的势力高层,甚至有些动摇。

        可能在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错了如果杨晟真的能办到,那简直就是一步登天的事情,修者也许对别的事**望已经很浅,但是对于修行的事情,最终能得成正果的事情,又有几个能够有那个心境,真正的看清只是当做追求,不成执念?

        所以,我只是冷冷的看着,不动声色这种事情是可以理解的,无关正邪大道也是我的追求,但是我求的却不是什么仙境之类的地方一心求道和一心成仙本质是不同的上人说过,后者容易走偏而道心坚定,是修道的基础。

        我自问道心还算坚定,为什么陈承一就要说我错了?上人和老掌门要说我没有根基呢?

        我的心思又有一些恍惚,关于自己这些问题是怎么也想不清楚的但看清长垩老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冷静。

        他停下了发言,目光有些冰冷的落在了那几位动摇的势力高层身上,问到:“在场的诸位,是不是觉得有些心动?应该支持杨晟的?找不出什么理由不支持杨晟?”

        大多数势力高层好像对某些事情看得很明白,只是摇头只有那几个刚才动摇的势力高层,脸色变了变索性站起来,对着清长垩老,我,还有老掌门分别作揖,很坦白的承认了自己心境动摇,毕竟听闻昆仑。

        老掌门和我都是不置可否的样子,我不知道老掌门怎么想的,但我心中的想法就和刚才一样,一步登天,几个能够保持心境稳定?

        但我也很惊奇,为什么另外一些势力的高层却是完全的不为所动。

        “清长垩老,你也不必太过激动。毕竟昆仑在眼前,任谁心中都会泛起涟漪邪道之所以疯狂,也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我只是很欣慰,在座的各位,还是明白的人多明白大道之途没有捷径,唯有清心苦修其身,其心,才能根基稳定步步向前而一步登天之事,若然不是身具大福源,大智慧,一朝得悟又怎么可能?这背后必定就极大的代价。刚才之事,想必几位也是一时糊涂,能够很快平静内心,认识到自己的糊涂,也能在道心上更进一步,坐下吧。”这一次开口的是老掌门,比起清长垩老他三言两语说的更加清楚。

        然后示意清长垩老继续说下去。

        清长垩老点点头,然后看着大家,拿着手中那瓶紫色的液体说到:“之前那几位心境动摇的长垩老一定是认为杨晟所为,看似疯狂,却是有其道理也怪我没有一次把话说的很明白。但接下来,要做,要说的事情,恐怕就不会让你们这么想了。”

        “这瓶液体,我刚才就说过,是我们牺牲了最大的一条暗线,才弄到的东西。确切的说,这就是杨晟最大的成果,是从A公司杨晟的实验室里偷出来的。当然,这只是普通品而且是最初的样品具体是怎么样的,我先不说,大家先看看它的效果再给予评论吧。”清长垩老神色严肃的说到。

        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两名雪山一脉的弟子抬上来一个笼子,笼子里装着的是一只草原狼。

        清长垩老轻轻叹息了一声,走到了关着草原狼的笼子里其实在我看来,完全不必那么夸张,用那么粗的笼子去关注一只草原狼,我觉得这种粗度的栅栏,关住一只大象都够了,当然,如果大象够小的话。

        “你本也在草原上自由自在,我等也无心剥夺你的生命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必要的生存,谁也没有权利胡乱伤害任何一条生命。但今天这个情况属于无奈,算我清长亦主动去背负一段因,他日之日,必定为你做足法事,发大愿许念力于你身,愿你轮回得好。”说话的时候,清长垩老叹息了一声,将手中的紫色液体交给了一个雪山一脉的弟子。

        那弟子接过紫色的液体,将它滴落了少许,搅拌在了碎肉之中然后扔到了草原狼的笼子里。

        那条草原狼兴许是饿了猛地从笼子的一角就窜了过去,开始吞噬那些碎肉清长垩老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不忍,退到了一边他这一切,没人认为是做作,倒算是一个坦荡的道家人,还怀有佛家的慈悲,深深的尊重因果。

        整个会场会场的安静,所有人都盯着笼子里的那只草原狼从它的毛色来看,那应该是一只老狼了也只有这样的老狼才会落单在它吃完了那些碎肉以后,带着一些满足感的懒洋洋的趴着了。

        食物不易得,像活到这种岁数的老狼,深知这一点,不管是不是身陷囫囵,食物总是能带来满足感。

        它就这样懒洋洋的趴着,丝毫不在意此刻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它身上但这种饱腹带来的满足感还不到5分钟这头老狼就猛地的站了起来然后变得非常狂躁。

        先是狂吠了几声,接着开始发疯一般的攻击着关住它的铁笼

        这番变化让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但老狼的攻击注定也是没有效果的,毕竟这个铁笼是如此的牢固这样疯狂的攻击了大概三分钟以后,老狼忽然不动了。

        众人都看见,它身上的皮肤开始爆裂,皮肤之下的肉已经非常快的速度开始腐烂,并有血肉掉下来如此残酷血腥的一幕,让少许人低呼了一声,但很快,人们就发现在老狼的身上,那些爆裂的伤口处,也有新的血肉在不停的生长。

        可能在这种变化下,老狼也十分的痛苦,开始在笼子中不停的翻滚,嚎叫而清长垩老有些不忍心的转头,低叹毕竟,他可能心里也有负担,老狼有此遭遇,清长垩老始终觉得自己是因。

        他的心境估计也到了某种境界,并不会认为这是一只狼,而不是人,就完全没有负担

        老狼还在继续嘶吼着,在它身上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都纷纷爆裂开了伤口然后这些伤口又不断的生长

        慢慢的,在有些地方,特别是四肢的地方,那里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溃烂,开始渐渐的变强变成了一种类似于干尸的黑色的肌肉,虽然看起来不怎么粗大,甚至比之前的肌肉还要薄一些但是纠结着的样子,非常有力量感。

        这是尸化了吗?我觉得喉垩咙发干就跟之前一样,尽管我不是贪图捷径的人,但不得不承认,杨晟就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老狼还在继续的变化大概二十分钟以后,整只狼的四肢机会都已经彻底的僵尸化,还有身上的少部分地方也是如此而且由于我所不知道的原因,就像他们说的旺盛的新陈代谢老狼的牙齿和爪子也开始快速生长,一直到我都想象不到的极限,才停下来。

        在这个时候,老狼仿佛恢复了一般不再挣扎了,再一次猛的站了起来尽管它的身上还是有那样的伤口有一些皮肉在腐烂,于此同时又有新的皮肉在生成但是它好像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了,而且这些腐烂生长的速度也变得非常缓慢,可看起来还是触目惊心的。

        这一次,好像重新站起的老狼也意识到了自己得到了莫名的力量又开始疯狂的攻击着那个牢固的铁笼甚至还是疯狂的撕咬那些粗大的铁栏杆

        而整个会场都开始回荡着那惊人的摩擦声还有撞击的声音让人身上情不自禁的就起鸡皮疙瘩,因为那感觉,太像一个巨人在撞击着什么一般。

        原本粗壮的铁笼,在这只老狼的攻击下竟然渐渐的变形这也太惊人了。

        “因为动物的力量比(力量和体积的比例)远远比人大,这只狼得到的力量也就分外的突出只不过”清长垩老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开始慢慢的述说,他接过了一个雪山弟子递过来的沙漏,摆在了桌子上。

        然后叹息了一声,说到:“大家看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