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真正的秘辛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真正的秘辛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感知的世界里,其实是没有现实世界里的风云雷动的,但在这个时候我说出这一段话以后,我们之间好像起了一阵无声的风。

        道童子看着我,而我第一次也平静的看着他。

        “至少在你和我之间谁都不能说理解了天道。”终于,道童子在沉默了很久之后,这样对我说了一句。

        “是,那就只有剩下天道最后给予我们的答案了。”我也看着道童子这样说了一句。

        “就是你师父所说的,错的终究不能掩盖对的,是这个意思吗?”道童子望着我说到,然后沉吟了一下,又接着说到:“为什么我就一定是错?”

        “看来上一世的教训,对你,对我都还是不够。对错自有天道判定而对于你我来说,这样的对峙,其实是难的。”我忽然心有所感,望着道童子认真的说到。

        “为什么?”在以前的道童子是没有这么多问题的,或者说在我和他之间,常常问为什么的,是我而不是他,但在如今,越来越多的为什么出现在了他的口中。

        “因为,无论你我谁最终会留存,那都是一个真正战胜自己的过程。胜人易,胜己难所以,你我的对峙是难的,但也是难得的。想必这一次之后,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会把有些事情看得更通透。我们为同一灵魂的意志,或许本源一致,灵魂若为树,你我是不同的两片叶子,轮回不息,或许就会有更多的叶子于灵魂之上但如今,我却发现,好一个大道归一,大道归一啊原来跳脱其外,真的就是要过大道归一这一关啊。”我看着道童子说到。

        道童子忽然笑了,对我说到:“第一次,轮回之事可以让我笑一声了,很好。”

        “是的,一切很好我或许还要归于黑暗,但杨晟的事情,我不得不告诉你,你错了。心存疑惑既是错我们在没有得到最终的选择之前,你不要把我们共同的路走偏。”我望着道童子再一次说到。

        “我自然知道,但我这样做,也只是因为我应承你的事。他只是不仁,有为道义和底线。但杨晟本质的对错,也看天道最终给出的答案吧。”道童子在这一点上似乎有些执迷,可能在他看来,能前进一大步的事情,为何叫错?

        但在敌对杨晟的事情上,我们终究还是达成了一致,道童子原本就嫉恶如仇,他本身也是不能容忍杨晟在本质之上偏激的行为的。

        感知的空间慢慢破碎陈承一的意志再次的沉默下去,毕竟他是否还保持了一丝清明,但在实际的情况下,他的意志还是弱势的,在此刻并不能主导这具身体和灵魂。

        “掌门?”老掌门又再次呼唤了我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我的身上。

        我一清醒就知道,我和陈承一的对话看似很久,其实也就是瞬间的事情看着周围人的目光,我心底也有些头疼的叹息了一声,毕竟身为掌门,如果给不好解释,这局面无非是糟糕的。

        毕竟大战在前,又以雪山一脉为首我又是掌门,这中间涉及到凝聚力的问题所以,我站起来,轻描淡写的拍了拍衣衫,看了看众人,疑惑的,还有非常担心我的那些故人,淡淡的说到:“来之前,修炼秘术侥幸成功,却是所耗精神甚多,原本想强忍,刚才终究是承受不住了。大家见谅,大战当前,承一不敢懈怠。”

        说完这话,我抱拳对大家歉意的一笑,然后重新坐下。

        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变得释然了,只有那些关心我的人还透着不安,但是也有两个人带着疑惑一个是如雪,看我的目光好像大有深意。

        而另外一个是承心哥,他疑惑的点在于他所说的话:“承一这家伙什么时候那么有大人物的气度和风范了?难道这些日子练这个去了吗?”

        但承心哥到底是没有再追寻下去但是,如雪的目光却始终不对。

        这些就是很私密的感觉,除了当事人,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个老掌门在我身边不停的嘘寒问暖,大意是我是否支撑的住,我点头表示没有问题,这一场小小的插曲,也就算暂落帷幕了。

        那位讲解的长龘老见到没事,就清咳了一声,让大家把注意力继续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时候,他已经拿着这一瓶紫色的液体走回了会议桌上,看着这瓶紫色的液体,充满了感慨的说到:“为了这个东西,牺牲了我雪山一脉最大的一条暗线!才换来了它。”

        “等等,清长龘老,你说雪山一脉的暗线是什么意思?这让我们有些不安啊?”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老者站了起来。

        我对这个老者模糊的有些印象,当初陈承一擂台战,看见十大势力,这个老者就是其中一个正道势力的绝对高层。

        其实,在座的这些高层中,有好几个都属于十大势力的正道势力,另外的,还有一些中小势力和一些隐世的门派不管如何,清长龘老讲的话是有一些敏感了,这暗线说明白一点儿就是埋伏在别的势力里的探子,这如何能让人安心?

        清长龘老仿佛料到,早就会有这种反应一般只是笑说:“大家别误会了,雪山一脉从不对任何的修者势力安插暗线,就连邪道的势力也不会。但有一个神秘的组织,雪山一脉既把大义担负在肩上,就绝对不敢坐视不理。”

        “不知长龘老所说是?”

        “请长龘老明示”

        请长龘老的这番话无疑像是在水中扔下了一颗重磅炸龘弹,炸的在场的所有势力高层都忍不住纷纷开口询问,再也不能做淡定的样子毕竟让之前独立于世的雪山一脉都那么在意,并且不惜埋下暗线的组织不得不让人重视的。

        “这个如今正邪的对峙已经撕开,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如我雪山一脉虽然表面上独立于世,却是一心要守护天下正道的。而邪道那方面,活跃在明面上的是那些势力,在背后也有一个类似于我们雪山一脉存在的势力只不过它的存在比较特殊,是以世俗公司为表面存在的。就叫A公司吧。这些年,其实,一直都是有对峙的,A公司也很低调在背后真正支持杨晟的,并把这下势力整合在杨晟手下的就是A公司。”清长龘老掷地有声的说到。

        这个消息无疑让所有的势力高层都沉默了,开始思考这个A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在这个时候,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吴立宇也说话了:“这个应该是真的之前,我老吴一脉的势力也勉强可以挤身十大势力,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落到了今天这一步当时,我们的势力是属于邪道势力的,当初,也是我们的势力亲自接走了杨晟。一开始,在江湖中,所有人都以为杨晟是我们势力的人,其实不然事实上,在这背后是有一段秘辛的当日我们接走杨晟,是在之前接待了一个顶级邪道势力的大佬,他吩咐我们做这件事情的。”

        吴立宇一开口,显然更加证实了这个消息也解开了当年迷案的一角,毕竟这些事情连肖承乾也不曾知道。

        而吴立宇继续感慨的说到:“他让我把杨晟接回来,说是这个人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不仅要接回来,还要让他暂时呆在我们所在的势力,明面上是我们的人,并且要配合杨晟的各种行动那个时候,在黑岩苗寨争抢到的东西,其实也是提供给杨晟的。而驱使我的动力,是杨晟说了,有办法通过这些事情,让我们所有人都去到昆仑”

        “啊?”这下子,几乎是所有人都感慨出声了。

        结果,大家是众所周知的,那就是吴立宇最后和我师父一起去寻找昆仑了,而不是和杨晟这背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杨晟不是在做什么人类改造吗?怎么又扯上了昆仑?

        “这就是我要说的全计划,杨晟的计划最终是疯狂的,他要洞开昆仑!”清长龘老的样子变得分外的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