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八章 悟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八章 悟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这个时候,我不想让所有人察觉到我的异样,很想给掌门解释一下我没事儿但是,在下一瞬间,我就无法感应到外界了。

        只因为我一直以为的陈承一沉睡的意志,在这个时候忽然剧烈的在反弹,慢慢的在压抑我的意志,而他的意志并不能一时之间占到上风。

        所以,我们两个对外界都不能做到很清楚的感知了,却是在存思的世界里对峙了起来而渐渐我也脱离了对这个身体和灵魂的掌控,而我是谁?我是陈承一

        我以为我会就这样沉睡下去在无声而黑暗之中,如果不维持坚定着始终的那一丝清明,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就像如果你没有了感觉,还会觉得划在你身上的刀子可怕吗?根本也就不痛,那也就不怕了。

        可是,我无法忘记师父的话他让我不能放弃,他让我把这一切当做只是攀登一座山峰所以,在道童子的意志铺天盖地而上的时候,每一次就快将要把我‘吞噬’同化的时候,我始终在黑暗中不肯放弃自己的那一丝清明。

        我是承一,我是陈承一!

        这就是我最后的一丝清明这样的清明让我很痛苦,因为周围都是黑暗而无声的世界将我包裹,因为道童子意志被动的完全压制,我根本感知不到外界的任何情况对于人来说,最可怕的不是任何的酷刑,而是让你在黑暗的孤独中,一直这样沉默的呆下去。

        所以,保持着这丝清明,是我人生的经历中最痛苦的一次经历,也是最痛苦的一次锤炼我唯一不敢放弃的只是希望。

        我能感觉我的一切都在和道童子无声的融合,除却我的意志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到最后,这就是会被真正压制至消散的东西而意志这种本质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的东西,无人能够具体的说出它是什么?

        就像灵魂有时可以解释为一股能量,一段磁场,但是意志呢?

        我曾经问过师父这个关于灵魂核心的问题,师父也是沉思了很久,才回答我:“这也许是一颗心,这也许就是一个人的思想,这才是真正最无形的东西。”

        而不管是一颗心,还是波动的思想,最大的养分都是希望,我庆幸我不曾放弃。

        从一开始的无边黑暗,到后来,随着道童子和我的灵魂,我的一切越来越多的融合他的意志反而不再那么强势,偶尔在他心情有波动的时候,我也能慢慢的感知一些外界,慢慢恢复一些清明了。

        至于,为什么一向淡然的道童子会有这样的心情波动我很难去解释,只是记得师父曾经提起过一个高僧的话,是当做对灵魂的解释给我听的。

        他说那位高僧曾经说过,其实跳脱出命运之河摆脱痛苦的轮回,也并非不是普通人不可尝试的事情,只是没有经过千锤百炼的圆满意志(也可解释为圆满之心),是无法承受一世又一世的记忆的。

        因为不以超脱的心来看待自己,最终也就会被同化,陷入彻底的错乱。

        这段话的意思看似朦胧深奥,其实理解起来也不难,天道给人的每一次锤炼,都是仁慈而公平的也就是人之初,都寄予了一颗不染尘埃的初心,让人重新出发在锤炼的过程中,如果不彻底,前世的错,依旧会错,甚至错的更深而有些就把杂质锤炼而出了。

        到某一世,也就是接近大道规则的圆满之心了,也只有这样的心灵,才会去如同天道看世人一般的去看到自己的每一世的记忆,而深藏在命运障壁之后的每一世意志才会被接纳,或者说完全的摒弃错误,回归正确的意志。

        这个就是得道前最后的一次心劫之后,彻底的回归圆满。

        普通人自然也可以做这样的尝试,但没有这样的一颗心,如何能够不被每一世的记忆所影响?最后,不要说熔炼意志,整个人在轮回的回忆中,就会彻底的错乱。

        所以,到最后的一道考验,就是把大轮回融合成一个个快速的小轮回,心境若圆满,轮回百世又如何?

        如果说一定要解释道童子的心情波动,只能说,他的意志连这一世的我的记忆都不能承受在他压制同化我的意志的过程中,他首先被我的回忆搅的心乱了。

        我越发的感觉到他的淡然,只是一种伪装,他认知力的大道应该是淡然而公平无感情的看待世间的一切。

        他也就努力的去模仿,殊不知这只是其形,没有其心,如何是真的?而越是这样,反而越是软弱,道童子被记忆影响的厉害而他的偏执在某个时刻,也就凸显的越发厉害

        在杨晟的事情上,他心中的疑问就彻底体现出来了这种偏执对大道的偏执,何尝就不像杨晟对待科学的偏执。

        我听见了长垩老的那句话,天道早就给出答案,是阻止这一切的,用寿元做代价,就是天道的警告就好比,没有匹配的心灵,却有了不匹配的力量,最后带给人的只是自我毁灭。

        这与正道修者的道德和底线都无关,只是正道修者看见了这种危险而人类曾经无穷尽的陷入内垩斗,本质不就是这样吗?

        心灵不圆满,而力量膨胀时,就总想要得到更多这种自私的贪婪就是原罪,掀起了一场场的战争,换个角度来说,就算杨晟没有后遗症的成功了一切,放在人类身上,就一定是好的吗?带给世界的后果是什么?

        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得到了不符合自身的强大力量,都不是好事,是危险更何况杨晟是做不到没有后遗症的成功的,而是充满了无穷的后患,这些试验品就是例子他们变得不像人了,这样活着真的不痛苦吗?

        我叹息了一声,很难想象一个小孩拿刀的后果生命是一场漫长的进化,真的怎么能拔苗助长?这尽管看来没有什么说服力,实际上,真的是可怕的

        在对峙的对外界没有感知的时候,我和道童子第一次真正的相遇了,相遇在了我们感知的世界

        他在我面前站着,就像他记忆中的那般,一身青袍表情淡然,紧抿的嘴角,眼神却是带着一些好奇的看着我。

        “陈承一,从在你身上恢复清明以来,我就一直处在各种的疑惑当中,就连认为必然的事情也让我疑惑,就好比你原本应该要消失的意志,为何会如此的清明?你告诉我,我错了”首先开口的是道童子,他这样对我说到。

        “我无法回答你,但现在我觉得这一切就像师父所说,错的就是错的,对的就是对的,错的不能把对的掩盖,这才是天道,这也许就是我不会消失的原因。”我对道童子如此说到。

        之前,在我的意识里,道童子是坚韧的不可战胜的,后来,才发现,了解的越深,事实就越发的不是如此。

        看来,人类的恐惧源于未知,这句话真的是真理。

        “你说我错了,是指杨晟的事情吗?错的只是说,杨晟违背了天道,所以天道拿去了被实验的人的寿元做为警告,我在赞成杨晟的时候,就是在违背天道吗?”道童子看着我,是真心询问的样子。

        “不,你错在没有看清楚天道为什么要给予这样的警告,你一直都错在只看规则的表面,就好像规则告诉你是一,你就机械的去做这个一,你从来不深究一的背后是为什么?就像你以为天道的规则是公平而无情的,却不知道其实每一天规则的背后是大情大爱我要感谢你,让我陷入黑暗,才让我更加深刻的思考到我前世到底失败在哪儿,所以今生要进行这样的锤炼。”我叹息了一声说到。

        这一刻,我是真的有一种明悟的感觉,好像一切都已经彻底的展现在了眼前。

        “你看清楚了什么?天道为什么是大情大爱?”道童子还是不解。

        “看清楚了,我前世经历魏朝雨一劫,未必不是好事,如果不遭遇此劫,我也必入邪道。上人展开梦回大阵不过是为了让你明悟,你走偏了道,但到最后,你也没有看清楚这种危险。至于,天道为什么是大情大爱,你只需要看天道的规则主流的方向是什么,你就理解了是正,这就是最大的仁慈,就好比日升日落,轮回不惜,这就是对生命的仁慈你懂了吗?如果不经历各种纷纷扰扰的世间情,到最后你如何能看穿这一点?你看到的只是规则公平和无情罢了。”我轻轻叹息的说到。

        我,终于是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