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 会议(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 会议(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杨晟我再一次听到了这个名字,就我个人来说,我和他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恩怨,原本就道不同不相为谋,走不到一起,甚至最终敌对,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对他放入感情的是陈承一毕竟,那是第一个闯入他心里的,外乡的朋友。

        给他从小相对封闭的世界,带来了一种不一样的感受所以,陈承一一直都在意!

        但现在我不是陈承一,我以为我的心中不会起什么波澜的可是,当长垩老这么郑重其事的说出来之后,我的心中还是略微颤抖了一下,我很明白,这是属于陈承一的情绪或者,也是困扰他太久的问题,终于要解开了。

        没有人知道我心中这一点波澜,而那个长垩老也是一脸郑重的放下了手中的小册子然后挥手,示意了一直站在雪山会场旁的两名弟子。

        “在我说这些以前,先给大家看一件儿事,这个我想经过了这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大家都已经熟悉了,不过,这一次,还是必须郑重的说一下。”那位长垩老严肃的说到。

        在说话间,两名雪山弟子已经走了下去大家对于长垩老的话自然不会反对,都沉默的等待着。

        我也不知道这长垩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不到一会儿,却是见两个雪山一脉的弟子抬上来一具尸体是的,再明显不过是一具尸体了,盖着白布,遮着脸就这样被两个雪山一脉的弟子放在了会场的中垩央。

        谁都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开会,才开始,雪山一脉就抬上来一具尸体是个什么意思,都只能面面相觑,有些不解的静待下文。

        那个长垩老也不啰嗦,在尸体被抬上来以后,他就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走向了那具尸体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把就揭开了尸体上覆盖的白布。

        白布之下,的确是一具人的尸体但和正常的尸体不同,这具尸体半点都没有正常腐烂的意思,反倒是痕迹交错,肌肉发黑发硬从牙齿和指甲来看,都有僵尸化的征兆。

        那位长垩老也不说话只是掀开了尸体原本就只是松松覆盖着的衣服,而衣服之下有伤口但表现出现的场景却让人大吃一惊,因为这明明已经是尸体了,按照科学的说法就是身体的新陈代谢都会停止了,但是这尸体的伤口竟然有愈合的现象。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这尸体衣服下的身体,是新的肌体和腐烂的肌体交错一打开来,就有一股股难闻的味道传来。

        每个人脸上都是吃惊的表情,但也没有太过震惊就包括我在内的一行人,也不是太过震惊我们和杨晟以及杨晟的手下也接触了那么多次,彼此之间交流早就知道杨晟手底下有一批带着面具的‘精英’,表现的已经不像正常人了,所以

        我和师父逃亡到雪山一脉之前,一路被追杀这样的,接触的还少吗?我甚至想起了云家的事情,想起了那个云小宝

        而其它人,经历和杨晟势力大大小小的斗争,就如雪山一脉的长垩老所说,可能也多少对这种‘精英’有些熟悉了。

        “大家都看见了,尽管是有心理准备,还是都会吃惊吧?这个就是让邪道疯狂的原因,有关于杨晟的试验而这具尸体就是杨晟的试验成果了!对于这些人,不,或者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你们多多少少都有过接触,知道一旦他们身亡,尸体就会快速的腐化这样做,是杨晟为了不留证据!但后来,被我们的人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这些人之所以会快熟的腐烂,都是因为在牙缝间藏了杨晟配制的一种药,在身死之前咬碎”长垩老给大家讲解着一切。

        这些的确是秘密,在之前,连我都没有听闻过这样的说法可见,在知道这些的同时,正道人士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为什么杨晟会这样?那肯定是有不想让我们发现的事情所以,我们费尽心力的才得到了一个保存完整的尸体然后,大家看见了,已经完全的僵尸化了。或者说不能够将做僵尸化,按照我们得来的消息,是杨晟所谓大计划中的一部分——人类改造计划!”长垩老沉重的说到,然后为尸体盖上了白布。

        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陈承一记忆中的老村长当真正的看见杨晟这些手底下的怪物全貌时,我脑中只有这样一个想法。

        但我心中同时也深深震惊,关于杨晟的点点滴滴我是知道的难道杨晟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这简直是逆天又逆天的事情可是,他是不是真的错了?

        我皱起了眉头,如果他成功的话,确实是了不起的成就但陈承一那家伙会毫不犹有的跳出来说绝对是不对的吧?换我,怎么是这样的想法?

        那究竟不对在什么地方?我发现我有些不明白。

        我心中虽然想的很纠结,可是表面还是不动声色而那位在讲解的长垩老自然不许知道我心中所想,而是转身对大家说到:“这样的计划是不是很诱人?你们看身体,强悍到了什么地步?就算死亡了伤口还没有停止恢复!大家修道,一心想求得的是正道道家期待有一天能够得到形而上的追求佛家的僧人们也期待,有一天功德圆满,能登西方极乐杨晟这样的计划,从某种方面来说,是不是提供了一条捷径?”

        长垩老看着大家,大家也沉默着从某种方面来说,就是!甚至,往大了说,如果这身体的样子好看一些,没有不停的在新老交错的替代中,那么这的确是一条捷径,甚至杨晟继续研究下去,说不定会解决这些呢?

        我忽然想起了,我在小镇遇见的杨晟他的样子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莫非错的是我们?

        在这个时候,我的脑中忽然剧烈的‘嗡鸣’一声接着,我感到了陈承一的意志在强烈的挣扎,我脑中反复回荡的就是一句:“道童子,你错了,你错的离谱。”

        我错了,我怎么错了?我下意识就给这样一个反应却感觉到了陈承一那强烈的怒火!

        一时间,这样的争斗在我的灵魂中,大脑中纠缠不休我的脸一下子就涨的通红但是专心听着长垩老讲解一切的大家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

        长垩老的话还在继续,他在说着:“这看似是一个很美好的愿望,杨晟甚至想把这一系列的想法普及到全人类可是,真的可行吗?老天爷早就给了我们答案这具尸体原本的情况,我们雪山一脉通过特殊的手段,得到了一些事实那就是这个人的身体和力量虽然已经比普通人强悍了太多,甚至从某一方面来说,还得到了修者的天资,因为身体强悍,再用一定的办法提升灵魂,按照修者的手段是可以做到的按照杨晟的说法就是科学在朝着玄学靠近,玄学也在接纳科学。”

        “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科学揭示的很多东西,其实有时也是在证明玄学但杨晟的方向错了,拔苗助长的典故不是假的,古人的智慧我们也不能忽略!我们得到的是什么事实?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在未经改造以前,原本如果无灾难,是可以活到七十岁的但是现在,他就算没遭受任何的意外,也只能四十年的身体寿元!这只是纯粹的再说身体寿元大家明白了吗?如此强悍身体的代价,在背后花费的是人的生命里!”长垩老掷地有声的说到。

        没有人会怀疑雪山一脉德高望重的长垩老的话而在这个时候,长垩老又从长袖中拿出了一瓶紫色的液体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在我们的眼前他还想说点儿,证明点儿什么

        但在这个时候,我的大脑忽然就像痛的要爆炸了一般我终于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一下子翻身倒在了地上。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老掌门,他一把扶起我,忍不住担心的看着我,问到:“掌门,你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