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六章 会议(中)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六章 会议(中)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和陈承一的意志在同一个身体里,感受都是共享,但也要分个主次所以说,即便是感受共享,我也不是每个细节都能体会的那么深刻。

        就比如那三天,我几乎就是一个沉眠的状态,自然只能有模糊的感受。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就想掩盖我并不是陈承一这件事情,好像就是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在提醒我,不能让在场的人知道,不能让他们伤心。

        意识只是瞬间的事情,下一刻我就在想,陈承一见到慧根儿会怎么做?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想好,慧根儿已经扑倒了我面前,一下子就揽住了我的肩膀,看样子原本是想熊抱一个的,无奈他也算是一个大个子了所以才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该说什么只能下意识的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陈承一是会笑的吧?但在那边,孙强也已经大步走过来,叫着哥了

        这种称兄道弟如此亲密的关系,在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我,表情都有些木然。

        “哥,你是怎么了?修炼的时候不出来见人,怎么见到我们也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啊?”我还没有表态,慧根儿已经流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这个时候,我感觉所有人都望向了我,大多数人眼中都流露出一丝疑惑?

        而肖承乾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抱胸的看着我,问了一句:“承一,你这是练功练傻了吗?”

        我忽然发现我真的不适应如此的人际关系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陈承一每次见到慧根儿的时候,会摸摸他的光头我抬手有些想这样做,可是却觉得别扭无比,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如此亲密的举动。

        “想要这样的举动,总是要有深厚而自然的感情去支撑吧,而感情很多时候,除了必然的缘分,也是一种经历。”在我的心底很突兀的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就好像是陈承一在告诉我答案一般。

        我站在场中有些发愣,我第一次发现更难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这些分明对我充满了感情的人!

        我身上有些微微发热,我觉得要不了几分钟,我就会露陷,我不是陈承一到时候,我该怎么去解释?

        “承一,听闻你修炼到了已经有些发痴的状态,小心我告诫你的任何事情不能太过就算有大战的压力在前,也不能一心去陷入,知道了吗?”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插入了其中,我抬头一看,不正是陈承一的师父姜立淳又是谁?

        我朝着他感激的看了一眼说起来,他是知道真龘相的,此刻不是在给我解围,又是在做什么?

        “都去坐下吧,毕竟是我雪山一脉重要的会议。掌门请”在这个时候,大概知情的老掌门从我师父的话中,也大概明白了我应付不来,反应过来以后,也用言语开始帮我解围。

        在言谈中的意思就是在这里是雪山一脉严肃的场合,我此时又身为掌门,有什么私人的感情还是不要在会场中表现太过,私下再说吧。

        不得不说,老掌门这番恰到好处的提醒,连同师父的话帮了我的大忙在场的人都明白,当下如月站起来拉走了慧根儿,孙强也抓抓头,退了回去。

        一场原本差点穿帮的风龘波就这样化解了过去只是我分明觉得承心哥,路山还有那个叫如雪的女子,眼中的疑惑更加的浓重。

        我一步一步走向圆桌的另外一头在那里基本上是主位,空了两张木椅,其中一张明显比其它的椅子宽大我自觉的就想做到宽大椅子旁边的那张椅子,我对这个没有什么概念,本能的觉得那个位置应该是老掌门的。

        却不想老掌门一把拉住了我,说到:“承一,雪山一脉现在奉你为掌门,那你就有绝对的话语权,在这个会议上,最重要的决定该你做,这个位置也是你的不必考虑辈分的原因。”

        我心下略微有一些感动,从老掌门的话中我感觉到雪山一脉的决心,和对我莫名的信任还有倚重生怕在场所有的门派势力不知道我的地位一般。

        我又怎么好让老掌门难堪?当下也不再推迟,坐在了那个最重要的主位之上而老掌门坐在了我的旁边。

        在坐下之后,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如雪的身上这个我这一世的恋人,这个清清冷冷的女子和她完全不同,但上一世最后的血印,让我对她的灵魂气息如此的敏感那么多日子的过往她的灵魂气息我有些恍惚,感觉那个安安静静龘坐在角落的女子,就好像是魏朝雨坐在那里。

        “人都到齐了吧?”在这个时候,一个雪山一脉的长龘老手中拿着一个册子,开始询问了一句。

        老掌门对他点了点头。

        那个长龘老望着我说到:“那掌门,是否会议可以开始了?”

        我望着如雪,兀自的出神在我的眼里,她的形象不停的在变幻一般,一会儿如雪,一会儿朝雨最终,那形象定格为了魏朝雨仿佛还是每次相约的时光,她对着淡淡笑着的样子。

        “掌门?”我久久的不回答,让老掌门觉得奇怪,不由得叫了我一声。

        我这才回过神来,发现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想必刚才我那样盯着如雪看的姿态也被所有人看在了眼中,慧根儿等几个年轻人忍不住笑了几声,其他人就当做没看见,毕竟我和如雪的一段往事在圈子里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了至于如雪,却莫名的眼中多了疑惑。

        她为什么要疑惑?难道是察觉了什么吗?我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想到,却也不敢表露什么了,只是对那个长龘老点点头,平静的说了一句:“开始吧。”

        而老掌门对于我的这番表现,眼中多了几分赞赏,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表现的尴尬和稚嫩,反倒平静稳重倒也有了一番掌门的气度。

        那长龘老得到我的首肯,对我点了点头,然后才站起来,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行了一个道家礼,开口了:“在场的诸位都是各个势力的高层,从之前雪山一脉发出了雪山令以后你们的决定,就让你们身后站着的势力和我雪山一脉紧紧绑在了一起。所以,如今的形势,不用我多说,大家心里应该都有数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在铁则之下,这一次的碰撞也正式在我们的修者圈子里拉开了正邪也就意味着,这一场的争斗也许只是一个开始,从这一年,这一个夏末也许就是拉开以后数十甚至百年争斗对峙的开端。”

        说完这句话以后,这位长龘老平静了一下,又接着说到:“可我雪山一脉的立场是坚定的,相信各位做出选择,跟随我雪山一脉也都有着自己坚定的立场,人间的正道,终究是需要维护的修者圈子的历史,以各位的地位,都是知道的。”

        修者圈子的历史?我轻轻皱眉,我却是一无所知,因为陈承一是一无所知的看来,这背后还有什么秘辛,不过我没有追问什么,毕竟历史就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也不是这次会议的重点。

        果然,长龘老也没有太过提及那段历史,而是举起了手中的一本小册子,对着在座的所有人说到:“历史中,每一次正邪的碰撞都伴随着长期间的,大量的人牺牲,只要人心不改,邪恶总是存在只不过势大势小而已。我手中的这本册子就是这一次争斗最绝密的资料我敢说这是一次非常严重的事龘件,邪道势大也是必然不可改变的了。在我宣布这本册子里所记录的内容以前,我想请各位在座的大家,为这次牺牲的很多人做一次祈福不管道家的,佛门的,还是别的道的修者都有自己独门的祈福之术,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我们也拿不到这绝密的一龘手资料。”

        说完这话,这位长龘老首先掐动了一个祈福的手诀,开始低声行咒而其他人也纷纷如此,毕竟牺牲的大多人等,也是他们身后的势力的弟子。

        我的心中也充满了一种严肃悲凉的感觉同时,也开始为牺牲的人祈福让他们念力加身,在来世轮回的路上可以顺利一些。

        一场庄重的仪式完毕,会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那位长龘老也不啰嗦,翻开了手中的册子,然后望着大家说到:“这本册子里记录的就是这一次为什么邪道如此高调,甚至不惜行事如此强硬,有些疯狂的原因,你们都知道皆因为一个人——杨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