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战前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战前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大战将定?那雪山一脉尽出?”我下意识的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实际上我想问的是,我的伙伴们,师长们全部都要参加这场大战吗?

        我来不及去思考为何我想的是我的师长,我的伙伴们?明明那就是陈承一的只是听闻这场大战将定,我下意识的就开始担心他们尽管不想承认,尽管也没有勇气去见他们,但我必须要说这20几天,是我过的分外安心的20几天。

        在雪山一脉只是潜心的修炼,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在这20几天以来,我不用像以往那样牵挂这个,牵挂那个因为我知道我关心的人,我爱的人们都在安全的环境下,安然的过着,或是平凡的生活,或是潜心的修炼

        而如今这场平衡即将要打破了

        “自然不会是雪山一脉尽出,我说过修者死的太多,会触犯第三条铁则,到时候,我们这一面的势力,包括雪山一脉在内,都是派出真正的精英当然你们老李一脉是会全部参战的,因为你们将是这场战斗的关键而围绕着你们的相干人等也会出战。”秋长老如是对我说到。

        “那像慧根儿,如雪如月她们啊都是与我老李一脉相关的,她们又不是这场战斗的关键,为何她们要出战?”我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在这个时候,我分明的清楚我就是陈承一,我很清楚我在很自然的就存在,我的语气也变得急促起来。

        秋长老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到:“掌门,你不见,可这个时候我发现你到底是关心大家的啊。”

        “我为什么不该关心?”我轻轻皱眉,在这个时候,我和道童子的意志是混乱的,一时间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我到底该是谁?

        “当然是该关心,之前我还担心你这段日子的状态掌门,难道你不明白,这也是大时代的开启之战吗?谁也不知道大时代将会发生什么但是根据雪山一脉住持通天盘的几位长老推算,大时代是一代新血换旧血的时代,这个时代需要英雄,也需要中流砥柱你们这一群相干的人等,跃然而出是与大时代脱不了干系的,这场大战之中,你们的任何人都无法逃避而且,避开大战是”秋长老说到这里,神情有些沉重。

        “是什么?”我有些不解的皱起眉头,说实话,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我到底还是有私心,如果可以我想尽量多我爱的人安全而我自己站出去背负这一切都可以,这就是我的私心。

        “是必死之局!”秋长老下定了决定一般,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我一下子愣住了是的,命字脉博大精深,对他们有时候算出的结果,你不得不信但在其中,命字脉也不是万能的,命卜原本就是最为逆天的事情,根据卜算事情的大小,付出的代价均为不同。

        我得到了一个必死之局的答案,这就是最为严峻的后果了,至于怎么死,反而不重要了相信雪山一脉的长老,就算守着雪山一脉命字脉法器,通天盘,也不会花费巨大的代价去卜算,到时候对大战避而不站的与我们相关的修者,是怎么一个死法?

        我深吸了一口气,发现没有选择,只能看着秋长老说到:“那若参战呢?”

        “若是参战,将有一线生机,而且是一个涅槃之局。有长老推算,经过大战的洗礼,你们这一拨人,将成为真正的中流砥柱中的一部分。至于涅槃是什么,这个无法回答为了得到一点儿提示,其中一位长老连喷三口心头血,可见这是禁忌。”秋长老如实的对我回答到。

        在这一刻,我忽然有一瞬间,大脑空白了一下,再清醒时,我的内心忽然又变得平静不管命运有再多的支流,但有些地方并不是支流可以决定改变命运的,就好比一条江河再多的支流,也有必然要流过的地方这可就属于命运的必然。

        既然命运的必然,是要所有在雪山一脉的,和我相关的人都参战那何不坦诚的接受命运?

        “那就如此吧。”我平静的说了一句。

        秋长老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其实刚才的情况我心知肚明,是陈承一回来了他原来我的心底的情绪复杂,但这等隐秘自然不会再秋长老面前表现出来,所以我还是一脸平静。

        至于他肯定是诧异我态度的忽然改变,但这种事情我不解释,想必他也不会多询问什么?

        果然,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秋长老是叹息一般的说到:“其实,掌门我冒昧的叫一声承一,你难道还不了解你身边的人吗?就算没有这个必死之局,他们也必然会参加这场大战这么多年,你们生死与共的走了下来,这一次他们会不和你一起去面对吗?”

        我沉默的站在风中那些属于陈承一的记忆在翻动,看来这一世我好像真的比上一世活得要不一样许多上一世,我也有很多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但也不过是泛泛的点头之交,说不上有多大的师门之情。

        当然,发生了什么,出于同门的情谊,只要是正义的事情,我必然也会相帮但这种生死与共,我发现可能真的做不到。

        那这样的羁绊,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而在上一世,我会觉得所有的感情都是累赘。

        “风有些凉,我们下去吧。你说的事情,我知道了如果事情顺利,三天以后再说吧。”我转头,再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温暖的太阳,然后轻声的对秋长老说了一句,径直离开了这个平台。

        秋长老仿佛叹息了一声,但那声音也终究被平台的大风给吹散了在了空中是为我叹息吗?而我有什么值得好叹息的?

        时间在不经意中流走古井不波的修炼中,三天只不过是一晃而过的时间。

        我基本上也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我只是知道在这段潜心修炼的日子里我的实力得到了提高,而有几种对于我来说也算是玄奇的老李一脉秘术,被我悟的更加通透,甚至推演了一番。

        这样的推演是为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术法,其实我一向认为一个术法的传授只是基础,只要对术法理解透了,一个术法是可以千变万化的。

        而这老李一脉的秘法果然是让人震惊,比起上人传授的秘法,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禁有些出神,从陈承一的记忆中,我知道老李得道于昆仑,那昆仑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曾一度以为就是我生存的那个世界

        在沉思中,我所在的小洞穴门被推开了我以为是秋长老照样给送吃穿用度的东西来了却不想,一回头,看见的却是老掌门。

        “感受你的气场,想必在这些日子中,你已经有了极大的收获了,是吧?”老掌门看着我,淡淡的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这个事情没有必要否认。

        “很好,果然是我等也不可及的天才。”说话的时候,老掌门放下了手中的盘子,和以往一样,上面是几个炖盅,外加一些药丸。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我端起炖盅,询问了一句。

        “大概也知道了,陈承一的前世,道童子。是新燕无意中和我谈话说出来的,你是童子命,推算出这个不难。”老掌门是个异常坦然的人。

        我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吃喝着也是有了这些珍贵的药材支撑着,我的修炼才能像现在这样一日千里。

        “估计也是天意,事情非常的顺利,这三日后,我们果然得到了想要的消息。这一次,你该出关了做为掌门,关于这一场大战的安排,你总该在场的。”老掌门看着我说到。

        原来已经过了三天了?关于老掌门的要求,我没理由拒绝,只是点了点头。

        而在心里,那种凶险的感觉已经弥漫心头,灵觉开始发挥作用了,大战果然是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