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 死亡名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 死亡名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这洞穴中我几乎快忘记了阳光的感觉,只是二十天的样子,再一次来到我身边给我说明外界情况的秋长垩老,就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告诉我,我的脸色好像苍白的有一些可怕。

        “掌门,虽然情况紧迫,你也是加紧修炼但今天你要不要出去走走?”在说话的时候,秋长垩老放下了手中的一个盘子,上面只是很简单的几个炖盅,里面是用各种珍贵的药材配合食材熬煮出来的老汤。

        另外还有一些药粉,药丸都是根据我提供的方子,配合雪山一脉能拿出来的资源所配制而成的。

        在前些天,我拿出这些方子的时候,曾经在雪山一脉引起了一场轰动特别是修医字脉的修者,更加的疯狂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已经失传的上古单方,却被我这样轻易的拿出,总是让人非常疑惑。

        但这场疯狂却是被老掌门强行的压制下去了,他只是给出简单的一句话:“非常时期,动用的是雪山一脉原本所珍藏的单方,所用之药材也已让雪山一脉伤筋动骨还有单方,但所需的药材近乎绝迹,也不能找到替代品,你们可还是要嚷着研究单方?如今情况已经是如此紧迫,每个人肩上都肩负有不小的责任,一切事宜都等大战之后再说罢。”

        其实老掌门说的几乎就是实话了,除了那单反是由我提供以外,看起来我在雪山一脉虽为最高的掌门,实际上还少了一些掌门的威严。

        这般事情,如果是陈承一必然不会在意放在我身上,我却是在意的,我对权势无感,我只是应承了陈承一这一场大战,就必然的要去考虑各个方面在以前的相处中,我总是觉得他想太多。

        如今看来,我是否也是一个想太多的人?我越加的发现,这一段来世的经历,让我好像发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

        “掌门?”我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久久没有回答秋长垩老的话,秋长垩老忍不住开口催促了我一声。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苍白的可怕吗?如果那家伙‘回来了’,发现我把他变成了一个小白脸,会不会发飙?那家伙自然说的陈承一,我和他一个身体,自然了解他的想法他是很介意这个的,虽然他回来的可能性很小。

        这样想着,我拿起了一个炖盅,开始喝着里面的汤水,对着秋长垩老淡淡的说了一句:“也好。”

        而在我内心不愿意承认的是,我怎么开始关注如此的小事?白一些,黑一些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只有那陈承一

        想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喝完了手中的一盅炖汤,放下了炖盅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却是疑惑万分,不是只有那陈承一才会这般想吗?为什么我的想法越来越像他?

        或许到最后,他的意志就算消失,也多少会对我引发一些改变吧?

        这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不好?我也想不出来一个答案,在静默的思考中,托盘上的东西已经被我吃完在修炼当中,我每日也就只是吃些这种东西。

        “走吧。”我对秋长垩老说了一句,然后走出了我所在的小洞穴,绕了一个弯,然后从另外一条路,朝着洞穴的更深处走出。

        就像雪山一脉的结构,是依照山势而建,斜着向上这个最高处的洞穴也是如此。

        我没有想到,在洞穴的土路走到尽头的时候,还有一排向上的青石阶梯。

        我从来不认为有毫无其意义的建筑,所以看到这排阶梯就忍不住会想,这难道是秋长垩老接着让我看看阳光的由头,又要向我展示雪山一脉更深的秘密?

        这样想着,我忍不住问了秋长垩老一句:“这阶梯之上,可是有一处秘地?”难不成还有地下洞穴那样的存在?

        就算我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那个地下洞穴的存在也让我震惊不已,我所在的地方似乎和这里有着同样的传说,尽管我还没有具体的考证过细节但通过陈承一的记忆大概也能确定一些。

        所以,我才会为地下洞穴的那些存在而震惊,这简直是一个惊天垩大秘,就连我也无法想象,地下洞穴所囚禁的一些东西一旦脱困,将是怎么样的一个局面?

        这雪山一脉怎么会如此大胆?囚禁这些传说中的所在在地下洞穴?行走在其中时,除了那个不知道地下多深的声音主人外,我也分明感受到了另外一些让人惊心动魄的气息其实,我更加震惊的是,在那地下洞穴中如果有我想象的存在,那么在我原本的世界也是传说级的

        “掌门上去看看便知道了。”我想着心事,秋长垩老走在我的身后,对于我的问题,他回答的很快也很自然。

        还卖关子?我轻轻一扬眉所幸这个阶梯不长,很快就到了尽头在尽头处是一扇木门,或许因为年深日久已经有些腐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的它有些微微的摇动。

        我的手放在木门的门闩上,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秋长垩老,他笑看着我,那意思就是示意我打开来看看。

        我疑惑的转头,然后带着一些小心的打开了那扇木门一阵刚猛的劲风,一下子吹得我衣襟飘动,头发飞舞原来在这木门之后,除了一个延伸出去的小小平台,什么都没有?

        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在适应了接近山巅的劲风(掌门所在洞穴,就已经接近山巅)之后,我看见了那温暖而耀眼的阳光,那么的让人向往,让我不知不觉就走上了这个平台。

        平台所在的位置很高,下方是那幽深的悬崖,淡淡的薄雾翻滚,悠远之处,是连绵不断的雪山山脉也能看见茫茫的草原和时不时出现的清澈海子(高原上的湖泊),抬头处,天际仿若就在头顶,伸手阳光从指缝中透出,仿佛手也在触摸着太阳。

        只不过,如此接近天地的地方,却也更加的让人感觉人的渺小在风中,我忍不住转头望向已经站到我身旁的秋长垩老,问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所在?”

        “这是雪山先祖刻意留下的平台,无它,只为感应天地,三省自身而已。”秋长垩老在我身边平静的说到。

        “带我来这里,是有什么意思吗?”我问了一句。

        “掌门,比起之前在洞穴之外的你,我觉得你变了沉稳而冷淡,连来找你的朋友都不见,能感觉你很强烈的目的性我怕你迷失。”秋长垩老的神情有一些惶恐,但还是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站在风中沉默难道我与他就那么不同?为何不论在老掌门还是秋长垩老的眼中,要迷失的都是我呢?

        我没有说话,秋长垩老也没有再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带我来这里的目的,他没说穿,其实我也明白,不过是让我反省自身只不过,我还不知道何从做起。

        也在这时,秋长垩老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册子,轻轻的递给了我,对我说到:“掌门,这日子不远了。”

        什么日子不远了?我有些疑惑的接过了秋长垩老递过来的册子,翻开上面什么也没有记述,只是整齐的写着一个个的人名,在小小的册子中,看起来颇有一些密密麻麻的感觉。

        “这是?”我翻着册子,看了一眼秋长垩老。

        “掌门你也知道,战斗早就开始了这些名字,就是我道牺牲的修者”秋长垩老的语气开始有些沉重起来。

        原本我对生死看得很淡,如果死得其所,甚至是卫道而死,是一件值得高兴,而不是悲伤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什么,在风吹过的时候,我的心中也涌起一股悲凉的感觉,手中的册子一下子重若千斤。

        “这只是一份死亡名册,具体在何处因何而死,雪山一脉还有更详细的记载,他们都是这场战斗中的英雄但这样的碰撞,也就快结束了,因为到了临界点了。不管是我们,还是杨晟,都不能去触碰这个临界点。”秋长垩老认真的说到。

        临界点?我扬眉看着秋长垩老,有些不解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