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 蓄势待发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 蓄势待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淤泥中滚过一次,依旧透明的心?

        听到老掌门的解释,我的眉头微皱我不能理解这句话背后的深意,因为在我的理解里,最为通透的心是初生之心小小的孩子最是纯洁无暇,而长大之后,各种因果事故情感缠身,要一一斩去,才能回归那个时候的无暇之心。

        在此基础上,多了自己的思考和对事物的判断能力那才是修者该有的一颗完美之心,至于什么淤泥之中滚过?那个太刻意了。

        可是,我来这里自然不是与老掌门盘道,各人心中道不同,也不需要争辩什么所以,看着老掌门走入门后的背影,我沉默了。

        “进来吧。”老掌门转身对我说到。

        我朝着漆黑的大门内看了一眼,也就走了进去而一进去之后,老掌门就点亮了洞穴中唯一的一盏油灯,而我感觉到了澎湃的灵气,这种感觉让我很恍惚,也很熟悉就像回到了我那个时候的山门。

        我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也有这种地方存在但比起我以前所在的世界的广阔,这个小小的洞穴就显得太过狭小了。

        只是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洞穴在墙上全是一块块的原石,这些石头之中应该有美玉的存在,我一眼就看了出来玉这种东西善于‘贮藏’气场和磁场,在这里以原石的形态存在,倒也合理,是一种充满了良性循环的布置。

        然后在这些凹凸不平的原石之下,有一个大大的书架上面的藏书不多,但都充满了古朴的意味,我在上面甚至看见了竹简,通过陈承一的记忆,我知道竹简是这个世界上很古老的一种记载工具,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保存。

        “在这里,都是一些道家功法,各类杂项的典籍是我雪山一脉全部的收藏你在地下洞穴的表现我看过,对道术的运用到了一个极高的高度,完全超出了年轻一辈的范畴,但生涩还是有的。这些典籍对你有帮助,我想以你的能力,理解起来应该不难吧?”老掌门这样对我说到。

        我沉默不语,只是走到书架前,小心的拿起了一本典籍,翻看了起来。

        老掌门叹息了一声,说到:“你本就不是他,看来是我多虑了可是,同一个灵魂产生的意志,从根源上来说是相同的,我只希望这天垩大的难题出于这一点,可以找到一个解决的方式。”

        我轻轻的合上了手中的典籍对于这种古老的传承,即便被保护的很好,我依旧要小心拿放,以免造成损害无论如何,费尽心力的传承是值得珍惜和珍重的。

        “你知道一些什么?”我放下了手中的古籍,只是淡淡的询问了一句,毕竟我和陈承一的这个状况是个秘密,除了陈承一的师父知道,外人应该不知道才是。

        但他如果不给我答案,我也不在意事情怎么样都是随缘,我并在乎外人有什么看法?如果他借此要我驱逐出雪山一脉,但我答应陈承一该完成的事情,我依旧会去完成。

        “我并不知道太多,只是凭着灵觉,感觉眼前的陈承一,并不是陈承一而灵魂气息没有变,出问题的就应该是灵魂意志了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但并不是没有。但我不愿意深究什么”老掌门看了我一眼,非常坦然的就说出了他的判断。

        “为什么不愿意深究?”我只是追问了一句,毕竟灵魂意志是灵魂的核心,灵魂意志改变了,可以说从根本上就改变了一个人,老掌门竟然不追究?

        “通过种种缘分,你已确定为我雪山一脉的掌门人,不管你是谁,祖训并没有提及通过考验的人会被驱逐,任何情况都不可能你依旧是雪山一脉的掌门。而我个人的喜好不代表什么。”老掌门回应的也很直接。

        “哦?其实,我是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喜欢陈承一一些?”我原本对什么都没有多大的好奇心,只是这些日子,无奈的和陈承一一个身体,感受到了和以前人生完全不同的生活经历。

        我的后世就是为前世应劫而来,可以说关于陈承一的命运的每一种安排都充满了深意,我却完全不能理解只是,有时会不赞同陈承一处事的方式,法则无情,就如同事情的结果,就是既定那么为了最好的结果,为了大局大义,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去在意。

        我非常赞同那一句话,有时微末的仁慈,就是最大的残忍。

        “因为陈承一的身上充满了人味儿,而你太过于高高在上而在我心中,不管是什么参天垩大树,始终都扎根于地上就如每一个神仙,也来自于凡人一般。”老掌门只是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这么说了一句。

        我们陷入了短时间的沉默,我在思考他的话,而他在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就说到:“既然雪山一脉完全对你完全敞开,你也无须客气,这里就是雪山一脉最好的修行之地,还有最秘密的典籍你还需要什么,都可以尽管开口在药材方面,我们也会尽最大的力量为你提供。不用在意,这只是本分,因为你是掌门。”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说了之后可以找他的方式就离去了原来他也在这个大洞穴中修炼,只是在洞穴中唯一的这个充满灵气的小洞穴,只有我够资格在其中修炼,他也不能进入其中。

        看来雪山一脉的规则很严格我却并不是太在意,有这个洞穴当然好,没有也无所谓我在仔细的回忆着自己记忆中可以快速提高实力的办法,只要有雪山一脉的资源支撑,速度也不会慢。

        只是怕在这个世界,恐怕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这是很相似的世界,但毕竟也还是不同的。

        我甚至不清楚我以前究竟在何方,这里很确切的又是哪里?毕竟按照陈承一的眼界来说,他也不可能给我一个具体的答案也许在他丰富的回忆中有一些疑点,可是我却不想一一去记起。

        我怕到最后,记忆完全融合了以后,不仅陈承一消失了,我也变得不纯粹是我了我情愿就按照天道你死我活的消失,也不想要做人都不纯粹

        洞穴中除了这一架子书,还有一个蒲团外,就什么也没有了最简陋的条件,却也是雪山一脉最奢侈的条件。

        其实,我很满意这里的条件,当下也不再多想而是进入了苦修之中好像在陈承一的记忆中,这样纯粹的苦修,根本就没有多少的日子,就算有,也没有这样的条件可能这也是限制他的原因之一吧。

        ——————————————————分割线——————————————————

        修行无岁月在这个洞穴之中,我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来了,我并不会觉得寂寞和无聊,反而觉得得到了一个最好的环境,可以让我沉迷的进入修炼当中,心无旁骛。

        只不过,面对我这种情况,那个时不时会给我送一些东西过来的老掌门只是这么评价了一句,任何的沉迷都是偏激,就算沉迷于修炼和道,也是一种沉迷,而一旦沉迷,就难以清醒的看透本质,希望你注意。

        这话我并没有太在意只因为,我认为这只是表面上的道理,实际上,道就是道,沉迷其中,理解了道,己身就为道,有什么错误的呢?

        好在,他也不与我辩解一些什么。

        除了他以外,常常来找我的,还有那个秋长垩老而他却是为我带来外界信息的人天下已经开始乱了,以杨晟为首的势力,和以雪山一脉为首的势力开始各种的碰撞。

        这种碰撞不止包括‘动武’的摩擦,还有彼此的刺探,相互的收集信息,甚至安插间谍之类的所以各种消息也不断的浮出水面,这些消息都一一的被整理好了,送到我这里来。

        修者的圈子并不比外面世界的各种圈子‘单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好像已经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快成天道法则中的一项了,可是天道法则的本质最难看清就如你知道的真理,不一定就是真正的本质的天道法则,所以我也不能乱加判断。

        通过各种收集的信息来看,事情好像很复杂,看透了,本质又很简单杨晟掌握了一种可以‘逆天’的力量,而这种力量不是单独的,唯一的所以,他拥有了势力的帮助,在这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影子。

        我对于这些并不是太在意只是那一些伤亡的数字难免触目惊心,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彼此之间的碰撞已经不是小碰撞了最大规垩模的一次动武,甚至惊动了整个世界修者圈子那一部分关联到ZF的力量,然后给努力压了下去。

        在这个时候,一切都如同绷紧的弦,大时代的揭幕之战快了吧?

        此时,我已经修炼了整整20天,如非必要不会离开这个小洞穴,而大洞穴的范围,我是一步也没有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