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章 根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七十章 根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的时间不多了?静静的看着来人在凌乱的记忆中,我知道了他是谁,是在我接任雪山一脉掌门之前,雪山一脉的真正掌门人。

        这个老者的实力深不可测在他一步步朝着我行来的时候我心中就已经对他的实力有了一个判断。

        面对时间不多这种说法,我的表现很淡定在昏迷后醒来,我大概想了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在雪山一脉令牌既出的情况下,六天的时间不在外界的修者圈子里翻起波涛,那才是不正常!

        原本以杨晟为首的四大势力很是强势在四大势力的背后,未必就没有支持老李一脉的人,只是圈子里复杂,有时候有的正道门派已经走入了误区,把道统的传承看的比天下正道都重要,难免会选择明哲保身。

        至于还有的势力,可能倒也看的明白,就算不顾道统,也掀不起什么浪花那倒不如,低调的观察,免得自己微末的力量也在这狂潮中被覆灭

        如今雪山一脉发出了令牌,倒是一个讯号就像有人能把各怀心思的四大势力整合那么正道也一定也有强势的力量能把正道整合雪山一脉,显然符合这个条件说清楚点儿,这个讯号就是一个态度除了让一直支持老李一脉的势力终于有了一个理直气壮的依赖意外,另外就是让那些或是中立,或是早已等待的势力站队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这种大势力之间动手的事情,是不容许任何明面上的势力坐山观虎斗的正道放心,邪道也不会放心总之只能选择一方,继续前行说不定到最后既是劫难,也是机会

        所以,在两个巨头没有正式碰撞以前那些站好队的势力之间就已经开始碰撞了这就是投名状,一个表达自己态度和站队的投名状。

        至于为什么已经是六天以后了?这个问题我感觉有一些迷糊从地下洞穴中出来,我大概知道我昏迷了三天,那么昏迷之前的三天我在做什么呢?

        我的记忆力一向超绝这是因为在那个被很多人所渴望的世界里,我的灵觉也是出色之极的,否则也不会被上人收在门下做为他贴身的童子,传道授业我为什么会偏偏想不起那三天?

        难道那个已经沉沦的意志还有不对我敞开的记忆?或者说,我让他不要放弃他就真的在坚持?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那个叫陈承一的家伙让我捉摸不透,有时有些傻乎乎的家伙。

        “没想到道童子的思路那么清晰,如果是我肯定会想不到。”就在我想着那个陈承一到哪里去的时候,我的心中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在那一瞬间,我有些混乱了,我到底是哪个我?或者应该说哪个是我?

        但是在这一刻那个走向我的雪山一脉老掌门已经站在了我的面亲,他的目光仿佛是有穿透力一般的看着我忽然开口说到:“掌门,你好像有一些不一样了。”

        他的声音打断了我混乱的思路在那一瞬间,混乱的意志平息了下去,我轻声的叹息了一声陈承一,原来是还在的,但到底弱了一点儿,在这种记忆融合的过程中难免也会出现意志的混乱,就算被动的,意志也会反抗

        陈承一你真的是被动的反抗,还是说一直保持着清明,只是在这种时候不愿意出现任何的岔子,所以选择沉默?

        我微微皱眉,然后对着那个雪山一脉的老掌门行了个礼,接着才说到:“我这边是出了一些状况但是不会影响我一直所坚持的事情。现在一切暂且不提,我的实力是真的弱了一些,很多东西发挥不出来我是想”

        “这剩下的日子里,我就是你的导师不能算是师父,但也可以和你相互印证术法。另外,雪山一脉的资源完全对你敞开,你尽量的提升自己吧。”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雪山一脉的老掌门目光非常淡然,根本没有过多的询问我这个混乱的状况,而只是这样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那就再好不过了。劳烦老掌门了。”我的心中一片平静,能够得到实力的提升自然是我最渴望的事情,其实我的心中冰冷,生死早已不再看重但那个家伙遗留的心愿太多,他即是我,我不能不好好去做。

        即便我知道就算这具身体死亡也不能让他得到解脱,因为灵魂在没有破灭的情况下,就是永恒的能量,在障壁破碎以后,始终会有一道意志被湮灭,才会符合天道

        如果可以希望你尽量的强势一些,让我能够看见这一世我再次存在的意义,让我原本迷惘的心中更加清楚,我到底错在哪儿?

        说起错,我忽然想起了在我的意志自我压制之前看见的那个身影,陌生的脸,陌生的气质我却在她身上找到了魏朝雨的灵魂气息,可是她的情绪虽然波动激烈,却完全与我无关,只是关于陈承一。

        她没有认出我来即便我的意志已经出现而她肯定也没有想起前世的任何,因为在她身上除了熟悉的灵魂气息,再也没有熟悉的任何。

        我和想知道她和陈承一所有的过往,那片记忆我始终不曾触碰却莫名的因为想起魏朝雨,我的心中一痛,到底还是没有去触碰在大战当前的时候,想起过往的恩怨纠缠,又有什么意义呢?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老掌门已经朝着这个泥土洞穴的再深处走去我这才发现,我所在的这个洞穴是一件大屋的样子,只是保持了土石的原貌,没有任何的铺陈装饰我虽然是躺在地上可好歹我所躺的地方,也还整理的非常平整而在这个大洞穴的深处,还有一条支路,老掌门就朝着这条支路在前行。

        “我这是在哪里?”跟在他的身后,我轻声的开口了。

        “雪山一脉之巅,你之前看我出来的那个洞穴。”老掌门倒也直接。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所处的位置到处了充满了灵气,只不过我曾经的所在,就算普通的村庄都是如此所以我不曾在意,看来我还是没有适应用他的目光来看待这一切。

        “真正的雪山一脉最好的修行之地。”老掌门这样回答我,说话间,已经带我走到了一扇铁门前。

        铁门很古朴,却简单的没有任何的装饰老掌门走到这里停住了,既没有伸手推门,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在沉吟了一声之后,转身看着我说到:“比起之前,你显得镇定,淡然,有一种任由波涛拍岸,我自巍然不动的气势只不过,这气势很虚,因为你没有根基一旦倒塌就会粉碎。其实这样的你,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更加的适合成为雪山一脉的掌门但就我私人来说,我更喜欢之前的你。”

        我的神色非常淡然,对于别人更喜欢谁,这种问题根本影响不了我但我的内心却不平静,这颗让我在心湖荡起层层涟漪的石子儿,无疑就是那一句话,因为我没有根基。

        这样的话太熟悉了那一年,大雪覆盖了我的山门,上人难得出关,忽然带我赏雪可是雪景于我,也只不过是世间浮云,我恭敬的跟在上人身后,却并不投身于雪景。

        在我的理解里,天道既然是一道道绝对公平,不容更改的规则意志,那么就应该站在一个脱离的角度,去看待任何的一切我在寻道的过程中,就应该一层层去剥离七情六欲,最后化身于规则,才能真正的接近大道,走到这路的尽头所以,我根本不可能去赏雪,我以为这只是上人对我的考验。

        却不想上人终究是察觉到了跟在他身后的我其实心不在焉于是他叹息了一声,对我说了那么一句话:“承道,你看似道心坚定,实则没有根基没根基之物,就算是一座大山压在地面上,也没有山根深入大地只怕一点劫难,就会万劫不复因为山太大,越是强大,倒塌的时候越是惊天动地,不可挽回。”

        如今,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竟然有一位老掌门对我说出了同样的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一个觉得自己能知晓天下的人而上人也曾经说过,不耻下问所以,我上前一步,追问了一句:“根基到底什么是什么?”

        那个老掌门却没有回头,只是一把推开了身前的大门,然后在扑面而来的灵气当中,对我说了一句:“根基就是一颗透明心,不是生来就透明的心,而是在淤泥中滚过一趟,冲刷掉一切以后,依旧透明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