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 悲痛的希望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 悲痛的希望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一晚?我怎么会不记得是我们开始逃亡前的一晚,我的伤势刚好,师父为了煮了香汤在看见的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少时的岁月,而那一晚一幕幕的温情我也都还记得。

        师父为什么要提起这个?我看着师父一时之间不太懂他的意思,我的心被一年这个时间生生的折磨着,脑子的思考能力也快要僵化了。

        “还记得我给你说过什么吗?”师父转过头来望着我。

        在这一瞬间,我第一次从师父这里看到了这样一种情绪,这种情绪在师父离去的时候,常常会出现在我身上,所以我对它太熟悉了,这种情绪就叫做是——无助!

        师父竟然也会无助?为什么会无助?他让我想起那一天,他说过的话我自问记忆力不错,但是要记得几个月前说过的每一句话,还是不可能的啊

        我皱着眉头努力的回忆着,忽然有一句话清晰的出现在我脑海里在那个时候,师父在帮我擦背,他曾经这样对我说过‘人老了,恋家!我是打个比喻,如果有一天我老了,老到人事不知了,我想要在这里养老,你可是要陪在身边。’

        是这样一句话吗?师父明明就只有一年的寿命了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样一句话?难道事情还有希望?我的内心一下子火热了起来,在当时我还在为那句话奇怪,就被师父用别的话题带过去了。

        “师父,你是说的那句话吗?如果有一天你老了老到人事不知的时候,养老的时候,我要陪在身边?那就是说,你还是有希望的,对不对?你要我活下去的意思,也是在暗示我,对不对?师父,肯定也是不能说,怕被推算出来是不是?”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心情也好了很多。

        之前,在雪山一脉的山门中,师父有说过不能说太多的意思怕是一说出来就被推算出来,我很自然的就给师父找了这个理由,只要他能活着,什么都好。

        师父的无助也被我想成了担心我而已。

        没想到面对我这样的喜悦师父竟然可以残酷的摇摇头,目光中充满了一种对我内疚的悲凉,他对我说到:“承一,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想,有些事情提前告诉你,总比你突然面对要好,我是真的所剩时间不多了。”

        “什么意思?”我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眼神一下子再次变得落寞。

        师父扭头不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忍心再看下去,他只是叹息了一声,对我说到:“我这一年寿命的方式有些特别,就像是偿还已经注定的命运一样之前,我和你说过吧?我们镇压在大阵之下的结果是什么?就是灵魂脱离肉身然后脱离的灵魂直接暴露在大阵之下,被生生的碾压到魂飞魄散。”

        说到这里,师父又吸了一口旱烟,然后望着悠远的星空继续说到:“你师祖给出了选择,我选择了第二那也就是意味着,在时间到了之后,你师祖的力量消散以后,我依旧会灵魂脱离肉身的你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就不用我解释了吧?”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已经被灵魂脱离了的肉身,无非就是两个结果一般情况是变成植物人,第二种,如果肉身强悍,肉身主人的意志力够强,会残留一些灵魂的碎片和意志力在其中但那又有什么用,也会变成行尸走肉一般没有思考能力的存在。

        这比灵魂慢慢的分离出肉身还要残酷,那种症状就像老人痴呆症发作了即便,我一直在想,这个人类的病症是不是根源和灵魂有关,但却不是太过关心。

        如今,师父的情况比这个还要残酷就是说,一旦发作,师父的情况会让我连缓冲的机会都没有!

        “啊”内心突然涌上的伤心,郁闷,不甘就如同潮水一般的将我淹没,在得知了这个真实的情况以后,我差点儿窒息,我只能大喊了一声,发疯般的发泄自己的情绪,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我内心太过明白师父他们在那个时候,就是注定将死之人,师祖在天道之下留人,已经是只因为,师祖的残魂是用来对付昆仑遗祸的,天道安排的命运本就如此而师祖那个潇洒狂放的性格,在最终,选择了感情,留住了师父他们但也仅能如此了。

        就算用续命之术也不行!就好像变成刘师傅女儿那样都不行天道之纹,它的镇压哪里那么简单?这不是强用肉身关阴的问题,也不是通过‘交易’借的他人寿命的问题强行这样做了,也无非是让师父的肉身多存活几年这有什么意义?!

        这残酷的天道之纹,直接剥离的是灵魂!!

        这一次我的发泄,师父并没有阻止我,他只是在我吼完以后,静静的说到:“你凌青奶奶,是我欠她的一份情在当日我们最终被镇压之前,我用办法直接震出了她的部分魂魄,放在你师祖残魂所在的养魂珠里然后,我诱惑神,说是只要放了凌青在我灵魂磨灭以前,我会说出其它昆仑残魂的所在其实,我是想多救一些人的,但是你师祖的养魂珠最多也只能庇护一下凌青的残魂,多了却是不能也好在,都是师兄师弟,还有老战友在那个时候,不如大家慷慨了,原谅了我这一丝微末的自私。包括吴立宇也理解他知道,这是我们老李和老吴两脉的事情,其实凌青跟来,只是追随我而已。”

        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师父一向不爱表达什么,对凌青奶奶的表达也很有限但这番深情,却在这个平淡的讲述中,全部流露了出来。

        可是,无论如何的深情,再过精彩的过往也会随着人的消失而消失,不是吗?在师父的讲述中,我悲泪长流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悲伤,是所有人的悲伤我想起了那个肖承乾的大表哥师父他们最后的结局也是如此吗?

        我恨,我却不知道该要恨谁我捏紧的拳头找不到一个发泄的方向,但在这个时候,师父温暖的手却抚上的我的背他对我说到:“所以,承一你要坚强起来,你不能就此消失的你知道我姜立淳一生峥嵘,从来没有软弱过却不想在现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却是很怕,怕自己在那个时候变成了那副模样,吃喝不能自理那样多少是有点儿屈辱的啊佛家说,臭皮囊,臭皮囊灵魂都离去了,还管什么皮相?我若是有佛家人那份儿心境,倒也还好可惜,我是一个道家人,想法上也不就不同,不管我的灵魂如何了身体也总是我存在的痕迹,总是希望能够体体面面的”

        师父一边说着,我一边在旁边泣不成声,这是师父第一次表现的软弱其实,他一直不修边幅但不修边幅只是代表一种他的随性,不代表他能接受到时候一无所知的活着他一直都很要尊严,他一直没有弯腰的活过!

        他的希望只在于我,我他的传承,他的延续,能让他那样留存着,都可以体面的离去,但我要如何能够接受?

        “承一,你明白吗?到最后,要麻烦你照顾我了就像小时候我照顾你那般的照顾我,可能还会更麻烦你是我在这种畏惧中唯一的安慰,唯一的依靠所以,你怎么可以能不坚强的活着,能轻言放弃?”师父的手最后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一把抹干自己的泪水,望着远方,哽咽的说到:“师父我都知道了。”

        “那就很好了,我安心了。”

        “那师父,你的灵魂离去以后,会去哪儿?还是魂飞魄散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绝对不能接受的,我哪怕逆天,也要强留师父。

        “那不会的可是去哪儿,我却是不知道了但不管去哪儿,如果前方还有路,还有可去的地方,就叫做希望。”

        夜风徐徐的吹来希望吗?

        而师父则继续说到:“如果有希望那你到最后,就应该为我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