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 师父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 师父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离去的事情到这里基本上可以看清楚脉络了。

        他不是莽撞的就带着一帮人出走了,而是在这些岁月他不停的在收集线索而这些线索,就像我沿着他的足迹收集的一切线索一样。

        而如果让我这样去收集师祖的线索,我却是收集不到因为师父才是那个在师祖身边长大的人,而我是在师父身边长大,生活总不能掩盖一切的痕迹。

        这样长长时间的收集加上李师叔最后的推算,这才是师父上路的把握

        比起我的莽撞,师父算是很谨慎的准备了,这么长的岁月我想他一刻都没有忘记找师祖的事情,就算在带着我的时候,等我稍微长大一些,他也不是隔三差五的就要‘失踪’一些岁月吗?

        现在看起来,岁月中的一些谜题已经解开了,在这样的准备下,师父最终能找到蓬莱,找到师祖遗留的最强残魂,也是有道理的。

        而其它的谜题,师父也在和我一一解答。

        “其实我们老一辈也低估了你们小一辈,在那个片子里那么隐晦的提醒,我一度担心你们是否能看懂没想到你们真的注意到了,那些地方,是我刻意让你留意的,但为了不让外人看出来,我只能其实你要问我那些地方有什么?我现在可以回答你,有你师祖留下来的一些传承和法器。”师父舔了一下嘴唇,很平静的对我说出了这句话,

        “啊?”我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答案,可是我也疑惑不解,望着师父说到:“师祖的传承不是有我们吗?他为什么?”

        “之前,我也是不知道答案的,可是去了那些地方,我才得到了答案那些法器是你师祖留下来镇压的法器,根本就是动不得的而所谓的传承其实也只是针对修者的,普通人发现了都没有用。在传承中说明了阵法与法器的作用,如果有无意发现的人,请继续的守护。”师父苦笑了一声。

        “那些地方,都是曾经出现昆仑遗祸的地方吧?”师祖这些行为,我一下子就得到了答案。

        “是啊,可以说你师祖是做的滴水不漏了,那些镇压经过了时间,一定会把那些遗祸消弭于无形因为他不能动手去杀,因为他来自昆仑,昆仑的规矩是在除了昆仑以外的地方,昆仑的一切存在不得自相残杀,这个一切包括了任何,就比如你看见的紫色植物。”师父给我解释了一句。

        其实这些我都知道也就知道师祖来还这个果,是有多么的艰难,艰难到穷尽一生都不能完全的完成,到最后,还要剥离自己的魂魄到最后,我们这个传承的后人都还要继续着

        师父也是走了不少的弯路,最后抓住蓬莱这个线索,最终才而师父刚才在诉说的时候,已经告诉了我,那一条化龙的蛟,就是李师叔给他们带来的最后的努力是李师叔推测出来的化龙之蛟。

        说到这里,一切疑惑也有了解释师父让我留心这些地方,也是一种对师祖所做的延续,如果他们不在了,我们去到那些地方,一定也会发现师祖留下的法器和传承,继而来守护那些地方,有什么比后辈的守护更可靠呢?

        “可是,师父,你还没有和我说,为什么你要那么隐秘?”这是我心中最大的疑点。

        “很简单,那一次的行动我选择的是和部门合作其实,那个时候,江一在部门已经积威甚久了,说是和部门合作,到后来我才发现,基本上是在和江一合作派来跟着我们的人都是江一的心腹可是江一没有料到的是,在这些心腹当中,却出现了那么一个人,和我们的关系不错,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我也知道他是一个真正人品过硬的人,他用各种方式提醒我们小心江一并且,让我知道了,其实关于我们这一路的资料,都秘密流向了江一。”师父皱着眉头,眼中也有一些捉摸不定的意思。

        “江一?他”我料想到答案是这个,但没有想到真的是这个自从师父留下的影响,让我看出了问题以后,我自觉不自觉的就在防备江一这个人,但是我灵觉那么出众,也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什么。

        但我在这个时候却是想起了一件往事那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被江一打了好几枪,然后被踢到了水中但事后,却得知是江一在保护我,并且一路安排人让我逃亡

        如果是这样,江一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想不出来一个答案,只能求助的望着师父而师父看着我,同样也是摇摇头,说到:“两个可能,第一是那个我觉得人品过硬的人自己对江一的偏见,毕竟江一是一个不怎么讲人情的人,为了部门什么事情都能做!就像警察为了抓犯人,犯人太狡猾,警察偏偏嫉恶如仇,为了抓住犯人,动用了法律以外的手段。所以,让那个人误会了!第二则是江一隐藏的太深,深到可能他连他自己都骗过去了。”

        “但师父,如果是第二的话,江一的目的是什么呢?”这一点,我想不通在这事情越来越糟糕,各大势力都开始碰撞的如今,江一的部门表现的是前所未有的弱势这种弱势不止是现在,以前也是,只要不惊动到普通人,不影响到部门,他就不管,连保护我的感觉都是小心翼翼的,感觉像是在夹缝中生存。

        我真的感觉不到他的目的所以,就想不通,他隐藏那么深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师父摇摇头显然,比起我,他更加的不了解江一唯一,对江一了解一点儿的就是珍妮大姐头,但是珍妮大姐头没有给过我任何的暗示,要我小心江一。

        这个问题,我和师父讨论起来,显然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在如今,大战当前,我的生命可能过了今夜也就停止了,而师父想起来,我就很心酸。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还是想起了一个问题,我忍不住问师父他说的那个人品过硬的人是谁我在对照着一切的细节,结果我竟然发现,那个跟在师父身边,被师父所信任的人竟然就是白玛的父亲。

        竟然是有这种巧合!!

        看来,路山和陶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真的不是巧合,因为交集依然如此,依旧是在上一代就开始了。

        在这里,我想起了那莫名其妙的日记日记的内容到现在我还模糊的记得,师父既然在我面前,我忍不住就拉着师父,把日记的事情说了,因为那个日记写得太莫名其妙,我也不懂其中的意思。

        而师父在听了日记以后,久久不能言语,过了很久,他才望着我说到:“这个就是陶然写的,因为他写的日记,你说的其中一段内容,我看过他写日记从来不避讳我的。其实,他又能写些什么呢?毕竟他那么防备江一,在他的说法里,一切都被江一监控着。”

        “可是,师父,你也没有上去过蓬莱他在日记的最后也说没有跟随而去,那他人呢?我看路山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在江一身边看见过陶然啊而看江一派路山和陶柏来跟随我们,说明路山和陶柏也是”接下来的我没有说下去,我是想说那么路山和陶柏也算是心腹了,是不是?

        看路山的态度,他对江一也不是很‘忠心’,而是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站在我们的队伍里,他的态度至少和我一样,既不和江一走的太近,也不和江一走的太远反正不是太在意的样子。

        而在路山‘背叛’了以后,是很明显的背叛了,因为路山已经彻底成了我们的人,江一也没有过多的追问什么我越来越想不通了,这个江一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他觉得他不想插手这些纷争中。

        毕竟他想找的是昆仑,事到如今,师父已经再次出现了也无所谓找昆仑了,他是不是也就懒得管了?

        我没想到事到如今还有重重的迷雾,但是这些迷雾或许和我没有关系吧?我这样想着,我出色的灵觉在江一事件上也感觉不出来什么。

        而师父对我的问题也是摇头,显然他也不知道陶然的下落,沉默了一会儿,他则继续说到:“其实之后的事情很简单,找到你师祖的残魂以后,就能和你师祖沟通了即便是残魂,他还是会告诉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比如找到其它的残魂,就比如昆仑遗祸这些年,你在清除昆仑遗祸的同时,我也在只因为”

        说到这里师父停住了,我望着他的双眼,他却对着我笑了。

        他对我说到:“只因为,师父说你是应命之人,他的残魂最后是要落在你身上,昆仑遗祸的事情,就算你避开,命运还是会兜转到你面前我只是想,如果我们能为你清除一些,你就少了一些危险啊。”

        “师父!”我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望着师父,两行泪水滚落了下来。

        以前,我觉得师父狠心的抛下我,又觉得他一直都在,都在守护着我原来,他是真的在守护着我,即便我们相隔千里万里,原来,他从来都没有抛下过我